首页 我的
刘坤 三甲
刘坤 主任医师
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 神经外科

神外一科与手足外科联手为巨大头皮癌患者实施手术

神外一科与手足外科联手为巨大头皮癌患者实施手术https://www.hnnkyy.com/ylff/tsyl/20100910/13218.shtml

 湖南省脑科医院 2010-09-10 12:44:41 
几年间,小如绿豆的肿粒演变成大如拳头的肿瘤,数次手术和无数的药物与偏方均对它无济于事,这就是缠绕桃源县六旬农妇李某7年之久的可怕梦魇,当亲友仍在为此唏吁时。2010年1月8日,省二人民医院神外一科和手足外科医生联手快刀斩乱麻地为她切除了这一巨大恶性肿瘤并成功地进行了穿支皮瓣修复术。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神经外科刘坤
肿瘤:“绿豆”变成“拳头”
2002年,时年58岁的李某无意间发现头顶部长了一颗绿豆大小的肿块,因为不痛不痒,所以并没有重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李某惊讶地发现肿块不消反长。于是,2005年在当地县人民医院做了冷冻治疗,然而治疗效果并不理想。肿块非但没有缩小,反而渐次长大到鸡蛋大小,而且还出现顶部破溃、瘙痒。08年10月,李某又在当地县人民医院相继做了两次手术,但仍然没有制止住肿块的生长。在其后一年多时间里,李某四处求医,服用各种中草药甚至采用迷信的方法,但对于这顽固的肿块依然无济无事。
2010年1月4日,李某慕名来到我院神外一科求诊。黄红星主任发现李某头皮上的突出肿块已有成年男性拳头大小,呈暗红色,顶部有一小块破溃,并流出了血性液。黄主任一眼看出这很可能就是巨大头皮癌。
经过核磁检查,李某头顶部有6×10cm的胞块,胞块的血供丰富,且颅骨上有2×3cm的范围被肿瘤侵犯。
难题:术后头皮缺损修复
检查迹象表明病人肿块的恶性程度高,而且癌变已到了晚期,这也意味着手术难度的提升。黄红星主任不禁有些担忧。根据病人的情况,肿瘤虽大,但全切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如何修补切除肿块后缺损的头皮,就成了一个难题。
黄主任决定请手足外科副主任陈立科博士,整形美容科主任何玮副教授会诊。经过多次讨论,最终达成一致的手术方案:先由神外一科黄主任带队为病人实施头皮癌切除术,再由陈立科博士为主实施“游离股前外侧穿支皮瓣修复术”,即取病人大腿前外侧处带血管蒂的游离皮瓣来覆盖头顶的缺损。
方案订了下来,难题也就清晰地摆在了陈博士面前。他深知,游离皮瓣属于四类手术,也就是显微外科中最高风险手术,陈博士慎密地分析了病人的情况,将六大难点逐一罗列而出。1,术中采用穿支皮瓣是因为其皮瓣薄,置于头部,外观会比较好看,但同时风险也在递增,因为穿支血管是连接于皮肤表面的细微血管与大血管之间的直径在0.5mm以下的小血管,将其完整游离出来十分困难;加之股前外皮瓣血管变异多,稍有差池,就能使整个取皮瓣工程前功尽弃。2,游离的皮瓣血管蒂长度需要10cm以上,才能和头部颞浅动静脉吻合,而游离越长,风险也就越大。3,病人年龄偏大,血管硬化、血管内壁增厚等都给血管吻合带来困难。4,头部的静脉壁如同薄纸一般,术中不允许医生的手有些许颤抖,一旦捅破静脉壁,后果非常严重,必须一次成功。5,游离皮瓣所带的血管蒂需要通过一条皮下隧道与位于耳前处的颞浅动静脉相吻合,皮下隧道要求既不能太松,又不能太紧,太松易会引发皮下血肿,太紧则压迫血管蒂而使血运不畅,导致皮瓣不能成活。6、皮瓣与头部皮肤吻合也必须松紧适宜,不允许有任何的张力,避免出现皮瓣的供血不足。这一切都对医生技术提出了极高的要求,参加手术的医生必须手法精、准、稳且经验丰富才能胜任。陈立科博士经过反复的思量,最终选定了陈四华、张建军、吴波、唐畅宇四位精兵强将与自己一起组成手术团队。
接力:两科携手打造完美
2010年1月8日上午8:30,经过紧密的筹备,手术正式开始。
手术分两步走:首先由黄红星主任率罗宗晚副主任医师和李凌、刘坤医生进行头皮肿瘤及受侵犯颅骨切除术。在切下肿瘤后立即进行术中快速病检,确诊为磷状上皮癌,不出所料,这是一种恶性肿瘤。黄红星主任明白,对于这种恶性肿瘤,要想根治,势必要扩大切除范围,需以肿瘤边缘为界向外扩大2-3cm的范围进行切除,黄主任决定将患者头皮要切除10×14cm,颅骨切除4×4cm,以保证手术疗效。上午11:30左右,肿瘤及受侵犯颅骨全部被清除。
头皮切除范围的扩大,无疑又给即定的手术方案增加了难度。但这一切难不过久经沙场、技术高超的手足外科的医生们,他们从黄红星主任接过手术“接力棒”后,立即兵分两路,一组由陈立科博士亲自主刀,与张建军、唐畅宇医生一起负责游离皮瓣;另一组则由陈四华和吴波医生负责吻合血管。
仅仅用了2个小时,两组人马都漂亮地完成了第一步任务。陈博士组成功地游离出面积为10*14cm的皮瓣;而另一组也将颞浅动静脉游离了出来,并打好了皮下隧道。
接下来,医生们将游离下来的皮瓣在显微镜下进行精密的缝合。先动脉,再静脉,最后调节皮瓣张力进行缝合。虽然血管吻合线比头发丝还要细2倍,但胸有成竹的医生们仍能飞针走线,一气呵成。2个小时后,完美地结束手术。
 (刘雨滋)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刘坤
刘坤 主任医师
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 神经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