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图标 网站导航
搜索
刘培光 三甲
刘培光 副主任医师
华北理工大学附属医院 心血管内科

何复东:久咳验方

何复东:久咳验方
原创 2015-12-16 严兴海?何茁 中国中医药报


何复东,男,汉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州中医医院主任医师,从事中医诊疗工作50余载。被评为第五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2013年初,他带领的工作室确定为“自治州首批高层次人才工作室”,同年又被确定为“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系昌吉州首个获此殊荣的名老中医。擅长治疗各科疑难杂证,对心脑系病、肺病、脾胃病、经络肢体病等的研究尤为突出,形成了自成一体的学术思想。

久咳验方
组成:蜜麻黄15克,附子9克,细辛6克,蜈蚣2条,蝉蜕15克,全蝎6克,地龙12克,炒僵蚕12克,白毛夏枯草15克,桂枝15克,干姜10克,五味子30克,乌梅30克,甘草15克。

功能:助阳解表、祛风化痰、解痉止咳。

主治:久咳不愈,现代医学之感染后咳嗽、咳嗽变异性哮喘等,但凡以久咳为主,证见咳嗽阵作、咳白痰,量少,不易咳出,伴咽痒不适,舌体胖大有齿痕,舌苔薄白,脉浮,证属阳虚风咳者均可应用。

用法:上药加水600毫升,煎取 200毫升,再加水400毫升,煎取200毫升,共取400毫升,混匀分2次早晚温服,日服1剂,7天为1疗程。服药期间忌辛辣刺激饮食。

方解: 久咳一证,临床甚为常见。何复东认为久咳病因主要为阳虚无力驱邪,风痰久宿于肺,气道挛急所致。外感病,经治疗后,寒热之邪大部分已除,风邪独恋,患者阳气已伤,无力驱邪;部分患者体质偏向(特别是过敏体质),新感外邪(风寒、风热)易于引动,干于肺系,肺失宣肃故久咳不止。痰之为物,乃津液凝聚所生;肺失宣肃,津液不布,津凝为痰。风痰相搏,内宿于肺而成本证。痰之为物,可为有形之痰,如咳出之痰;亦可为无形之痰,属痰象、痰征,如舌淡,苔薄白或微腻,舌体胖大有齿痕,脉滑等为痰象。风痰内宿于肺,肺气上逆,故见咳嗽、咳痰;风胜则痒,风邪偏胜,故见咽痒、咳嗽阵作。

久咳方中麻黄、附子、细辛三味为君,麻黄附子细辛汤出自《伤寒论》少阴病篇,主治少阴病兼表证,其功效温经发表、表里双解。其中麻黄为肺经本药,宣肺止咳,散太阳在表之邪;附片入肾经,益肾温阳,扶正祛邪;麻附相合,温肺止咳、助阳发表;细辛辛温雄烈,温肺化饮、发散风寒,与麻黄相伍,加强温经解表、散寒通窍之功,与附片相配,有温通少阴、助阳散寒温里之效。三药相须为用,内温少阴之阳,外发太阳之表,助正而驱邪,于温经中解表,于解表中温阳,使肺肾互根,子充母气,故而可以治阳虚风咳。蝉蜕、全蝎、僵蚕、地龙、蜈蚣搜风通络、解痉止咳,白毛夏枯草降气止咳共为臣药;桂枝、干姜仿小青龙汤之义温肺化饮;久咳必然耗伤肺气,用乌梅、五味子敛肺止咳共为佐药,另则大量乌梅、五味子配合麻黄附子细辛及五虫可防君臣过于辛散之弊。甘草一则调和诸药,二能缓麻桂及诸多虫类药物燥烈之性,三则解细辛、附子之毒为使药。全方升降相因、散收有度,验之临床,疗效确切。

加减应用:若鼻清涕量多加苍耳子、辛夷花、白芷等温肺开窍;咽、腭、气道瘙痒不适,加鹅不食草袪风解表;有泡沫痰加白芥子、葶苈子以化痰蠲饮:大便溏可加炒白术健脾;病久体弱者可加党参;若怕冷较著病程较长者加补骨脂、胡桃肉、淫羊藿、肉苁蓉等补肾之品以温补肾气而助肺气宣发;病久药效下降可加山药、益智仁;痰少而黏间加有少许黄痰加入黄芩、桑白皮、金荞麦、老鹳草等以清肺化痰。

注意事项:伴有发热、咳痰量多、色黄质黏、苔黄腻、脉滑数等痰热壅盛者不宜应用。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州中医医院 严兴海 何茁 整理)

刘培光
刘培光 副主任医师
华北理工大学附属医院 心血管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