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刘秋松 三甲
刘秋松 主治医师
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肿瘤与血管介入科

临终关怀——困境与契机

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肿瘤与血管介入科刘秋松

临终关怀是指针对生命被诊断为≤6个月的患者(如晚期肿瘤),减轻其症状、延缓其疾病发展,改善其自身及家属生活质量的治疗及护理项目,亦称之为和缓医疗。临终关怀的主要内容是对症状的评估和处理、控制疼痛、家庭护理、减轻或消除患者的心理负担和消极情绪,帮助及尊重病人,减轻他们的痛苦,让病人能拥有生命的尊严及完成心愿,安然逝去;家属也能勇敢地渡过哀伤,展开自己的人生。与安乐死不同,临终关怀既不促进也不延缓患者的死亡。临终关怀是现代医学领域中新的边缘交叉性学科,是人口老龄化的需求和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志。

现状与困境

随着我国人口红利结束,逐渐步入老龄化社会,恶性肿瘤发病率升高,癌症已成为是中老年人的常见病,也是其死亡的主要原因。据厦门市疾控中心提供的相关疾病死因数据显示,恶性肿瘤早已成为头号杀手。

我国各地经济、医疗水平发展不平衡,早期癌症患者发现率仍较低,晚期癌症患者仍占较大比重。晚期肿瘤患者的治疗原则是减轻痛苦、提高生活质量,延长生命。但因受到地域文化、传统道德、死亡观念影响,患者家属往往对患者隐瞒病情,采取过于积极的治疗措施。终末期癌症患者的医疗费用高昂,治疗效果差、对生命延长非常有限,最终人财两空,不但给癌症患者家庭造成极大的经济负担,同时亦增加的临终患者不必要的痛苦。

临终患者病情复杂多变,貌似稳定的病人生命可能转瞬即逝,而人们往往认为到了医院病人就是进入保险箱,治疗期望值过高,家属对病人死亡认识不足,对医疗机构无限追责,造成了医患关系紧张,增加了医疗机构开展临终关怀的难度。在现行我国医疗体制下,医疗机构为避免医疗纠纷往往采取相对积极的诊疗措施,如送入重症监护室,实施心肺复苏、气管插管、呼吸机支持、鼻饲管营养等积极抢救措施,一定程度上也造成过度医疗,对有限医疗资源造成极大的浪费,同时也使得临终患者无法有尊严、体面的死亡。

鉴于临终关怀服务本身的公益、慈善性质,医疗机构护理人员的投入比重较大,医疗机构往往采取一些相对简便的症状缓解处理。晚期癌症患者长期住院对病床周转率、疾病死亡率等业绩考核造成影响,导致临终关怀机构获利较小,甚至出现亏损现象,极大影响医疗机构开展临终关怀项目的积极性。鉴于以上种种原因,绝大部分医疗机构拒绝、推诿该类患者住院诊疗。

因此,因为上述多方面因素最终导致临终关怀服务严重缺位,使得绝大部分临终患者在人生最后一段旅程经历难以想象的痛苦与磨难,对病人、家属及家庭造成极大的痛苦!

发展与契机

临终关怀需要一支由医师、护士、营养师、心理师、社会服务机构工作者和志愿者共同组成的多学科团队。在美国,临终关怀无论是在医院、护理院或其他机构中进行,其约65%的费用由医疗保险支付,90%的临终关怀照料在患者家中提供。加上志愿者和家属的积极参与,临终关怀显著降低了住院日和医疗开支。欧美国家、台湾地区在临终关怀方面已有相当丰富经验和成熟的运营模式、制度,可予以借鉴。

按照今年厦门市医改工作安排,目前厦门正在如火如荼地推行家庭医生基层签约服务,可以充分利用该契机及广泛的家庭医生医疗服务网络,将临终关怀服务与其有机整合,成立安宁居家疗护团队,强化临床关怀专业培训,服务团队定期、不定期进行探访,协助、指导家属进行临终关怀,使得患者获得充分、及时地照顾。另一方面也减少长时间占用医疗机构位床,以便充分利用有限的医疗资源帮助更多患者。

另一方面还应积极推进医疗保险及临终关怀医疗法律、法规制度的完善。针对该类特殊服务人群,调整、改进现行医疗保险保障制度,提高医疗保障的深度及广度。推进临终关怀医疗制度立法,推行预立医疗自主计划,加强宣传,改变传统的道德、死亡观念。

祝您早日康复!

长按以下二维码,在弹出的菜单中选择“识别图中的二维码”点击关注即可!

欢迎点击页面底端右下角“写留言”参与提问和讨论。

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肿瘤与血管介入微创

刘秋松
刘秋松 主治医师
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肿瘤与血管介入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