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刘湘源
刘湘源 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风湿免疫科

对医患沟通来回信内容的评论

    我是河南省周口市的一名老师,我的父亲患有比较严重的类风湿关节炎,多年来在周口市、省会郑州市的医院就诊,有过好转,但反反复复一直不稳定,近几个月来症状进一步加重,出现关节发肿疼痛和不能握拳,在郑州的医院治疗效果也不是很明显,全家上下都很着急。好大夫工作室风湿免疫科刘湘源

    过年期间,同学聚会,有同学建议我带父亲到北京的大医院看看,并推荐说北医三院的风湿免疫科水平不错,北京大医院的治疗水平应该比老家要好一些。

    我以前也没去过北京,听了同学的话后觉得到北京来看病是个很好的选择,也和家人说了,大家都很支持。

    我在网上查询资料的时候,在“好大夫”网站发现了北医三院风湿免疫科主任刘湘源的资料。除了专家的出诊信息、患者咨询回复外,我还在刘湘源教授的个人专区发现了一个独特的版块,即“良好医患关系沟通典范通信内容集萃”版块。这里有几十封患者来信,以及刘湘源教授针对患者来信的悉心回复。而且和一般的感谢信不同,在这个版块里的患者来信,不仅仅是治愈患者对医生的感谢之情,还有患者就诊经历,对病情、用药等详细的描述,就诊、治疗、日常生活中需要注意的问题等等,内容很是丰富、详细。我在其中就发现有一名患者的病情和我父亲的病情比较类似。

    而且,针对患者来信,刘湘源教授逐一进行回复,提示病人各种需要注意的事项,我还记得有一位患者,刘教授开药每天服用2粒,患者有点头晕而私自减到了1粒,影响了疗效。刘教授不但指出了这个问题,还很耐心地在回信里解释说该药品常规用量每日4粒,之前要求患者服用的每日2粒只是维持量,减少到每日1粒所能发挥的疗效就很有限。而且针对患者是孕妇的特殊情况,特意说明该药对肝肾的毒性很小,对胎儿也无明显副作用,打消了患者顾虑。另外一位红斑狼疮患者,刘教授除了从用药等方面进行指导,还提出生活中的一些注意事项,例如不能染发,想得非常周全。

    看到这些来信、回信之后,“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震惊了”,没想到著名的专家医生,在日常工作之余,还能这么细致地回复患者来信。一是感动,另外也有一些小小的疑惑,这些患者来信,会不会是“托”呢?我从患者来信中发现信末留有患者的电子邮箱,就试着给其中一位发了邮件尝试询问(当然邮件里没有)。很快第二天就收到了患者的回信,回信不长,但充满了对刘教授的感谢。看到这封回信,我才意识到,这些患者是多么感谢像刘教授这样的好医生!

   在好大夫网上的另外一篇新闻报道中,我找到了刘湘源教授收集医患沟通实例的缘起。他的这一想法主要源于一名德高望重“粉丝”老张的多次来信,和老张之间的故事是良好医患关系的典型案例,很有可读性和借鉴性。于是刘教授决定把来回信在网络上发表,而这篇文章又恰好被该网站推荐到了首页。就这样,刘教授决定要继续更广泛地征集医患沟通的来回信。

    在当前医患关系紧张、国民彼此信任缺失的大背景下,刘教授收集这些良好医患关系沟通典范的通信,不仅是对这些患者个人的负责,更是在传递一种正能量。目前中国的医患关系,既有医生的问题,又有患者的问题,更多的则是中国医疗卫生整体机制体制上的问题。在这种背景下,医生患者,到底谁是强者、谁又是弱者?医患纠纷中的症结到底何在?如何塑造良好的医患关系?这些问题所涉及到的问题方方面面,非常复杂。

    但有一点,我认为是大家所应共同遵守的,那就是相互理解、相互体谅,从理性、建设性出发。医生多为患者考虑,患者多为医生着想,彼此尊重、相互理解,充满一颗感恩的心,从小里说可以促进医患关系改善,从大里说能够促进社会风气改良。

    而在这一过程中,就要充分发挥正面典型的积极作用,像刘教授这样医德医术俱佳的好医生,就应该多加宣传,多加传播,让正能量影响扩散更广,让更多人感受到正能量的力量,从而追随、跟从之。

    刘湘源教授发起良好医患关系沟通典范通信的初衷很简单,但这一最初无意中的行为,却无心插柳柳成荫,得到了众多患者的支持和好评,大家愿意分享自己的经历,愿意让正面的信息传播至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只要每个人行动起来,世间就会充满绵绵爱意。刘教授的这一行为,可能只是一小步,但对整个行业风气的改善,可能已经迈出了一大步,医患一家、社会和谐,就在这一步步扎实的脚印中,就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行动中。

      赵女士(**@163.com) 2013-2-14

刘湘源
刘湘源 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风湿免疫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