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刘湘源
刘湘源 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风湿免疫科

我的故事我来说-坚持的力量(求子之路的十四年)

前序:当我下定决心写下这篇文章时,我的心情是平静的,正如丰子恺先生所言:“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如此,安好!”我只是想,这篇文章能如我所愿:帮助更多的跟我有类似经历的女性早日看到这篇文章,能或多或少地帮助到他们少走弯路;同时,也为几个月后将要见面的宝宝留下一些记录,让他心怀感恩,来对待身边的人、事、物,能够平安健康地成长!好大夫工作室风湿免疫科刘湘源

一、踏上求子寻医路: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我跟我家先生(后文用孙先生)是在2004年的农历八月初十结的婚,婚后一年后,我们就开始备孕了,因为当时的我已经28岁了,孙先生长我四岁。

而我比别的备孕妈妈有先见之明的是:我知道我是不容易怀孕的,因为在结婚前,我的身体就一直不好,从上班的第二年就开始看病,吃药,反反复复,断断续续地吃了有五六年的中药。我印象最深的是,曾经在那段时间找过我们全国都响当当的妇科圣手——庞清治老先生(早已过世,庞玉琴妇科专家的父亲)。他曾经亲切地提醒过我:小姑娘,你将来结了婚,一定得早要孩子,千万别考虑其他的。这句话像警钟一样,时刻在我耳边响起。

那时的我,正和孙先生谈恋爱。我曾经主动跟他探讨过这样一个敏感的问题:假如将来我生不了孩子,你还和我结婚吗?孙先生当时的那番话我至今记忆犹新:“孩子,他只是一个纽带,生不了,咱们就领养一个,只要是咱们养的,照样跟咱们亲……”,还跟我列举了表姐家抱养的妞妞,跟家里人多亲近,说了一番打动我心的话,彼时的我,心中涌上一股暖流:这样的男人,值得托付终身!

然而,在努力了两年都没有结果时,我们之间的小矛盾便不断升级,时不时就把离婚挂在嘴边。碍于面子,刚结婚就离婚,实在有些打脸,日子就这样迁就地过着……我心里明镜似的,清楚知道女性好孕的最佳年龄就这么几年,错过了,必将遗憾终身!

我的阿姨是一位医德医术都相当了不得的妇科大夫,她说女性怀不上的原因好确定,你不妨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于是各种检查我做个不停,结果显示:输卵管通而不畅!每月几次的通液、输液没少折腾,但结局依然残酷!

就在这个时候,我大学时的同桌告诉我,中医一附院生殖医学的卫爱武大夫,中西医结合治疗不孕不育的效果很好,让我去试试。我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见卫大夫的情形:在2007年10月初的一个早上,那时,找她看病的人还不像现在这样一号难求。她仔细查看了我的各种检查,又反复看了看我的输卵管造影片,说:放心吧,只要你好好治疗,半年左右就可以试孕了!当时,我就觉得心里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虽说卫大夫的中药贵了些,药量大了些,自己每月工资一多半的钱都奉献给了医院,但是为了自己能怀上孕,豁出去了!到后来,疏通输卵管的一位关键药——穿山甲,实在贵得在医院开不起了,就拜托同事、熟人,直接找医药批发商,一买都是1000克。还记得大冬天,别人下班都回家了,我却在按照医生的药方,一点一点儿把穿山甲研磨成粉,分好份。伴着星星,踏着冷风回家做饭,泡药,熬药,用药渣热敷肚子……这样的日子,就像时针一样,日复一日地走着,走得有些无望,走得有些委屈,走得有些艰难,走得“百味杂陈”。

直到2008年暑假来了,我准时的例假周期不知为何却没有按时到来,我在想是不是旧病未愈,又添新病。因为在三至六月份,连续监测卵泡情况进行备孕,却月月落空,甚至有一次大夫说:你看看你这次是双侧排卵,说不定还会怀双胞胎呢!唉,即使排卵没有问题,内膜没有问题,仍旧无果。我按约来到了卫大夫的诊室,卫大夫的学生说:这会儿还早,要是这种情况,你先测个早孕试纸吧!随手递给我一个试纸,没想到:短短几分钟,红红的两道杠!我怀孕了!在诊室的楼道上,三十一岁的我像极了一个幼童,激动地大喊一声,把整个楼道的病友和医生都吓住了,以为我发生了什么大事。

只有我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结婚四年,断断续续不停地检查,吃药和看病,终于胜利在望了!立马拿出手机,打电话给老公,告诉他:我怀孕了,晚上定一桌,请全家人庆祝庆祝。

当卫大夫来到诊室时,询问了病情,把了脉之后,安排我先去做个B超,确定胚胎发育的情况,我兴冲冲地就去了B超室,医生认真地看来看去,始终不说一言,我心里开始忐忑了!她吩咐身边的助手赶快叫卫大夫过来,因为结果太稀奇了:双胞胎宫外孕!而且一个已经看到了胎芽,两个孕囊都在输卵管的虎口处,这个消息对我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当头一棒!

卫大夫赶快联系住院部,让她的学生推着我安排了住院。当孙先生来到医院时已经是晚上了,他无奈地说:你这哪是惊喜呀,光剩惊吓了!

由于郑大二附院是老牌的妇科医院,离家也比较近,第二天便又转院到了二附院,找到了微创介入的王冬梅主任,在了解分析病情后,做了以下安排:1.时间还短,双胞胎游走比较慢,说不定平躺着把臀部垫高还会游回子宫,但须住院,以防大出血;2.由于是初孕,一定要做保输卵管治疗;3.宫腹腔镜联合,双侧输卵管美容整形。

很不幸,2008年7月13日,在医院躺了一周后,还是做了宫外孕手术!

之后,又找到卫大夫进行治疗,到了2009年期末,全校教职工进行联欢活动时,在车上突然恶心了一下,我说有点儿晕车,旁边的同事提醒我:会不会怀孕了?不经意的一句话,我心里又喜又怕:喜的是,或许真的怀孕了,宫外孕不可能总发生在我身上吧;怕的是万一又是宫外孕呢?放假后,来到医院经B超确定:宫外孕!心寒呀,上次右侧,这次左侧,今后我可怎么办呢?马上就要过年了,家家户户都在欢天喜地忙着过年,而我却躺在空荡荡、冷冰冰的医院里!

哀莫大于心死。别人家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我这边浑身发冷、心如冰库;别人家走亲访友、热闹团圆,我这边闭门不出、喝药调理……

彼时,只觉得老天不公,如此努力的我,却没有了自然受孕的机会。

真可谓: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二、试管之路历劫多: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紧接着,没出2009年的正月,我就又找到了卫大夫,进行身体的调理,三个月后,又做了一次造影,一次宫腔镜,依旧显示输卵管通而不畅,而宫腔镜的结果还不错,只是孟跃进主任提醒我,自然怀孕的几率不是很大,因为通水时的阻力还是有的,估计壶口部捡拾卵子的功能不会太好。

到了2009年暑假,在我软磨硬泡了三四个月之后,孙先生终于答应陪我做试管婴儿了。真是感觉自己嫁对了郞,还记得我在跟他说,我的卵巢功能不太好,不会像别人那样促一次卵,能够取到十几,甚至二十几个卵泡时,孙先生说,一个就够,要那么多干啥。由于我的卵巢双侧都做过宫外孕手术,受损严重,促排时别人每天用三支、两支果纳粉,都能把泡泡促起来,而我用到了四支却依旧促不起来,别人用几天,我却用了十五天,才促起来3个大卵泡。光促排一项就花了近四万元。对于常年看病的我真的有些吃不消了,而且试管婴儿的费用一分钱都不报销,要多可恨就有多可恨!

还好取三个卵,都还成熟,培育出了三个优质的胚胎,一次移植进去两个。我们同一天移植的病友都在期待来年生下虎宝宝。当时的我感觉自己比较幸运,取卵虽不多,一次就着床了,翻倍也好,第一次做B超,胎心胎芽也好,虽只成了一个,内心依然是高兴的。这样的幸福还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就因为开始出血,担心不已。我清楚地记得,2009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雪下得足有一尺来厚,孙先生打车也打不上,公交车几乎停滞不行,无奈之下,孙先生一路步行走到郑大一附院去找生殖中心的孙主任开保胎药。步行了十几公里,结果孙主任只开了一瓶两三块钱的维生素C。卧床,打针,吃药,我一直坚持到移植后55天,去做二超了,医生说这个胚胎停止发育至少有一个多星期了。冷冷的医院,冷冷的手术室,冷冷的手术器械,都抵不住内心彻骨的寒冷,整个人犹如跌入冰窖,跌入万丈深渊的冰窖。

从2008年7月、到2009年1月,再到2009年11月,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三次流产手术,简直是不堪想象。现在回忆起当时的自己,后背仍然发凉,我可能选择性进行遗忘,不知道怎么挨过来的。

我是从2009年8月开始走上试管之路的,一直到2018年10月,整整十年,从刚开始做试管的前几年取几个卵就配几个胚胎,到过了35岁之后,有时长一个卵,却也还是空卵,没有卵子。这里面的苦与累,无奈与绝望,是没有办法用干瘪的语言进行描述的,真是: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只能截取几个至今不能忘怀的情景:

情景一:每一年的暑假,学校都有进修学习的机会,而我几乎都奔波在医院,既不知道结果,又不知道会否有希望,但只能做出这样的选择,因为自己想要孩子,就只有试管这条路。自己一次次失败,一次次跌倒爬起,奔波的路上,没有人给自己喝彩,没有人给自己经济补助,没有人给自己打包票,你这次准能成……孤独的背影,坚定地前行,总不能“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情景二:不知是哪一年,也不知是失败了多少次,站在崭新的投入使用的生殖中心的16楼,看着大厅里人来人往的病患,内心彻底绝望,真想从16楼跳下去,结束自己的生命,可是又不甘心,我没有做过十恶不赦、丧尽天良的恶事、坏事,老天为什么要如此折磨我呢?一个人呆呆地望着摩肩接踵的人群在大厅里穿梭,任由眼泪像苦海里的水一样,不断涌出。这时我突然想到自己投入这么多的精力、财力在求子这件事情上,竟然还没有一丝丝产出,心有不甘呀!此时,看着大厅里的每一块地板,觉得整个大厅里的近千平的地板砖都是用我的钱铺出来的,自己不舍得吃,不舍得穿,全身心地投入了求子这件大事,竟然毫无回报!

马克思说:“生活就像海洋,只有意志坚强的人,才能达到彼岸。”我擦干了眼泪,径直走到我认识多年的张轶乐主任(后文称:乐乐姐)的办公室,乐乐姐看我的神色,她安慰我,或许缘分不到吧,有些人就是做着做着准备放弃的时候就怀了,心态也很重要。我说想死的心都有,这时,她的一句话点醒了我:人这一辈子又不是只有生孩子这一件事,何必苦苦地把自己逼进死胡同呢?

难道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边工作,边生活,边求子,这就是我今后的常态。

情景三:试管做到第八年头上,每次到抽血验孕的时间,我都不敢去取结果,因为,信心已经被一次又一次的失败给湮灭了!我也不愿跟孙先生多说什么,孙先生每次都会冷淡好长时间,我心知这样的一个丈夫,能够在试管这条路上陪伴我多年,实属罕见,我看到许多做试管的病友,做着做着就离婚了,做着做着就放弃了,高价抱养一个,做着做着夫妻就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明知自己对不起孙先生,妈妈曾经劝我离婚,别再耽误人家,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奔四的女人,再婚,又会是怎样的结局呢?

孙先生不止一次告诫我简直是神经病,执迷不悟。每一次试管,都把自己搞得身心俱疲,心力憔悴,人财两空,失望透顶,这样的“历劫”,就是上神也难以重生。

我内心清楚地知道,孙先生是一位暖男式的好丈夫,但又怕每次的不成功徒增不少麻烦、困扰给他,于是,每到去郑大一生殖中心抽血检测时,我都是一个人在凌晨六点左右悄悄地走,无论是狂风肆虐的冬天,还是雷雨交加的夏天,还是阴雨绵绵的秋天……为了节约一分一厘的钱,骑着电动车,在凌晨空无一人的大道上奔波,也不敢总向学校请假,能调课就调课,能赶早就赶早。

最为关键的是,跟孙先生的求告,因为我的坚持,每次试管周期都是在我的苦苦哀求下,孙先生无奈同意去做的,我都会跟孙先生说:你只需要在关键的时刻出现就行,建病例、检查、取精、移植,其他时间我自己就能搞定!

情景四:试管中反复使用大量的雌激素,致使自己的身体受损严重,有时候站在课堂上20分钟,都已经说不出话,再加上随着年龄的增长,卵巢功能也越来越差,我从2012年又重新在中医臧云彩老师那里一直吃中药,调理身体,虽然臧老师的中药也没能助我成功,却对他心怀感恩,原来经常一个月发烧一次,现在基本就不发烧;原来动不动就嗓子疼,现在即使不用麦克讲课,三节课上下来依旧底气十足;原来左半身在睡觉时都是麻的,木的,现在这些感觉都已经消失。身体上的舒适感,也让自己恢复了不少信心。

在做试管的十年,还有许多的情景恍如昨天,历历在目。曾以为自己原来的单位风水不好,换了单位;曾以为自己当班主任过于辛苦,影响自己要孩子,换了岗位;曾以为自己早该当领导,可是为求子,放弃;原本被局里的领导欣赏去当教研员,可为了求子,放弃;原本被北京中关村三小的校长看上自己的业务水平,可以调去北京,可为了求子,放弃。

还好,王小蔷校长知道我经受的磨难多,只要有关心理培训的课程,无论在哪儿,王校长都陪着我上,在心理培训的课程里,不断地给自己的身体说话,不断地给自己心理营养,让自己的内心丰盈而强大;还好自己的业务好,在自己不到四十岁的年龄,就能评上小学里的副教授,也算给自己鼓舞了信心……随着年龄增长,目标越来越纯粹,但是内心也越来越经不起磨难,十年了,路在哪里?在哪里能让我生下一个属于我和孙先生的健康孩子?

人生虽漫长,可有多少人会如我这般痴傻?十年的试管之路,三分无奈,四分凄凉,有谁解我凄惶?

三、偶遇“茉莉”结情谊: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2017年8月的移植,生化了!试管十几次,仅有两次着床,一次胎停,一次生化。难道天要绝我,地要灭我?

刚开学的九月,偶然听说一直想要二胎的也经历过胎停的邢青云老师怀孕三个月了,邢老师比我还年长几岁,她还能成功怀孕,我真心替她高兴。就拨打了电话表示祝贺,同时也向她打听是在哪里保胎的。邢老师热心地向我推荐了她的保胎大夫——河南省人民医院遗传研究中心的王莉主任(后文称:王大夫)。说她医术多好,好多本院的人都在找她保胎,如此种种,推荐我去试试!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2017年9月底,我抱着试试的态度预约了王大夫。还记得第一次走进王大夫的诊室:跟我相仿的年纪,偏瘦的身材,睿智的眼神,披肩的长发,最为标志性的是:这位王大夫,不穿白大褂!

我简单介绍了病情后,王大夫干脆地给我说:“我建议你去见见国内这方面的大咖:北医三院的刘湘源教授,广州中山二院的张建平教授,你已经四十岁了,我恐怕耽误你的时间,误了你的大事。我不是说没希望,希望千万别抱太大。”

暗想:王大夫,好率性!很真诚,很负责,这样的性格与我很投缘!此时,望着王大夫,就好比是我眼前的一株散发着淡淡香气的茉莉花,随着她淡淡的香韵,为我指引了一个向着光的方向,这束光,是希望的光!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按照王大夫专业、精进、负责、认真的安排,我把省内能做的检查全部做了一遍,王大夫一张张仔细查看,边看,边把有问题的检查结果划出来,看来我的问题真是不少。王大夫很明确地告诉我保胎的过程大概需要几万的花销,让我有心理准备,因为年龄的问题,保不保得成,谁也不敢打包票。

王大夫知道我的难,还专门把孙先生请到她的诊室进行约谈。在王大夫开诚布公的帮助下,孙先生终于答应再给我一次机会了。

孙先生同意后,我马不停蹄地带孙先生赶到郑大一生殖中心,建病例,攒胚胎。郑大一的乐乐姐也知道我的难,除了做最基本的检查外,其他检查都免做了,为我剩下好几万。

然而,在2018年1月,仅取出一个卵,配成一个优质胚胎,冷冻,一个胚胎,一个囊胚,还是无法移植,继续攒胚胎,这一攒不要紧,中间经历四次取卵都不成功,期间又吃臧老师的中药,又吃王大夫开的药,又吃乐乐姐开的药。直到2018年7月才又配成一个优质胚胎,可算是攒够了一次移植的胚胎。

这期间,我不间断地去省医找王大夫,这感觉好似:“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我对自己和肚子里的小小猪每天都在念叨,好好珍惜这份情谊!

王大夫在我沮丧时,总是对我说,再试一次,真不行,咱就一个胚胎一个囊胚轮着实验;你也要体谅一下陪你走了十年试管的孙先生,作为一个正常男人,他的情绪需要安抚……类似这样的谈话场面还有许多,细节方可彰显医德高尚的王大夫之博大胸怀,真可谓医者父母心!

四、巧借中医护周全: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  

在攒够了两个优质胚胎之后,突觉得身体总是接二连三的出现小毛病,晨起时左手小指是麻木的,脖子僵硬地动不了……自己的免疫又下降了,关键时刻怎么能掉链子!在几年前去河师大培训的时候,由臧老师引荐认识了国家经典经方中医大师许家栋的弟子杨占伟大夫,现在在郑州金水区的普罗旺世小区开了一家中医馆——鸣谦中医,我从市中心跑到北郊去找杨大夫,没吃几副药,身体的感觉舒服多了,尤其是脖子,只帮我扎了一次针,就立竿见影,我对杨大夫的信任日益增加,当时就有一种感觉:“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在移植前,吃了两个多月的中药,移植后,已经孕15周了,现在还在坚持!因为在移植用药的方案中有将近20种中西药,有些西药的危害,细看说明书都能把每一个孕妈吓晕。初识杨大夫,只觉得他对中医的酷爱与执着,再试杨大夫的医术,不可谓不精湛!再移植后的一段时间内,我既不能长途跋涉,又不敢擅自停用中药,出乎意外的是,杨大夫的行动温暖了我,感动了我:每天,中医馆的患者络绎不绝,已经很辛苦啦!一旦我这边没药时,杨大夫总是在结束门诊的工作之后,亲自到我家上门诊断,几十公里的路程,不是打车,就是骑电动车,从不额外收取诊费。真是设身处地地为我着想,我曾经告诉他,好多跟我病情类似的病友在用药的过程中,经常爆肝,小小的一片儿西药,功效神奇,危害也吓人,眼晕的,耳鸣的,胃出血的……杨大夫却安慰我:张老师放心,中药按时吃,其他别思虑过多。看他一副胸有成竹的坚定态度,我仿佛吃了定心丸。每过两周时间,王大夫都会让我检测血常规,肝肾功能等各项检查,每次都顺利通过,王大夫还打趣说:看你这无精打采的小身板,没想到各器官的功能运转还不错!其实,自己心里明镜似的,中医讲究的是辨证论治,人体就是一个有机的整体,需要五脏六腑,和谐共生!在前三个月断断续续不停出血,杨大夫运用所学易经文化,又拉上一位杨姓好友(易经大师)帮我推理,建议我为腹中胎儿起名字,他直言:母定子名方渡劫,父定子名保富贵!生前定名是无常之道,生后定名是有常之道!于是,用自己所学,为孩子起了三个名字,经由两位深谙易经文化的朋友认可,定下了“孙X言”这个内涵丰富、寄托我们殷殷期望的名字!正如屈原所言:“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物有所不足。智有所不明,数有所不逮,神有所不通。”中西医各有自己的优势,也各有自己的劣势。身边有这样一位值得信赖的中医朋友,真诚待己,是我的幸运,也是身边人的福气!

五、引荐“大神”功圆满: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2018年4月,刘湘源主任受邀来省人民医院进行学术交流,我清楚地记得周六的早上,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至少给我打了六次电话,电话静音,我没有接到,我心里清楚,这是王大夫催促我去听刘主任的报告,我急匆匆带上自己的所有检查,感到报告厅,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免疫性疾病”不孕不育这个对我而言全新的领域。

刘湘源主任的报告结束后,在王大夫的安排下,终于和刘主任有了第一次会诊的机会。刘主任瘦瘦的躯干,花白的头发,慈祥的面庞,怎么看都不像我脑海中的“大咖”。王大夫简单介绍了我的病例,只见刘主任如孙悟空的火眼金睛一般,就把厚厚的一摞几十张检查报告看完了,只说:还有几项没有检查,基本可以判断是免疫性疾病导致的不着床。

嗯?我内心直犯嘀咕,这么迅速、这么精准、这么果断地给出结论的大夫,我也是第一次遇见。是真神吗?既然王大夫如此尊重和信任刘主任,那我也仅有这一条路可走,坚定对医生的信任,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五月假期已过,在王大夫的帮助下,我就按照刘主任指示,在《湘源患者之家》的公众号上,把刘主任为患者精心准备的诊断表格下载。又请王大夫划出省内不能检查的部分项目,进行抽血外送检查。

当全部的检查都出来时,王大夫认真审查,把有问题的检查结果一张张先摆放出来。在王大夫细心指导下,我把几十张检查单,拍照,上传网上,请远在北京的刘主任为我进行网上诊断,确定为抗磷脂综合征+亚临床甲减+卵巢功能衰退。并给出移植前后的用药方案:阿司匹林+优甲乐+赛能+环孢素+免疫球蛋白+美卓乐+低分子肝素+特尔津+辅酶Q10+钙剂+维生素E+爱乐维。

当我把整个用药方案用微信发给王大夫时,王大夫在6月4日的凌晨六点就回复我:这个方案我认同!只是20g的蛋白,连上三天,一瓶2.5g,一天8瓶,一瓶560元,需要一两万块钱。

王大夫的关心,我心存感激,假如用上这么贵的药,不着床呢?我在家里的尴尬状况,还有大夫替我着想。当时,我内心是温暖的,因为有人愿意扶着你,引着你继续走下去!

2018年10月7日,郑大一的翟军教授为我移植了两枚仅存的优质胚胎,可是我内心却充满了正能量。期待自己这次能有好结果,因为自己实在是几乎没有机会了(想想,八个月才攒了两个胚胎)。

移植第九天,我实在没忍住用早孕试纸测了一下,五分钟后,出现了淡淡咖色水印,着床了?再看,那条淡淡的水印依旧在,按耐住内心的狂喜(恐怕空欢喜一场),第二天早上又测,水印明显加深,直接去省医找王大夫抽血,HCG187,着床成功!隔天,第十二天,又测567,孕酮,雌二醇,不是很理想,王大夫在后续过程中又给我添加了:芬吗通,胎盘粉和安琪坦等药。

在移植第20天,王大夫让我又上了6瓶免疫球蛋白,在移植第27天(孕6周+2),HCG接近十万,第一次做B超,显示胎心胎芽!血值最高峰时,HCG在225000还要多。

恰巧,在移植第28天,11月4号,刘湘源主任又一次受邀来省医作报告,我争取了第二次和刘主任会诊的机会,毕竟孕初期的前三个月是最为关键的。王大夫协助我,列好问诊刘主任需要的提纲,当刘主任看到我孕后的血值变化时,说了声:很好,成功了。天呀,简简单单的几个字,犹如神力一般,给我注入了一支强心剂!刘主任又认真查看了孕前的一些检查,唯恐网上诊断有误,又看了看我的孕后第一次B超单,果断而坚定地为我添加了维生素C和贝前列腺素,让我在孕8周和孕10周再隔上一组蛋白。调整好用药方案后,刘主任亲切而主动地添加我为微信好友,还拍照留念(事后,我才听其他病友说,但凡有信心成功保胎的刘主任都会主动合影)。

但是,自从用过蛋白(移植后20天,一直断断续续地出血),王大夫又为我添加了千金保孕丸。

每一次与刘主任的会诊,都让我内心强烈地感受到刘主任这样一种格局: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真不愧是风湿免疫界泰斗级的人物,诊断的果断神速,用药的果敢决绝,不是谁人都敢堪比的!

有幸结识刘主任,感恩刘主任给我制定的移植前后的用药方案,衷心感谢王大夫的一路相伴!

每个人的人生有多重的选择,在求子这条路上,我偶尔会有一种恐惧、孤独之后重生的感觉,事后,就想当然地傲视一切,淡然自若地尝试对待每一天,藏起眼泪,对别人赠送微笑,从不吝啬!唯有内心的强大,唯有十足的定力,唯有坚持的力量,才会追求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郑州市金水区纬三路小学  张女士

【每日一星1271】张女士,41岁,结婚15年,不育不孕,曾用中药治疗后连续宫外孕手术两次,被迫做试管婴儿,但连续做12次不着床,非常焦虑就诊。化验:抗膜联蛋白A2增高,为40.71,抗PS/PT,IgM增高,为26.247,抗内皮细胞1:20阳性,叶酸代谢677位点T/T纯合子突变,抗透明带抗体阳性,抗子宫内膜抗体弱阳性,血小板聚集率增高,为96%。AMH降低,为0.36。诊断:抗磷脂综合征,叶酸代谢基因突变,卵巢功能衰退。治疗:阿司匹林,环孢素,特尔津,免疫球蛋白,钙片,培卵素,辅酶Q10,美卓乐,羟氯喹,低分子肝素。用药后第13次试管成功着床,NT和无创DNA已顺利通关!目前已孕18周,为单胎,等待成功分娩!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刘湘源
刘湘源 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风湿免疫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