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刘现立 三甲
刘现立 主任医师
河科大第一附属医院 普外科

记者为何甘当医闹帮凶?

 文/新浪财经专栏作家 宁方刚

  当眼睛被贪婪蒙蔽,在涉医事件报道中,媒体记者的智商也就被无限度的拉低。这起事件就这样过去了,当事医院已经得到清白。但是,得到清白就等于得到公道吗?强行扣留第三方检查结果,多次围堵医院,借助弱智媒体对医院极尽侮辱诽谤之能事的患者家属,安然无恙。河南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普外科刘现立

“阑尾手术切除子宫”拉低了记者的智商?

    2013年12月11日左右,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在网上开始快速传播。称今年3月,郑州一10岁女孩在河南省第二人民医院诊断为阑尾炎,行阑尾切除术,其后在多家医院就诊发现子宫被切除,患儿家属到医院讨说法而院方态度恶劣,家属要求做医疗鉴定遭院方阻挠云云。

  此后不久,当地某电视台对此事进行了采访 和公开报道。在镜头中,患者父母家人声泪俱下,当事记者义愤填膺,记者挥舞着检查报告面对镜头慷慨激昂主持正义的画面,更是给人深刻印象。一时间,舆论哗然,舆情鼎沸。一时间,医疗行业再次成为新闻焦点,对医疗行业的谩骂侮辱铺天盖地。

  事件引起河南卫生厅的关注,仅仅两天后,真相终于大白:医院不仅没有阻挠医疗鉴定,而且一直在积极解决纠纷。真正阻挠医疗鉴定的是患者家属,他们将第三方B超鉴定报告隐匿不交,导致最终鉴定无法进行,且多次围堵医院。

  在政府干预后, 第三方检查结果被调出 ,结果显示:患儿子宫存在,只是发育不良。至此,事件出现一百八十度翻转,而当时医院医生的不白之冤,也终于得到洗清。

  然而回顾这件事情,很多东西还是让我们感到非常的沉重。

  阑尾手术切除子宫,判断这件事情的真假其实并不复杂。在为家属鸣冤的微博在网上大肆转发时,包括笔者在内的很多医生都在第一时间作出了清晰准确的判断。阑尾手术切除子宫的的概率极低,但并非完全没有,孩子子宫发育很差的情况下,外观可能和低位短粗型阑尾相混淆,临床上也确实有粗心大意的医生将子宫作为阑尾切除个案,当事医生和医院都受到严厉处分。

  但是,阑尾手术后,切除的阑尾是要送病理检查的,所谓的病理检查,就是将切除的东西做成切片,在显微镜下观察并做最终的诊断。阑尾和子宫结构完全不同,这绝无可能搞错。而医院的病理检查结果恰恰被家属贴在了网上,上面清楚无误的写着:阑尾炎症,内有粪石。在有病理结果证实的情况下,误切的可能性实际已经被完全排除。

  回过头来看,患者家属的表现,在很多的医疗纠纷中极其典型:先是认定医院确实有错,投诉医院要求医疗鉴定;待发现医疗结果对自己不利,就千方百计阻挠医疗鉴定,采取围堵,辱骂等暴力手段干扰医疗秩序,胁迫医院就范;当依然无法达到目的,就通过网络和媒体大肆散布谣言,抹黑医院,给医院制造压力。

  医闹的这些所作所为,都是有利益作为驱动。但令人费解的是:为什么堂堂的电视台记者,竟然心甘情愿的当了医闹的帮凶,傻的令人肝肠寸断的被医闹玩弄于股掌之间,被人家当枪使?这是真傻?抑或装傻?

  我已经说过,这件事情真假的分辨并不困难,只要找任意一个第三方的医疗机构专业人员咨询一下,都不难得出准确的结论。难道这样的调查,对记者来说这么难吗?

  对于媒体在这起事件中的表现,央视记者王志安这样评论:“阑尾炎手术切掉子宫的新闻,但凡有点点医学知识,都不会相信。但凡有点专业精神,稍微核实一下,没有医学知识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这个新闻制作中,仅仅采信了患者一方的言辞和证据,当记者去医院时,完全是去兴师问罪,而不是试图停对方解释或核实信息。这种采访方式最容易犯错了”。作为一个资深媒体人,王志安的点评,可谓鞭辟入里。

  然而,从缝肛门,到八毛门阑尾门,在大量的涉医报道中,为什么媒体一而再再而三的犯这种极不专业的低级错误呢?这恐怕要反思媒体自身的原因了。

  媒体的特性,决定了媒体是彻头彻尾的眼球经济,媒体要生存,就必须要吸引眼球。所以对媒体来说,事情越夸张,越离奇,越匪夷所思他们越欢迎。因为只有这样的报道才能给他们带来点击率和销量。助产士给痔疮出血孕妇止血,这是无法吸引眼球的。而写成助产士缝扎孕妇肛门,则会造成爆炸性的轰动效果,为当事记者和媒体带来巨大的收益。越是商业化的媒体和有生存压力的小媒体,对爆炸性新闻的渴求就越迫切。

  医院方面是无法满足记者这种要求的,无论院方还是当事医生,面对媒体说话是要负责任的,所以他们必须客观谨慎,必须以事实为依据。对于医疗纠纷,在鉴定结果出来之前,院方无法轻率的给记者他们迫切想知道的答案,这对于重视新闻时效性甚于客观性的某些记者来说,是难以接受的。

  而患者方面,则完全没有这种顾虑,他们造谣的成本极低而潜在受益极高。尤其是这种明知理亏完全拒绝正规渠道的医闹性质的患者,他们注定会刻意添油加醋,虚构夸张,将事件描绘的耸人听闻乃至匪夷所思。这恰好满足媒体需求。

    说白了,媒体在报道涉医事件中屡屡表现出的不专业,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故意的行为医闹造谣,是出于贪婪,贪的是可能获得的高额赔偿。而媒体沦为医闹的传谣工具,也是出于贪婪,贪的是巨大的关注和销量。

  当眼睛被贪婪蒙蔽,在涉医事件报道中,媒体记者的智商也就被无限度的拉低。这起事件就这样过去了,当事医院已经得到清白。但是,得到清白就等于得到公道吗?强行扣留第三方检查结果,多次围堵医院,借助弱智媒体对医院极尽侮辱诽谤之能事的患者家属,安然无恙。

  协助传谣,成为医闹事实帮凶,在电视上挥舞着检查单义正词严责问医院的记者,安然无恙。当医院成为法外之地,当伤害医院的医闹和记者可以不付出任何代价,这种事情的再次发生,难道不只是个事件问题吗?

  (本文作者介绍:烧伤科主治医师。)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刘现立
刘现立 主任医师
河科大第一附属医院 普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