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刘现忠
刘现忠 主任医师
河南省直第三人民医院 眼科

梅杰综合症10年苦 多亏面神经微创切除术

我今年63岁,是河南豫东的一个农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终年不辞劳作,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
可是,近10年却得了一个怪病。骑车上街,明明眼前没有人,却偏偏几次撞到了人。过马路,眼前明明没有车,睁开眼车就停在眼前。一次慢慢骑着电动车却撞断了腿。周围的人却说,你喝醉了,人家车放在路边你硬往上撞。亏呀!我不但没有喝酒,而且根本没有看到车呀。就这样我完全失去了工作、生活的自理能力,成了不能出门的废人。
从此开始了我10年的慢慢求医路。从农村到城市,从小医院到大医院。经医无数次,检查无数遍。吃药不见效,都说我无病。家门不能出,农活干不了,“废人”一个,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正当绝望之时,有人推荐我去河南省直第三人民医院眼科看看,抱着试试的心态来到河南省直三院眼科。大夫们热情的接待了我,经过详细的询问病情和观察,确诊我患了“梅杰综合症”。
据介绍梅杰综合症是以眼睑和口部肌肉阵发性痉挛收缩为特征的疾病。严重持续的眼睑痉挛常引起功能性失明,遇精神紧张、强光刺激愈发严重。我骑车、过马路就是因为紧张出现了阵发性双眼功能性失明,才使自己常常面临险境,痛苦不堪。
梅杰综合症病因不明,治疗主要是解除症状,恢复患者的正常工作、生活能力。口服药物基本无效。痉挛期开始可以注射肉毒素A,但维持时不长,需反复注射。且作用时间越来越短。当肉毒素A无效时,手术成了最佳选择。
Anderson 法是当今世界的经典手术方法,即切除眼轮匝肌、皱眉肌、降眉肌。损伤面积大,面中部几乎被“掏空”,恢复慢,有时效果不稳定。目前,国内外最新的手术方法是在大脑深部苍白球或丘脑底核植入微电极,调节电刺激频率来缓解肌张力。且不说手术风险与效果,单单20-30万费用,对一个面向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
根据我的病情,河南省直三院眼科大夫们选择了面神经分离术。这是他们治疗梅杰综合症的一种完全崭新的手术方式,不需要切除眼轮匝肌,在微创下分离切除面神经支配的最小单元,损伤小,恢复快,效果佳。为梅杰综合症治疗开创了一个新局面。手术后第二天我就展开了紧锁的眉头,睁开了时时紧闭的双眼。10年顽疾一朝除,是他们给了我新生活新希望。不然我可能还要在痛苦中挣扎多少时。
向像我一样的梅杰综合症患者朋友推荐河南省直三院眼科,愿你们早日脱离苦海,像我一样重新开始新生活。

刘现忠
刘现忠 主任医师
河南省直第三人民医院 眼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