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刘智 三甲
刘智 主任医师
北京301医院第七医学中心 骨科

桑兰与曲乐恒能恢复吗?

 

著名体操运动员桑兰在美国比赛期间意外失常的一跳,随着一道不协调身体曲线的落地,写就了一个令亿万人扼腕叹息的悲剧。一个年轻美丽矫健如飞的机体从此不得不终生与轮椅相伴。就在此后不久,当许多球迷还在为足球运动员曲乐恒在足协杯上展转腾挪,有如神助连进三球而赞叹不已,并热心期待这颗新星在绿茵场给中国足球以更大惊喜的时候,在沈阳随着一声令人揪心扯肺的撞击,一个球星瞬时在球场上消失。桑兰与曲乐恒的意外事故,使更多的人们关注起脊髓损伤这一异常残酷,而人类目前尚无有效治疗手段的伤病。尽管桑兰和曲乐恒伤后分别在美国和中国立即在脊髓损伤治疗的最佳时间内得到了最好的治疗-完美的手术和目前最新的药物,但并没有改变他(她)们成为截瘫队伍中的一员这个事实。北京301医院第七医学中心骨科刘智

在我国每年因各种事故造成的截瘫人数有多少尚无确切统计。而美国的数字表明,他们每年大概有一万名新的截瘫病人,相信中国的截瘫人数至少在其数倍之上。在那些不断拓展延伸的高速公路上,在一个个不断开工的建筑工地中,在那一座座小煤窑小金矿支离破碎、昏暗曲折的巷道内,每天都在制造着悲剧,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被脊髓损伤这只魔爪拂去了本应在阳光下闪耀跳动的活力而被按在轮椅和床板上。面对这种严峻的现实,医学目前却几乎束手无策。虽然脊柱外科复位固定手术技术近年来有了很大的改进和提高,但针对损伤脊髓本身的治疗则进展不大。

脊髓是脑的延续,如果把大脑比作人体的指挥司令部,那么脊髓就好比通信联络中枢,四肢及躯体的感觉信息通过脊髓传达给大脑,而大脑的指令又通过脊髓传达到四肢及躯体指挥相应的肌肉收缩或放松,从而发生相应的运动。就如一条电缆内有众多的电线一样,在脊髓内汇集了来自全身的各种类型的神经细胞及纤维,有感觉神经、运动神经及内脏植物神经,这些神经虽然紧密汇集在一起,却又在不同的部位有其各自独立的行径及交换传递枢纽。脊髓内部这种精密的解剖结构和微妙的生物功能是人体具备感觉和运动的基本保证。然而这些神经细胞和纤维又是十分稚嫩的,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只需很小的外力就会使其损伤,因此在人类进化的过程中脊髓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它在脊椎骨组成的椎管内走行,在椎骨的保护下,一般的外力很难使其受到损伤,只有机体在超常外力的作用下脊椎发生脱位或骨折时,脊髓才会受到损伤。脊髓损伤后其功能是否能够恢复,决定性的因素在于脊髓所受外力打击的大小,如果脊髓局部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致使生物功能全部丧失,医学上称之为全瘫。至今为止,医学对全瘫病人尚无有效的医治方法。因为要重新恢复脊髓内部精细的解剖结构并恢复其功能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由于脊椎的保护,脊髓仅受到了部分损伤或没有使脊髓立即遭到完全毁损,这时积极正确的救治就可能使脊髓功能得到最大程度的恢复。

对于急性脊髓损伤的救治来说主要有三个要点,即正确的搬运、及时的药物治疗和尽可能快的使脊髓解除压迫的手术治疗。记得十几年前北京有一位女警察在地铁站中执行公务时被地铁列车撞伤,造成脊柱脊髓损伤,当时幸亏现场有一位懂得相关急救知识的旅客给予协助搬运,使其脊髓损伤没有加重,后经治疗康复,该警察重返工作岗位。当搬运脊柱脊髓损伤患者时,应切记不可使患者躯体或颈部随意屈伸,应使患者平躺,头颈部保持中立伸直位,在没有专业运送设施时可使患者平卧与硬板平面之上搬运。

严格来讲目前药物对于脊髓损伤的疗效并不确切,甲基强的松龙(MP)冲击疗法是目前唯一被认为能够有效抑制损伤脊髓脂质过氧化反应进程、减轻脊髓继发性反应的药物治疗,但它不能改善原发性脊髓损伤的程度,且需在脊髓损伤治疗的黄金时间--伤后8小时之内应用。而就我国的现实条件,大多数脊髓损伤患者很难在最佳时间内得到救治,一是由于患者转运到达医院的时间较长,二是由于大部分基层医院甚至相当一级的医院对脊髓损伤病人的急救治疗意识不够,等患者接受专科医生检查、依次拍完X片、CT、核磁共振检查进入病房后,早已超过了用药的最佳时机。正确的治疗应该是在患者到达医院后一旦被诊断为脊髓损伤,在黄金时间内立即给予MP疗法治疗,在治疗的同时完善各种必要的辅助检查。GM-1是另一种不受损伤时间限制被推荐治疗脊髓损伤的药物,能够有效促进神经轴突的生长,但作用有限,应用过此药治疗的桑兰们仍然只能坐在轮椅上向人们展现那令人心酸的灿烂笑容。

关于脊柱脊髓损伤患者的手术治疗,以往并不列为急诊手术,现在随着脊柱外科的发展,手术技术、器械和相关的设备都有了很大发展,在条件具备的医院可对此类患者尽快开展手术。目前的临床报告显示,早期手术可使脊髓尽早解除压迫,同时使脊柱得到稳定,有利于损伤脊髓的恢复,也有利于患者的早期活动和康复,减少并发症的发生。桑兰和曲乐恒虽然脊髓损伤很严重,但能恢复到目前的状态,是与及时得到手术治疗和良好的后期康复训练分不开的。

有关中枢神经活动的研究,是生命科学中高深层次的研究,虽然医学有了很大的进步,但在异常复杂的中枢神经研究方面则进展缓慢,每一步进展都是那样艰难,每一点成绩都会令人振奋欣喜,因为这点滴的进展都更使人类接近对自身奥秘的认识。可以这样说,如果中枢神经研究没有取得更多突破性的进展,脊髓损伤的治疗就不会有大的改观。鞠躬院士曾大胆预言,再用二十年左右的时间,有关脊髓损伤的治疗问题将会有望得以解决,但愿这种美丽的预言经过科学家不懈的努力,在二十年后的某一时期能够长成一片结满丰硕果实的树林,那时已不再年轻的桑兰和曲乐恒们在吃下一颗颗神奇珍果之后能够从轮椅上站起来,重新恢复上帝曾经赋予过他们的活力。

刘智
刘智 主任医师
北京301医院第七医学中心 骨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