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李武胜
李武胜 主治医师
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勐海县西定乡卫生院 中医科

手术癖是人类之祸 (李医生/摩雅李)

人类最早最伟大的发明是刀。人最善于使刀,杀动物,自相残杀,刑场砍头、战斗集体格杀……人玩刀的本领能达到出神入化的程度。就是这么喜欢用刀的祖先们,在数千年的时间里,东西方各民族医学谁都不把刀放在突出位置上,从来不主张把刀当成主要治疗疾病的手段。然而,当人类社会发展到资本主义阶段时,一伙人持刀抢占了世界新大陆,成为殖民者;还有一伙人手持理发刀占据了传统医学,成为外科手术医。这些持刀者都是以个人为核心的自私自利的占有者,在他们眼里人只是生产者和消费者关系。在资本主义理念主宰下,刀成为治疗疾病的主要手段,刀左右了医学理论,刀左右了医学走向,从此西方医学走上“刀”的医学。由于手持理发刀的这伙人的占领,首先恶意地把医学定位在临床概念上,接着把疾病定义为器官病灶,根本改变了千年病理学理论,突出了手术刀的治疗方式,彻底改变了西方医学的救人性质,从此诞生了以“临床、病灶、手术”为显著特征的资本主义医学——即现代西方医学。人类善使刀的天分被他们发挥到极至,超声刀、激光刀、爱克斯刀、伽马刀、中子刀、质子刀、派介质刀、重离子刀,还有化学刀、生物刀、远程遥控刀、靶向药物刀……在举刀人眼里,挥刀斩杀病魔,他们是救民于苦难的大英雄,理应享受社会地位和贡品。

在两千多年前希波克拉底时代就有“刀割之术的匠人”,刀割匠人与医学医生有着同等悠久的历史,但他们从来不属于医学范畴。他们是些兼理发兼刀割的匠人,在医学眼里,这些理发匠是最底层的流浪接骨匠、疝气切除匠、摘除结石匠、拔牙匠等。他们从不接受医学训练,不入医学之流,但也决不是些善主。他们的招牌就是理发店门前旋转的红蓝条色灯柱,那就是工作象征。圆柱代表受伤者的手臂,红色表示动脉,蓝色表示静脉。如果灯在转动表明正在手术,如果灯停止转动,表明手术已经完毕。

身处西方医学意味着是知识、医疗、能力、社会地位、权力的一种特权。16世纪的欧洲在资本主义兴起之时,医学内部有两大派进行纷争,一伙是巴黎大学内科,代表传统医学势力。一伙是外科同业组织的“圣贡姆协会”,他们是些傲慢的“穿长袍的外科医师”团体。

由于双方争夺主流医学地位,斗争持续了近两百年。最后在16世纪,内科势力不由自主地拉拢理发匠作奥援,排挤圣贡姆协会,这样就正式承认了理发匠的地位,在当时称为“理发匠—外科医”。又由于16世纪发生了两场血淋淋的战争,理发匠卑微操作地位迅速得到提升。

理发匠这批人尽管受到了医学教育,但他们手中拿着刀子,不可能关心医学的其它问题。如果有谁不理解,你可以试试,只要手里拿起手术刀,你的全部心思就聚焦到刀上了。因此举起手术刀的人心里必然会想——医学的一切问题都要靠手术刀的技艺来解决。西方医学本来就有解剖的传统,当传统与理发刀相结合,理发匠很快就掌控了医学大权。事实正是如此,17世纪他们用刀子确立了“临床概念”;18世纪又用手术刀确立了“病灶概念”;19世纪又用手术刀确立了“解剖病理学”;20世纪通过一系列战争,手术地位又不断发展膨胀: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是肠道手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是胸腔手术;朝鲜战争时是血管手术;越南战争时是外伤病患的紧急运送。如今21世纪,世界各大医院手术刀子的外科都是龙头大科。可以这样说,现代西方医学的主流就是由手术刀子主宰的医学,从医学理论、医学实践、医学收费、医学发展方向……全人类都是被手术刀牵着鼻子走,信不信你自己去想。请记住!无论是理发匠,无论是理发医,或者是外科理发家……只要他们手里攥着手术刀,必然染上手术癖,什么找病因、什么治小病、什么防疾病,全都挡不住手上的癖。只要他们影响着现代西方医学,人人都无法逃避刀割之祸。看看周围吧!

19世纪后期有人劝告美国医学,不洗手、不消毒、不擦刀请不要进行手术,这样会引起病菌感染要死很多人的。手拿刀子的美国外科医生们一心想的是耍刀,想的是如何展示刀技,在手术刀下死人纯属正当死亡,那是医学特有的权利。结果在美国形成了一个“外科杀人团队”(请参考:〈仇视进步的医学势力〉及〈世界医疗改革的误区〉)。就是这个团队,培养出一个学生叫威廉·司徒华·霍尔斯特德(William Stewart Halsted 1852—1922年)的外科医生。他大半辈子吸食可卡因和打吗啡,是一个不幸中有毒瘾的人。他在1894年首先提出用“广泛性乳房切除术”方法来治疗乳腺癌。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切除术呢?手术要把包括乳房、胸大肌、胸小肌、腋窝及锁骨淋巴结,还有胸廓内动脉、静脉和所有淋巴结全部切掉。他的理论认为,切除的范围越大、越彻底患病者就会存活的时间越长。这对女性来说是一种十分残酷的手术,使人惨不忍睹,这是手术癖降临在女性身上的人为灾难。常常引起上肢肿胀,胳膊疼痛,影响睡眠,精神受到严重打击,命在旦夕。尽管如此,手持医刀的这伙人疯狂崇拜权威,当时就把这种手术推尊为“标准手术方式”,成了玩刀标准。霍尔斯特德曾经训练了17位外科总刀师,每一位又都依样训练出166位总刀师。就这样,霍尔斯特德在美国成了这种刀法的“播种机”。用一位美国外科医生的话说就是:“美国数以千计的外科专家均以身为大师的嫡传弟子为傲。”这可是一支信奉“残酷手术”的具有手术癖的“大军”啊!他们很快把这种刀癖“传销”至全世界。霍尔斯特德被美国医学界尊称为“外科之父”,也就是有众多徒子徒孙的一代刀师。这种对不起“乳妈”的极其残酷的手术,尽管没有任何疗效,但可以过刀瘾,瘾和癖使这种手术延续长达66年之久。在强烈的反对声中于1960年被迫放弃了这种“标准手术”的提法。只是“提法”。但是,“非标准手术”仍在广泛进行着。只要后继者手里也攥着刀,这种瘾和癖就永无完结。

人类使刀有瘾,但大多是加害对方,所以也只能限制在瘾的程度。使手术刀就不一样了,我给你除去病根,是天使之刀,是救治之刀,是为你好,所以刀瘾顺性加倍成癖的程度。更有,手术刀上有技艺、有经验、有名望、有地位、有职称、有收入、有红包……所以由瘾到癖,又由癖加倍成怪癖!20世纪初,美国医学手痒痒,有病用刀,没病也用刀。到处宣传,说人的扁桃腺和盲肠不仅无用反而有害,生下来就该先割掉。那一代很多人品尝了刀之爱。胃病?割;肠病?割;胆病?割……能割、不能割、该割、不该割都想尽办法刀割。连传染病的肺结核,美国外科也准备好了割肺条件,幸好抗菌素药物问世,才阻止了他们的刀癖。否则,现在教科书会写上“手术治疗是肺结核的主要治疗方法”。

如今,“女性乳房肿瘤的发病率甚高”,“乳腺癌是女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请问,这批持刀的人,脑袋里想过“病因、预防、减少”这类事吗?根本不可能去想!翻开最新的医学教科书就能明确告诉你:“乳腺癌病因尚不清楚,目前尚难提出确切的病因学预防,手术治疗是首选”。善良的人们若以为教科书上说的都是科学的真话,那未免我们太傻瓜了。手拿刀的这批人他们只关心自己手中的刀,怎样娴熟,怎样高超,至于病因一万年也不会去想。外科医生们!你们都曾用稚嫩的小手抚摸着乳房靠吸吮奶汁长大,成人后的你还存有感激之心吗?不该善待“你妈”这一器官吗?不希望天下的“你妈”平安吗?别学资本主义那套无情手术癖,癖会使你心灵扭曲变态,变的心狠、手狠、刀狠!

只有找到乳腺癌的病因阻止癌症的发生,外科医生才能对得起“他妈”,找病因难吗?病因真的很神秘吗?根本不是这样。妇女的乳房是受激素影响很大的器官,也是受生育和分泌乳汁影响很大的器官。因为对乳汁分泌和吸收的需要,淋巴系统十分丰富。病因肯定是通过血液起作用的,“致病因子”就藏在血液中。“致病因子”能引起乳腺最内层细胞的损伤,增加了修复过程。由于微循环障碍,免疫机制下降,使增生异常的变性部分不能有效清除。也可以把“致病因子”看成是细胞亢进的信号。在营养过剩、血流不畅的情况下淋巴管堵塞,导致乳腺癌进程的发生。很显然,消除“致病因子”,调整生活方式,畅通血液,畅通淋巴通道,是防止乳腺癌发生的有效方法。

你们看不到上述生理变化,这不合乎逻辑,因为所有疾病都是通过血液起作用的,这是医学的普通常识,只要不是装傻充愣美国医学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在血液中找致病因子总不会比大海捞针还难吧。部位确定后,使劲找,拼命找,不吃饭,不睡觉,对血液进行彻底大搜查,直到找到为止,这不会比登月还难吧?!比确定DNA双螺旋结构,比检测分子排序容易的多吧?!我所以要这样谈论这个问题,是想提示公众注意,美国刀子医学根本不想找病因,掩盖病因还来不及呢,哪里会去找病因?我所以这样说,是想告诉大家,美国医学研究了100多年,在病因上一无所获,不是病因神秘,而是他们根本不想找。

各位朋友!你知道100多年来美国的科学技术发生了多么大的变化吗?物理、化学、生物学,飞机、导弹、核武器,卫星、登月、计算机……进展速度之快,幅度之大,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你再看美国医学在乳腺癌上的研究,就是一个成果,在“他妈”乳房上动刀子。没有人觉得这件事很奇怪吗?依我看,这件事只是没有人管,真要设立“医学检查院”,对此事立案侦查,那些“乳房手术癖”的坏家伙们就不会逍遥法外了。我敢说,只要没人“立案侦查”(反思)他们,一万年以后的教科书仍会写上“手术治疗”。这当然是儿女们不孝,反过来说,也要怪“他妈”,养了个没良心的“孽种”!

有人不赞成把外科手术与理发匠联系起来。那我问你,你见过哪个手拿刀子的外科专家会去研究疾病病因的?“一刀在手,专心使刀”,什么小病、病因、机制、预防、健康、没病,统统不干他的事。我开刀,你给钱,别费话。不给红包,就给你留……这是潜规则。为什么会这样?你必须从历史上找根源。理发匠动刀子有几千年的历史,祖祖辈辈就是靠这把刀。到了16世纪上升为外科医生,地位变了,身份变了,他们骨子里“手艺人”的情结没有变。像木匠、瓦匠、铁匠、钟表匠一样,他们是一帮手拿刀子在人身上干活的能工巧匠。凭本事吃饭,凭手艺立业,凭手里的刀子打天下。关于什么病因,什么发病机理,那都是别人的事。乳房有肿块,只会切,只会割,只会挖……师父干这个,他们也干这个,教出来的徒弟还干这个,一代接一代都是干这个的医匠。要说有变化,刀子磨的快一点,刀子使的熟一点,下刀部位准一点。还要变化,手术范围变变而已。“他妈”胸脯是“工作台”,“他妈”乳房是“肿瘤”,这是祖传技艺,祖传的行当。只要有女人,只要有“他妈”,只要有乳腺癌肿块,这帮人就永远不会“下岗”。我这样说他们,好象是强加,看看权威外科医生他们自己怎么说:“操刀是一种乐趣”;“立见治疗效果有特殊成就感”;“对人体失序进行矫治”;“下刀、缝线、打结,鹰之眼、狮之心、妇人之巧手”;“灵巧的手艺”;“外科医师深为只有开刀所独有的魅惑所吸引”;“我由这血腥而残忍的学门中可以得到多么大的快乐。我对外科的喜爱与日俱增,有时甚至会怀疑这样的快乐是否能不断地持续下去。”若翻资料,你会看到很多内心流露。天下人若看不明白他们那点事,肯定是低智商! 有人会争辩说,他们提倡勤检查,早诊早治,还研究乳房的再生术,这些都表现了医学的善良。不,骗局,全是骗局!

眼、狮之心、妇人之巧手”;“灵巧的手艺”;“外科医师深为只有开刀所独有的魅惑所吸引”;“我由这血腥而残忍的学门中可以得到多么大的快乐。我对外科的喜爱与日俱增,有时甚至会怀疑这样的快乐是否能不断地持续下去。”若翻资料,你会看到很多内心流露。天下人若看不明白他们那点事,肯定是低智商!

有人会争辩说,他们提倡勤检查,早诊早治,还研究乳房的再生术,这些都表现了医学的善良。不,骗局,全是骗局!

资料显示,近年来,乳腺癌发病率每年递增,并且有年轻化的趋势。请问,不从微循环着手,仅从“肿瘤病灶”层次上早诊早治能减少发病率吗?不能!因为癌细胞到达集团化程度,小肿瘤小集团与大肿瘤大集团只是量上的差异,而不是质,近年来,乳腺癌发病率每年递增,并且有年轻化的趋势。请问,不从微循环着手,仅从“肿瘤病灶”层次上早诊早治能减少发病率吗?不能!因为癌细胞到达集团化程度,小肿瘤小集团与大肿瘤大集团只是量上的差异,而不是质上的差异,从质变上看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早发现。另外,肿瘤大与肿瘤小都用“杀”的概念,还是让他们过刀瘾。所以现代西方医学的早诊早治是骗局!无非是骗你早动刀!真正的早诊早治必是从乳腺癌发病病因开始着手,必是从打通淋巴管下手,那才是真关爱!但是,真关爱不挣钱哦!

说20岁以上女性每月自查一次,30岁以上女性应定期进行乳腺专科检查,这些是骗局。无非是从肿块症状着手,只要不是从病因和健康理念出发,关爱就缺乏真诚,骗局。 说治疗效果取决于确诊时间,这也是骗局,无非是选择手术刀、射线刀、化学刀“杀”的区别,都不会有好效果。

再有就是乳房再生的骗术。一方面搞精密仪器,早检查,过度检查;早手术,过度手术,这样可以切去更多女人的乳房。没有乳房的女人内心十分痛苦,对乳房再造就有巨大的需求(市场)。医学瞄准了“创新技术”,在填充皮肤下面放一个乳房状支架,从病人身上采集一些脂肪细胞和干细胞,在实验室内增加干细胞的密度,把这样的东西注入支架空腔内,腔体与手臂血管相连,在没有排斥反应的支架上,脂肪在生长,这样可以长出新乳房,甚至长出乳头和乳管。这是他们正在卖劲干的事情。比硅胶植入法隆胸高明多了。说这是有前途的乳房整形术,看起来,摸起来,更加自然。你想更性感吗?掏钱,我让你更性!只有傻蛋把这当成是高科技。

我能给你新乳房,“他妈”肯定愿意花钱,这项技术就火了。打着为妇女造福的幌子,技术成熟以后,为更大群体“他妈”“整形乳房”服务,一边是割,一边是造,这种循环就是资本主义邪恶的商机!毫无人性的商机!

自从理发匠们进入医学,资本主义医学以理发刀为特征迅速兴起,今天的西方医学实质就是这类医学的延续,但它有个美丽的名称叫——现代西方医学。

站在高颠,纵观医学,人类社会医学发展历史是这样一个特点:过去是自然医学的智慧,极少用刀;未来是理性医学的智慧,几乎不用刀;只有资本主义医学的黑心智慧,是刀主宰的理论,是刀主宰的治疗,刀之癖是祸害全人类的黑暗医学。人类应当尽快翻过这一页,抛弃资本主义的刀医学,迈向理性的健康医学。

liwusheng134285.haodf.com

本文选自邹纪平《反思西方医学》

暂无

13608783128

暂无

云南勐海13608783128

暂无

云南勐海13608783128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李武胜
李武胜 主治医师
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勐海县西定乡卫生院 中医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