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李小莎 三甲
李小莎 副主任医师
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 皮肤科

脓疱型银屑病的治疗 医案

文XX,女,27岁 初诊:2009年9月1日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皮肤科李小莎

主诉:全身泛发鳞屑性红斑,脓疤,伴发烧,反复16年,再发10天。

病史:患者诉11岁开始,一场感冒发烧后,皮肤出现小脓疱,在地方医院为确诊,后转至湘雅二医院诊治,确诊为“脓疱型银屑病”,治疗疗效不佳,高烧不退,遂介绍到我院找欧阳恒教授诊治,通过中医药治疗,病情痊愈,几年未发。5年前因怀孕,病情再发,曾在我院住院治疗,顺利生下一女儿,但每年有局限性发作,每次发病都找欧老师开中药,病情都能控制。此次于10天前再发,自认为有蔓延趋势,遂入院。入院时症见:全身散在密集鳞屑性红斑,脓疱,以四肢和腹部为主,伴瘙痒,疼痛,低热,口苦口干,纳差神疲,夜寐尚安,二便调。

专科见:腹部、四肢伸则、头皮散在密集成片的红斑,丘疹,鳞屑,脓糊,部分脓疱破溃后形成肉红面,薄膜现象(+)指趾甲可见顶针样损害,舌质红,苔黄,脉弦细。

诊断:脓疱型银屑病

辨证:热毒伤阴

治法:清热解毒、养阴生津

方药:竹黄汤加减

竹叶 15g         石膏 30g 先煎      麦冬 15g         玉竹参 20g

淮山 15g         甘草 10g         生地 15g         桑白皮 15g

地骨皮15g       连肉 15g         女贞子 30g        五味子 10g

       X7副,水煎服,日一剂。

二诊:2009年9月8日

服上方7副,患者热退,部分脓糊,脓痂消退,仍神疲乏力,纳差,夜寐不安,余可。治疗原则不变,在原方基础上加改玉竹参为西洋参、连肉为淮山,石膏减半。

西洋参 10g        竹叶 15g        石膏 15g          麦冬 15g

桑白皮 15g        地骨皮 15g      夜交藤 15g        黄芩 10g

白术 10g          淮山 15g        甘草 6g           五味子 10g

X 7副,水煎服,日一剂。

三诊:2009年9月16日

服上方7副,患者病情明显缓解,皮疹大部分消退,纳食正常,精神好转,偶有新发小脓点,原方加黄连解毒汤加减。

西洋参 10g         竹叶 15g        石膏 15g          麦冬 15g

淮山 15g           川连 3g         山栀 10g          黄芩 10g

黄柏 10g           女贞子 15g      五味子 6g      

四诊: 2009年9月22日

经过治疗,患者皮疹基本消退,无发热、精神好,纳食正常,二便调。欧老师改用知柏地黄汤善后调理。

西洋参 10g        麦冬 15g        石膏 15g          竹叶 15g

川连 3g           山栀 10g        黄芩 10g          黄柏 15g

知母 12g          丹皮 6g         泽泻 10g          茯苓 10g

淮山 15g          枣皮 10g        熟地 15g

【按语】脓疱型银屑病银屑病中一种少见类型,病程慢性周期性反复发作,对一般治疗效应不佳,欧老师利用中医辨证施治的优势,在治疗本病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且疗效显著。本病病程较长,反复的发热、红斑、脓疱、脱屑必定造成阴血耗伤,所以无论静止期和退行期都要固护阴液,“留得一分阴液,便多一分生机”。该病例皮损表现以热毒、湿毒,湿热之毒郁滞、薰蒸肌肤为特征,毒是病程中的主要矛盾。因此,危笃期的泻火解毒,或缓解期的佐解毒泻心,或康复期的适加凉血解毒之品,自始至终贯穿着解毒疗法。解毒以祛邪养正,毒尽去方能达病却。解毒治疗,在该类型病种上占有很重要地位。以清热解毒、益气养胃之法贯彻治疗的全过程,一切伤阴耗液的药物,都必须慎用或忌用,并分阶段进行内外合治。外擦湿润烧伤膏,内外合治,可获痊愈。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李小莎
李小莎 副主任医师
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 皮肤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