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李小勇
李小勇 主任医师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 神经外科

丁香园微访谈:脑脊液与颅内感染间关系(2)

李小勇教授   : 据我所了解,我们很多外院转来的很多患者,都描述过曾经的根据文献或教科书中脑脊液化验指标的参考进行二次以上手术仍然还是失败的经历 ,说明目前普遍采用脑脊液检验标准还是不可靠的。我已经回答这个问题好几次了:脑脊液越接近正常且正常的持续时间或天数越长,之后分流术的成功越高,没有绝对的的指标参考。最近我们接收了一位开颅磨除蝶骨平台后切除颅咽管瘤后反复颅内感染的病例,几次脑脊液达到了正常指标长达一个月以上时间,仍然发生了分流术失败的现象,最后发现是复位颅骨瓣变成死骨且周围形成脓肿以及颅内填塞骨蜡和生物胶所致。

water21  :向@李小勇教授 提问:老师您好。朋友一个病例,是隐球菌脑膜炎的病人,给予国产两性霉素B脂质体,但是给药后病人出现血尿,于是就没有继续加量,但是病情有进展,考虑控制不佳。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联合氟康唑或者氟胞嘧啶还是继续加量先治疗隐球菌的感染?另外鞘内AMB可否,鞘内AMB脂质体可否?谢谢

李小勇教授   : 我们摸索了一段时间,如果确实是药物引起的并发症,可以考虑换药,如果药敏显示只能是两性霉素B,您可以从更小的小剂量开始,逐渐增量,我们有过这方面的病例。千万不要过急,一定要从很低的剂量开始,一定要按说明书缓慢增量,否则会引起更多和更难以处理的难题。另外有些经验请你参考一下:一般单纯的真菌性颅内感染,在多数情况下并不引起显著的体温升高,一旦有体温的异常升高,应该考虑至少合并细菌的感染。国外对于鞘内给药减小的报道很多,但我经验指出:鞘内注射抗真菌药物是无效的(仅是我个人的经验)。

  • htzhang1987  :向@李小勇教授 提问:老师您好。根据我们的经验,行侧脑室穿刺只管引流术后,软通道组并发感染的机会明显大于硬通道组。我想问一下您对这两种通道并发感染的机会怎么看,原因是什么?

李小勇教授   : 根据我们患者的经历,以及治疗原理,可以说这两种方法之间的差异不会很大,如果仅仅是统计学上的差异,我认为也是没有实际临床意义的,因为两种方法其实是一种方法。我们每年接收很多软管引流和分流性感染的病人,也包括硬管引流的病人。我只能说这两种方法都不是好的方法,他们之间进行比较也就没有意义了,因为这样的区别会给人以假象或形成错误的认识,等于说“软通道引流不会引起颅内感染”。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李小勇
李小勇 主任医师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 神经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