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李醒亚 三甲
李醒亚 主任医师
郑大一附院 肿瘤科

转基因玉米害了老鼠?

日前,法国“科研人员”在《食品与化学制剂毒理学》杂志的网站上发表了一篇论文,名为《农达除草剂与抗农达基因修饰玉米的长期毒性》。这篇论文中的研究使用了200只大鼠,持续了两年时间,得出的结论是:孟山都公司出品的NK603抗农达转基因玉米和农达除草剂对实验室大鼠有明显的致癌效果,被喂食的大鼠将患上乳腺肿瘤并过早死亡!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肿瘤科李醒亚

由此,“法国科学家揭秘转基因玉米致癌,我们还能吃什么”之类的信息,已经在互联网世界尤其在中国引发爆炸式反应,各种基于这个“科学结论”的反思和评论一时间在微博风行。那么,事实果真若此?

法国人的这项研究的确也引发了国际科学界的关注,其原因有二。一是研究对照组所用的农药“农达”都已经使用了四十余年,美国环保署(EPA)将其毒性归为3级,是公认的低毒除草剂,对其毒性和安全性本无进一步科学研究的价值。

二是研究实验组所用的NK603转基因玉米已经在至少16个国家种植或食用,如美国自2000年就开始种植和食用,加拿大是2001年,中国是2005年开始在食品和饲料中使用NK603转基因玉米,这些玉米及其制成品已经被不计其数的人类和动物食用过。

难怪澳大利亚植物功能基因组学研究中心的Mark Tester教授说:“跃入我脑海里的第一件事是,很早就有在转基因食品进入食物链的国家中进行的大量流行病学研究,这些研究为什么未曾发现问题?如果真有这样的严重影响,如果这项研究确实与人类密切相关,为什么北美洲人没有纷纷倒下?而如果效果真的像论文中这么大,为什么之前一百多项同行评审的研究都没有注意到任何迹象?”

2012年美国种植的玉米中有88%是转基因玉米,其中15%是抗虫转基因玉米,21%是抗除草剂转基因玉米,52%是抗虫兼抗除草剂转基因玉米。美国是最早批准和使用NK603转基因玉米的国家,如果这种玉米真有致癌效果,美国科研人员早就应该发现了,如果没有发现,那普通美国人岂不会纷纷中招,美国妇女乳腺癌发病率会大规模上升,还轮得着法国人来发表意见吗?

于是争论的焦点很快就回归到了试验上来,而这项试验所存在的诸多重大问题也被科学共同体一一揭示。一个关键问题是,这项试验中使用的Sprague Dawley(简称SD)大鼠几乎总会患上乳腺肿瘤,无论吃哪种高营养的食物,长期摄入热量越高发病率可能越高,而其它种类大鼠没有这种情况。

而且,SD大鼠生存2年就已经进入相当于人类的老年期,自发肿瘤概率大幅上升,所以无论基于科学考虑还是人道考虑,对SD大鼠进行完整生命周期的食品安全性研究都是不必要的,对于理解和预测人类健康的影响并无帮助。此前利用SD大鼠进行的试验周期多为90天。

在试验中,无论是吃非转基因玉米的,吃转基因玉米的,还是直接喝农药的老鼠,都患上了肿瘤,这种情况意味着原因更大可能在于实验用的大鼠本身,否则只能从大鼠吃什么都致癌得出荒唐的结论:大鼠吃的任何东西都有致癌性。

同样是在《食品与化学制剂毒理学》网站中刊登的论文,中国学者(来自中国农业大学和农业部)此前也做了和法国研究者近似的试验,即使用抗农达转基因玉米喂食SD大鼠,经过90天的试验,中国学者得出的结论是安全无毒。

法国人的实验有一个搞笑发现:食用转基因玉米最多的大鼠,死亡率反而比食用少的组低,有人调侃说:根据这个试验结果,“转基因玉米吃越多越长寿”。

此试验中的“瑕疵”实在过多,用剑桥大学David Spiegelhalter教授的话说就是“我认为,方法、统计及结果报告都低于我对于严谨试验的期待标准——老实说我很吃惊它竟然被接受发表”。

作为长期的“反转控”,本论文第一作者、法国卡昂大学的Gilles-Eric Séralini可谓是环保界和反转界的名流。他也是资助本次试验的CRIIGEN(基因工程研究与独立信息委员会)的创始人和科学委员会主席。

如果查阅Séralini的学术履历,就知道其有前科——他曾在2007年和2009年两次对孟山都公司的实验数据进行重新统计分析,得出转基因玉米有害的结论,然而两次都遭到监管机构和同行科学家的激烈批评,认定他的分析方式是不合适的、未被同行接纳的,因此结果无效。

欧盟食品安全局和澳大利亚新西兰食品标准局等权威机构亦多次否定他的结论。而CRIIGEN曾经出品的“转基因玉米害了老鼠”报告,亦被多国联合专家组和法国生物技术委员会否定。

有趣的是,Séralini在2012年2月曾联手绿色和平去澳大利亚宣讲(绿色和平长期赞助支持CRIIGEN),据说“场场爆满”,有70-150人到场助阵。如果Séralini知道他的论文在遥远的东方有成千上万倍的关注者,心里一定会后悔吧:去澳大利亚干什么呀?

【点评者说】普通人对转基因的安全性有疑惑当然可以理解,要解惑,一是听专业人士怎么说,二是自己去美国FDA、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网站去查阅相关介绍,心里的疙瘩很容易解开。但是,科学家们自己首先要严谨。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李醒亚
李醒亚 主任医师
郑大一附院 肿瘤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