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李在村 三甲
李在村 主任医师
北京佑安医院 性病艾滋病临床诊疗中心

也说恐艾

2002年的有一段时间,我在医院的性病防治所(现在的性病艾滋病临床诊疗中心皮肤感染门诊)上班。日常工作内容之一就是免费性病艾滋病咨询热线值班。我们医院的艾滋病诊疗水平应该算是全国一流的了,咨询者本应该通过这个热线电话获得非常有帮助的性病艾滋病知识。可是,我接的电话中99.999%都是类似如下内容:大夫,我高危行为多少多少天了,检测HIV抗体阴性,能排除了吗?如果我给予肯定的答复,对方肯定会说:可是我怎么嗓子还疼呢?要不就是颌下有一个淋巴结什么的。这样的电话他(她)可以反复打过来,在不同的时间,找不同的值班者咨询,一般又一遍。可问题在于,即便是每一个值班者都给他(她)排除了,他(她)还是不信,整天生活在焦虑恐惧之中,仿佛地球末日即将来临。也许比地球末日来临还要可怕。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性病艾滋病临床诊疗中心李在村

恐惧之心人皆有之。在海明威的小说里,那个感冒体温102华氏度的孩子自以为是摄氏102度,吓得要死。对艾滋病的恐惧,也是正常的。虽然艾滋病不是不治之症,但终究还是暂时没有根治之法。可是,没有得病就去“恐”,未免就太过了。

有一次高危行为,感染的概率到底多大?我不想再花时间谈这个问题了。地坛医院的吴焱大夫提出了一个感染概率公式,我认为还是颇有道理的,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访问以下网页:https://wuyan.54doctor.net/user1/393/archives/2007/10661.html

可问题在于,有人会说了:概率再低管什么用?发生在我身上就是100%!这其实是一个统计学的问题,您可以找统计学的书看一下。

还是说一说所谓的症状吧。有的人说了:我6个月检测阴性,我确实信了没有感染,可是你怎么解释我的症状呢?

感染HIV后,有40~90%的人会出现急性期症状。急性期症状都有哪些呢?以下数字来自美国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出版的“2007 Medical Management of HIV Infection”的有关部分:急性期各种症状体征所占的百分比:发热95%、淋巴结肿大74%咽炎70%、皮疹70%、肌肉痛54%、腹泻37%、头痛32%、恶心呕吐27%、肝脾肿大14%、体重下降13%、鹅口疮12%、神经系统症状(无菌性脑膜炎、脑膜脑炎、周围神经炎、面瘫、古兰-巴雷综合征等)12%。同样根据该书,感染HIV23周左右出现症状,持续23周症状就消失了。人吃五谷杂粮,难免会出现发热、嗓子痛、皮疹、淋巴结肿大等等这样那样的症状,但并不说明一定是艾滋病。

另外一个问题是抗体检测“窗口期“。从感染HIV到体内产生足够被检测出来的抗体,这段时间到底多长?还是看看数字吧,来自欧洲出版的HIV Medicine 2007(参见www.hivmedicine.com):应用现有抗检测方法80%的病例在感染6周后、几乎100%的病例在感染后12周、罕见病例在感染后6个月检测出。可能有的人立刻盯住了“罕见”这一条,认为自己就是属于“罕见”之类。其实这又何必呢!“罕见”的事情你我都难碰得到,就象买彩票。不否认你我都有被500万砸中的机会,但是这个机会实属“罕见”。当然,有些情况下抗体产生是晚一些,譬如同时感染了丙肝病毒,可能HIV抗体会在6个月后才被检测到。

“恐艾”不单纯是个专业知识问题,它其实更是个精神心理问题。如果你因此寝食难安,如果你因此坐卧不宁,如果你因此认为这个世界已不值得留恋,你最好赶快去看一下心理医生、精神医生。你需要心理疏导,你需要一些药物治疗。而我,很是遗憾,专业知识的讲解已不会对你起什么作用了。

还是那句话,恐惧本身并不可怕,这个世界上值得人类恐惧的事情还少吗?我本人就天天生活在恐惧之中。恐惧会在某一天早晨醒来后看不见这个美丽的世界,看不见我最亲爱的人;恐惧我年迈的母亲可能会罹患某种疾病离我而去,恐惧出门上班时忘了锁门,甚至恐惧在我出差的时候家里会水管爆裂水漫金山。可是,我知道恐惧不是生活的全部内容,我不能让这些未知的事件影响我的生活。我仍然认真地过好每一天,我仍然会在千里之外的他乡突然想家,我仍然会在每天的落日时分期待明天的朝霞。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李在村
李在村 主任医师
北京佑安医院 性病艾滋病临床诊疗中心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