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搜索
楼美清 三甲
楼美清 主任医师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神经外科

巨大垂体瘤的内镜微创手术--一位患者家属的求医历程

巨大垂体腺瘤的内镜微创手术
     --一位患者家属的求医历程自述

      父亲出院已经快两个星期了,目前状态稳定,全家万分感谢楼医生及薛医生,崔医生,高超的医术,崇高的医德,给我爸带来的重生及给我的家庭扫除阴霾。今天终于腾出时间来与其他病友分享求医过程,希望能为正迷茫求医,被忽悠,被误诊的病友一个鲜活的参考。 父亲因总是头晕,萎靡,视力视野都日渐下降。国庆前后在**医院初诊为巨大垂体5.7cm(后确诊6.2cm最大直径),全家如晴天霹雳。怀着忐忑的心情,打听到本市H医院,L专家是该病的权威,听从了朋友的建议,在挂该专家特需以前,先去查了增强核磁共振及内分泌全套,10月底终于等L专家回国来,为了挂上他的号,早上5点就去院外排队,再在里面排了三次队(无人指示,排错2次队),终于在8点多花158元挂上了号,可是就诊却在下午,所以,老人家还得回去,下午再来。望着老爸重病而沉重的身躯,压抑的精神,心都碎了,好在能挂到专家,希望全在专家身上。人点背喝水都塞牙,停在医院附近的车刚被交警拖走了。破财消灾,没什么,我自我安慰。 悲剧的是下午又从1点多排到4点多,终于见到L专家,该专家除跟他助手用上海话说了几句,只跟我爷俩说了2句话。“血压高吗?" "老先生出去,儿子一旁跟我的助手谈谈”助手告知该病L专家建议最好别治了,无法做微创,必须开颅,瘤体太大,必须先挖一部分脑子,这样九死一生,非死即残。我瞬间绝望了,仿佛老爸被判了死刑,崩溃在医院,脑子一片空白。等我出来见到老爸的时候,我结巴的不知怎么跟老爸说。老爸本身就多疑:是不是癌症?有啥话还不能当我面讲。 我只能装作镇定,举重若轻的说:医生说风险很大,要我们考虑好了再来。 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在外地,我在做进一步决定前,必须征得姐姐及姑姑们的意见。情况比预想的糟糕,大家互相安慰鼓劲,但是谈着谈着都谈到后事该怎么办的问题。 第二天,我仍然没有放弃,我又找到一个医生朋友,他说实在没招建议我去找放射科射波中心去看看,射波中心教授倒是还有把握的样子,但是前提是先去做普通放疗,然后做射波,但得全自费,一个疗程就得5-6万。该方案又给我们全家新的希望,于是,准备放疗。后来几天经历了好几个医院几个医生对放疗效果的不同意见而几起几落,心情无比忐忑。剪断截说,最后好容易又找到H分院准备放疗,可是,住了2个星期,每天除了挂瓶水,做若干CT核磁共振外,最后,准备放疗的时候,主治医生W教授又犹豫,一再劝我们不要放疗,没有用,我们又凌乱了。老姐有些激动,请了几个星期假在医院陪着,最后又说做不了了。看到医生语重声长的劝我们,放疗很伤人,目前还不是去博弈的时候,已经11月下旬了,春节后再来。于是,我们听从了医生的劝告。老爸周四出的院,全家再次笼罩在绝望阴影之中,准备安排老爸和老姐回老家去。 周四的上班,心猿意马,于是上网再次搜索巨大垂体瘤,结果看到了有推荐第十人民医院楼美清教授,用笔记下,并且想再查查中医院有什么专家。晚上,把楼医生的评价跟老姐说,让老姐第二天上午(周五)去找楼医生。 大家都抱着试试看得心态,姐姐找到神外科,巧的是遇到楼医生正好过来(平常忙手术经常不在),他们看了老爸的片子后,很肯定的说,做特大垂体瘤是我们的长项x。因为有事让薛大夫继续解释病情,并且提出他们的建议治疗方案和预期效果,并且给姐讲这种治疗的一些病人的情况和效果。一番有理有据的解释,老姐的希望又一次激活并兴奋的告诉我情况,我几乎不敢相信。但考虑网上的评价,老爸一副绝望的样子要回去,决心试一试,晚上又给薛医生打了个电话,终于更坚定了。周末,薛医生就安排的病床,让我们周一就把人送过来。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周一住院,开始必要的检查,因为本周那边有全国研讨会,手术比预想晚几天,我们也理解。最后,老爸手术安排在入院第七天,周日加班来做,我不得不感谢医院的敬业。后来得知老爸的病例被做为案例在研讨会最后现场直播,楼医生亲自主刀,其他专家在会议室看直播。 从头至尾,没有把该病说得多可怕,周日我们周边的亲属都早早来了,心里也没多大把握,互相鼓劲。7点多推进去,下午2点,楼医生过来说,手术很顺利,病人马上出来,说完就回到手术室,我第一次看到楼医生,果然专业,淡定。我甚至都没来得及多说一句感谢的话。瘤子因为拐弯和粘连不能完全切除,但是达到预期的90%。不知道说什么好,在医院经历了重症监护,漫长的反复期,康复期,克服了出血,尿崩,血压高200多,终于在手术后第九天生命体征平稳,获准出院。我提出要给神外的大夫们送锦旗,他们也婉言拒绝。涕零在当今世界还有如此医术医德的年轻医生们,他们不遗余力的救死扶伤,听病友说有的手术,他们要做11个小时!!(我也听说其他医院的有的大夫会因为怕手术负责,风险大就不给治疗) 纵观整个求医过程,老爸是不幸的,因为这罕见的疾病,并且几番被挫,同时老爸也是幸运的,因为终于遇到了楼医生,薛医生,崔医生年轻有为的大夫。再次跪谢! 给有类似病友,强烈推荐,如有类似疾病,千万别放弃,去找第十人民医院神外科楼大夫。另外,我后来才知道中央十套播过《墓碑上的重生》就是讲的另外一个病例。如有病友,需要与我交流的可以留言。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神经外科楼美清
--罗某某家属

患者: 罗某某,   家属联系邮箱:qfluo2004@hotmail.com

友情提示:内镜和导航辅助下巨大垂体腺瘤经鼻微创切除是将来发展的趋势,我们在2011年成功救治了直径6cm的巨大垂体瘤唐某患者,术前患者已双目失明、昏迷,我们通过这一技术将肿瘤全部切除,2月后唐某已重返工作岗位。具体细节请在网上查看CCTV-10科技之光《失明,死亡的催命符》。

pdf_link
楼美清
楼美清 主任医师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神经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