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小年医生的文章
导航
按医院找医生 按疾病找医生
首页 疾病知识 下载客户端

罗小年医生未开通在线咨询服务

马上提问,医助帮我找医生 查看并咨询更多同科室医生

罗小年 主任医师 北京国奥心理医院 精神科

如何利用互联网进行精神科咨询

罗小年 主任医师 北京国奥心理医院 精神科
发表于2017-12-20
人已读

互联网时代是个很便利的时代,使我们很多人能够跨越时空交流,特别是跨越任何地理距离进行交流。现在创立的精神科的网络咨询,我一直在使用“罗小年好大夫”为患者朋友们服务。我在“罗小年好大夫网站“上已经接待了一万一千多个患者或家属,我想从一个供给侧、供给端来向大家谈谈怎么利用互联网对医生进行咨询。北京国奥心理医院精神科罗小年

也许大家会说这个问题很简单,大人大事的,问个话还不会问吗?这里面还真有很多学问,因为我觉得大多数人,百分之八九十的人不太会用互联网来进行咨询,他们有很多地方搞不清楚。“搞不清楚“这个事情我后面再说,我先说两个”搞得比较清楚“的。有一个患者他把他的病情写得非常清楚,而且很简练。我觉得这个病情很有意思,也很特殊。然后我就把这个病情复制粘贴发给了我的好朋友、师弟苗国栋教授。我们进行会诊,苗教授很快就给出了一个诊断意见。我看了他的意见之后,同意他的意见,然后我回复病人时把这个事说了。让我病人非常高兴,因为他在得到我的结论时,不是一个一般的结论,而是一个会诊的结论。我告诉他,我和苗教授的意见是一致的。这个案例我觉得主要就是提问者很认真,他把自己的事情很认真地写了。还有另外一个案例,也是让我很有感触,这个案例是女孩为她妈妈咨询。他把妈妈的病史写得非常详细、非常清楚,而且她妈妈曾经做过很多治疗没有效果。我看了她这个咨询材料,我很感动。首先感动的就是这个女儿很有孝心,第二就是不但有孝心而且她很认真地来咨询。她的咨询我看明白之后,就对她直接提出了一个治疗意见。之后过了很长时间,她又在咨询平台上给我留言了,她说我妈妈说到底是北京的专家,真不错,别人看了几年都没看好的病,根据他意见吃药就好了,我以后到北京要给他磕个头。我看到这个非常欣慰,我就跟她回说,磕头是对已经去世的人行的大礼,我现在的条件不成熟,磕头的事以后再说吧(此处应该有掌声)。

刚才说的这两个咨询的案例都是很成功的,主要是他们把事情说清楚了。那么就有人会问,那个说清楚事情还不容易吗?在网络上咨询,有些事情不是那么容易的。比方有很多人是帮家属在咨询。帮家属咨询,他也不告诉我他自己是谁,他用病人本人的口气来说话。我怎么知道这不是病人本人呢!我就觉得这个病人的病情虽然很重,但是他有这样的认识确实很不错,有这样的认知,他现在病情应该是好了很多,我就说他现在应该很好。咨询的那一方就不同意了,她就说我是她妈妈。天呐,你是她妈妈一开始为什么要冒充病人的口吻说话呢,你直接说我是妈妈咨询不就完了吗!很多咨询者家属冒用患者本人来咨询,他事先不打招呼。你不说清楚我能搞清楚吗?还有很多人,他们说话的时候不注意,这个不注意也会使医生产生很多疑惑,甚至做出一个错误的判断。比方说不久前我就接受这样一个患者家属问的情况。首先我问,现在吃药以后有些什么不好。那边回答说,目前只有头晕、犯困。我一看就觉得很奇怪了:“只有”,那就是别的都没有。我问的是副作用,但是我并不了解疗效,他说只有的话,肯定是排除了疗效,就只有头晕、犯困。看了这个回答我说,那这样吧,既然只有头晕犯困,这个药只有副作用没有疗效那么咱们把这个药停了吧,他马上又说他有什么治疗作用,而且情绪明显好转。他话没说清楚,误导了我。在网络咨询的时候,因为我们没有其他的信息,所以病家说的每句话,我们都要好好地琢磨,而且要反复地琢磨。比如刚才这个病家说的“只有“这个词,在我这里分量就很重了,我就把所有事情都排除出去了,把好的都排除出去了,因为他只有坏的。所以病家在说话的时候,应该很注意自己的用词。然后还有一点,就是每一次最好把前面的情况再复述一遍,比如他最近吃什么药、他是一个什么样的问题、吃药以后有什么好的还有什么不好的,详细地说清楚。

有时候还需要把病人的一般情况说清楚,比方说他多大年龄。我后来干脆就不问你多大年龄了,直接说出生年月吧,我再给你算一下。你要说清楚他的年龄、他的经历,比如说他受教育的情况、现在的工作情况、他的婚姻情况、他的家庭生活情况、他的经济情况。他原来的脾气是什么样的,最基本的情况,让医生有个了解。了解病人情况对医生作判断非常重要。但很多人觉得这个事情不需要说那么多,只需要按我说的这一些来看病,你就只管看病就行了。精神科是在兽医里面没有对应临床科室的一个独特的科室,就是人类才有精神科。只要和人有关系的事情,精神科医生都应该了解。你让我了解得越少,那我做出误判的可能性就越大;你让我了解的情况越多,那么作出正确判断就越有可能。所以我希望做精神科咨询,应该有这么一些基本的理念。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很多人搞不清楚临床咨询和医学咨询。现在很多人在网上向我提出医学咨询的问题,我觉得医学咨询问题应该是医学生问的问题,而不是家属问的问题。比方说,有人会问我们精神分裂症的治疗,第一次发作治疗疗程应该多久,这个书上都有。我们现在在咨询,你面对的是一个具体的病人,比如你家有个人得了精神分裂症,现在治疗我一定要根据他的情况量身裁定衣裳,你不是说精神分裂症要怎么样。精神分裂症其实是一个很大的帽子,这里面每个病人的情况都不一样的,一定要量身定做,就跟裁缝做衣服一样的。我们不能一到商场,就说我们家有个爷们儿,我老公,我要买套男人衣服。售货员一定会问:你老公是胖还是瘦,是高还是矮,他喜欢什么颜色和款式?我以为,只说病名就要求医生意见,如同只说买男装就买衣服一样,都是不合适的。这些都很个性化的问题,他用一个笼统的东西来提出来。笼统提出来的话,是医学生应该掌握的事情,不是我们家属应该直接掌握的事情。其实也用不着掌握,在网上你自己一查就可查到,比任何医生说得还权威,它是权威机构发布的。但是这个有没有用呢?用这个能治病吗?不可以的,我们一定要根据具体的情况来把这个事情搞清楚。然后具体情况怎么说清楚,也是个很说清楚的事情。这就像破案一样,每个案件侦破肯定都是找到了不同的线索,然后一下给破了。我在门诊,最快只有半分钟就得到明确、正确的诊断,在网络咨询中也有这样情况(例如前面说的那个要磕头病例)。我在咨询过程中能不能找到诊断线索,很重要是看你提供的线索够不够。

有时候病人提供线索够了,我的水平不够,我没看出来,这是我的问题。但是大部分情况,可能是病家没把信息提供够;没提供够,我这边就得不到答案。我应该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就是每次咨询我的答案都是根据你们提供的信息得出来的。在信息不足的情况下,我就不好做出答案。那么我还会不停地反问一些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搞清楚了,才能做出答案。这个就像一个数学题一样,你的题不清楚,就没法解。你只告诉距离,也没告诉时间和速度,这个题怎么解啊。把事情说清楚,让医生在了解清楚之后再提出意见,这是很重要的一环。我们往往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在生活中很多人是这样的,我脑子里想了,123456都清楚,然后我大概说了,只说了123,可是456没说。可能听的人就搞不清楚了,因为他不像你一样了解那么清楚。所以你把咨询材料写了之后,你要自己看一看,哪些东西没讲清楚的一定要讲清楚。更不要说文字表述了,文字常出现一些语言上容易误解的情况。那样医生也会糊涂,一糊涂就不能给出好的咨询意见。

精神科诊断目前不依靠仪器(我已经在焦点访谈节目里说过),主要依靠病史、患者症状和疾病严重程度。精神科诊断有标准、治疗有指南,诊断与治疗不是任意的。不同医生对诊断标准和治疗指南的掌握和理解不一样、临床经验不一样,对患者个体处理的意见就可能有很大差异。寻求恰当的意见是咨客的基本诉求,要求得到详细、准确、全面的信息,是得出恰当意见的前提,这是咨客应尽的任务。

我把在咨询中遇到这些问题,给大家说了一下。希望大家来咨询的时候,一定做临床咨询、做医疗咨询,不要做医学咨询。我不负责在“好大夫“网站上做医学质询这方面的工作。非常希望大家聆听或看了我写的东西之后,能够在这方面有改进,得到更好的远程咨询服务。祝福大家。

本文系罗小年医生授权好大夫在线(m.haodf.com/touch)发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送上暖心

支持医生写出更多好文章

写评论

更多文章

精神分裂症 的相关咨询
精神分裂症 的相关疾病
手机版 | 普通版| 电脑版 |网站地图 |问答知识
© 2016 好大夫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