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结构性与功能性治疗相结合的现代医学新理念

吕安林 主任医师 西京医院 心脏内科
2009-06-16 2046人已读
吕安林 主任医师
西京医院

吕安林

1第四军医大学 西京医院心血管内科,陕西西安 710032空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心脏内科吕安林

 

中图分类号:R541.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摘要结构性和功能性治疗是医学治疗的主要组成部分,两者相互依存、相互影响,只有很好的结合在一起才能取得理想的医学治疗效果。在临床实践和教学活动中往往过分的强调某一方面而忽视了另一方面的作用,因此患者虽然经过积极治疗但仍取得不了优良的疗效,所以改革医学治疗模式和教育模式是非常必要的。

【关键词】

 

The combination of constitutive and functional treatment is a new concept of modern medicine

LV An-linZHANG JingLI Fei, DU Juan-juan, ZHAO Xiao-mei, WANG Hai-chang

 (Department of Cardiology, Xijing Hospital, Fourth Military Medical University, Xi’an, Shaanxi 710032, China)

 

AbstractConstitutive and functional treatment is the main component of medicine. These two parts affect each other. The combination with two parts will get good medical effect. During the clinic work and education we often emphasis this part excessively, but ignore the action of that part. Although many patients were treated enough, but the effect of treatment was not good.  Therefore the reform of medical treatment and educating mode is very important.

keywordsConstitutive treatment; Functional treatment; New concept

 

治疗是医学研究的根本和最终目的,它经历了几千年的发展历史[1,2]。从最初的自然药物外用和内服到今天的药物化学合成,从简单的外伤包扎到今日的多器官联合异体移植,从简单的外科切开、切除包块治疗到当今的微创治疗,从简单的病理生理治疗到目前的分子生物学基因治疗,每前进一步都渗透着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的努力。由于历史发展和医生个体能力极限及医学科学发展需要的原因,医学已经逐渐细分成多门学科,这种发展促进了医学科学的极大发展,显著提高了医学的治疗水准。治疗学的进步离不开基础医学的发展和认知水平的逐渐提高及认知层次的加深,随着疾病认知宏观和微观科学的发展与提高,人类治疗和祛除疾病的效果必将越来越优异,这一切的发展与进步是医学治疗学提高认知层次的必然结果,也符合医学发展的实际。医学发展到目前的水准,如何进一步提高疗效已经成为现代医学的研究重点之一。

 

1、 结构性治疗

结构性治疗是对造成疾病的异常病理解剖组织的恢复性治疗,可以是侵入性的、也可以是非侵入性的[3]。结构性治疗经历了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据史书记载[1],二千多年前的我国著名中医华佗先生就先期开展了战伤的外科救护治疗,随着他医术研究的提高又进一步出现了开颅取瘤的治疗思路,这一记载说明结构性治疗早在二千多年前就已经造福于人类。西方医学结构性治疗的起源要远远落后于中医,只有几百年的历史,但西医结构性治疗的发展速度和程度却显著高于中医。分析其原因除了体制的原因外,还与文化背景和医学研究模式有关。现代医学已经研究证明中医和西医的发展模式各有优势,两者的紧密结合有助于医学的进一步发展和提高。结构性治疗是治疗疾病的基础与根本,但它只是为人体或脏器组织功能的康复创造了条件,并不代表解剖结构的恢复就一定能产生人体、脏器和组织功能的康复。相反,解剖结构的异常也并不一定产生生理功能的异常,这主要与解剖异常的程度、时间和机体代偿能力大小有关。疾病解剖结构性异常和功能异常往往是互动、恶性循环的结果,如果不进行合理治疗就会产生严重后果。由此可以看出,结构性治疗是医学治疗的基础,为功能性治疗和恢复创造了必要的前提,也是达到理想治愈根本。

结构性治疗从简单的皮肤外伤包扎愈合到当今世界的多脏器切除移植术,形式多种多样,但都有一个主要目的那就是尽量恢复受损的生理解剖结构,为脏器和组织功能的恢复奠定基础。作为医生如果只片面强调结构性治疗的重要性,而忽视了功能性治疗的作用,将不会产生非常好的疗效。当今世界医学随着其他科学的发展,正从切口侵入创伤治疗学向微创介入治疗医学方向过渡,后者主要的益处是创伤小,并发症少,康复快,疗效高。随着物理学、化学、生物工程学和相关基础学科的发展,微创介入治疗学发展必将进入更快、更好和更易于接受的治疗措施发展阶段。

纵观医学发展史和科学发展规律,即使现代医学的微创、介入治疗也仍然不是医学发展的理想境界,也只是医学前进道路上的一块必经之地。人类医学研究的最高境界应该是治愈各种疾病,最大限度的延长寿命。

 

2、 功能性治疗

功能性治疗就是采取一切措施尽可能恢复人体、脏器和组织功能的治疗。功能主要指人体、脏器和组织的各种生理功能,如运动、感觉、消化、吸收、合成、分泌、代谢和排出等[2]。所采取的措施包括运动医学疗法,物理和化学治疗,心理和社会治疗,中、西医治疗,药物治疗和手术治疗。从医学发展的历史状况分析,功能性治疗的研究要早于结构性治疗,这一猜想符合科学发展的客观规律。医学研究的最终目的是尽可能恢复人体的各种机能,那么功能性治疗也就是治疗学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如果只重视结构性治疗而没有采取功能性治疗相应的措施,病人不可能或很难完全恢复机体、脏器和组织的全部功能,这种治疗也就不是完美的。目前医学的治疗现状中,许多情况下都由于学科划分或认知深度的问题不能很好的把结构性治疗和功能性治疗很好的结合在一起,这是现代医学发展的不足之处。例如先天性心脏病的介入或外科修补治疗后大部分患者就被要求出院,至于心脏的收缩和舒张功能及电生理功能恢复的如何已经不是治疗的重点,多数采取自然康复的过程,以至部分患者失去功能恢复治疗的最佳时机而不能完全治愈。

 

3、 结构性治疗与功能性治疗的有机、有序结合

这两种治疗的有机、有序结合才能达到现代医学的最终目的和最高境界。过分强调任何一方都可能产生很多治疗学遗憾或不足,使患者不能完全康复。现实医学治疗实践活动中,到底是优先采取哪方面治疗的问题到目前为止尚无统一的定论。具体病人具体分析、具体问题具体对待、因地制宜和优先解决主要矛盾的思想是比较符合现代医学认知、发展规律的,实践证明这种医学思维模式的治疗效果要高于其他思维模式的治疗效果[3]。例如一个冠心病、缺血性心肌病的患者,是先采用结构性治疗的外科搭桥治疗或介入支架术治疗还是先采取功能性治疗的改善心脏机能治疗,要分析心脏功能的受损程度和患者的全身状况才能做出正确选择,达到理想的治疗。如果患者的心脏机能没有明显受损、全身状况尚可就应先采取结构性治疗,否则就应先采取功能性治疗,病情好转后再实施结构性治疗,只有这样才能使患者最大程度的受益,达到良好的治疗效果。

就疾病本身而言,疾病的发生、发展有功能性的和结构性的病因造成之分,因此有些疾病本身只要求功能性治疗就能取得满意的效果,例如心理性疾病和精神性疾病。而有些疾病也只要求结构性治疗,例如中央型2-3mm房间隔缺损的介入治疗后,如果没有其他方面的心脏问题就不需要进行专门的机能性治疗。因此,正确分析具体问题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4、 现代医学治疗学发展趋势与未来

结构性治疗和功能性治疗相结合的治疗学模式是现代医学发展的基本要求。结构性治疗并非只有外科手术治疗方式而是有多种形式,例如非对称性肥厚型心肌病的治疗中只有当左心室流出道严重狭窄、跨瓣压大于50 mmHg时才采用外科切除或化学消融介入治疗,否则β-受体阻断剂和血管转换酶抑制剂/拮抗剂等药物治疗肥厚性心室重构的效果就很好。所以对待某一具体患者,正确分析病情,全面综合研究治疗方案是很重要的,也是取得满意疗效的前提。结构性治疗有宏观的也有微观的,宏观的结构性治疗例如现在的外科手术治疗,微观的结构性治疗例如目前的基因治疗和药物结构性治疗。从近几年的医学研究热点分析[4],将来医学治疗学有可能从宏观结构性治疗向微观结构性治疗发展。随着功能性治疗的研究深入,功能性治疗已经从单纯片面的局部内环境紊乱、功能降低向系统功能调节和全身功能调整方面转化,其主要目的是利用系统科学的理念从局部到全身、再从全身到局部的循环影响、调整理论解决疾病治疗中疗效不佳的问题。例如心力衰竭患者的治疗中改善心肌收缩力是局部治疗的中心环节,但单纯的强心治疗并不能收到理想的疗效,必须配合扩血管、利尿等措施减低心脏的前、后负荷治疗才能提高疗效,而这种全身治疗又降低了心肌耗氧量有利于心肌的修复和功能恢复。由此可以看出,宏观与微观治疗相结合,局部与全身治疗相结合的医学治疗模式是医学治疗学发展的未来。

 

5、 未来治疗模式的思考与启示

结构性治疗与功能性治疗,局部性治疗与系统和全身性治疗,宏观与微观治疗相结合的医学治疗模式是现代医学治疗学的发展方向[5]。作为当代医学人员,必须考虑如何才能做到社会、心理和医学的三维空间治疗模式,这是强化和提高疗效的基础。医学实践活动中贯彻三维治疗理论是做好医疗和科研工作的根本,所以医学教育中强调专业知识教育固然重要,但社会、心理和人文知识教育也不能忽视。这种教育思维模式既符合古代教书先育人的思想,也符合现代医学的发展需要与国情,是我国医学教育之本。

 

参考文献:

1.         范晔. 史书-医篇之二. 北京中华书局. 1965: 2736-2741

2.         周佳荣. 二十世纪中国医学史研究回顾. 当代史学,200142:1-12

3.         李世国.,蒋世良,徐忠英. 经导管封堵全腔静脉肺动脉连接术外管道开窗的初步研究. 中华心血管病杂志,2008,36(6):489-492

4.         Buyx AM, axwell B, chöne-Seifert B. hallenges of educating for medical professionalism: who should step up to the line? Med Educ.2008,18:10-20

5.         Clarke MG, Kennedy KP, MacDonagh RP. Discussing life expectancy with surgical patients: do patients want to know and how should this information be delivered? BMC Med Inform Decis Mak, 2008, 15(8): 24

作者简介:吕安林,男,1962年生,博士后,主任医师,硕士导师,副主任。研究方向:心血管疾病的基础与治疗 lvanlin@fmmu.edu.cn  029-84771040/029-83210198

有帮助
期待更新

吕安林 主任医师

西京医院 心脏内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