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不宁腿综合征

刘艳骄 主任医师 广安门医院 睡眠中心
2013-10-13 5684人已读
刘艳骄 主任医师
广安门医院

不宁腿综合症(restless legs syndrome RLSむずむず脚综合症)是一种临床上比较常见的疾病。症状与体征分离,安静状态下表现严重,活动后反而消失,多发生在夜间睡眠时。以成年人发病为多。属于中医学中“痉病”的范畴。不宁腿综合征扰乱睡眠的问题已经引起国际医学界的充分重视,在美国还成立了不宁腿综合征基金会,帮助患者进行治疗和筹集资金进行临床科学研究。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睡眠中心刘艳骄

一、 概念和历史

1945年,卡尔·艾克波姆(Karl Ekbom)最初在临床单位里被发现,其后,经Ekbom, Lugaresi等人的研究,作为美国sleep disorders Association的成果在1990年被确认。[1]不宁腿综合症有很多名称,如:Wittmaak-Ekbom综合症;腿部不安综合症;感觉异常性脚无力综合症;腿部神经过敏综合症;多动腿综合症;不宁肢体(restless limbs)我国1978年杨任民报道1例,1981年陆范仁报道氯丙嗪所致多动腿综合症,此后陆续有人报道,中医治疗此病的报道在1990年以后较多。[2]

二、 流行病学 

最初估计RLS的发病率在总人群中约占5%,但进一步研究报道发现其发病率远远高于5%。Bronstein认为确定RLS发病率的困难在于⑴RLS不影响寿命;⑵不导致残疾;⑶患者中只有少部分就诊;⑷症状可以自动消失;⑸轻度的RLS可没有任何症状,对患者影响小;⑹内科医生对其了解少,容易被忽视。[1]10%左右的人为孕妇,分娩后症状消失。[2]手岛爱雄认为本病的发病率没有充分的资料,健康人约有5%-15%;孕妇11%,尿毒症患者15-20%,慢性风湿性关节炎30%。各别小儿就有发病,以中老年人为多。女性多于男性。[1]

三、 发病原因 

本病的发病原因目前尚不清楚。常并发于胃部手术以后、尿毒症、酒精中毒、精神因素对发病具有一定重要性。特别是在构思、看电影、和戏剧时容易出现症状。有人认为本病是自主神经功能障碍。感染性疾病、维生素缺乏、糖尿病及各种贫血等可能为发病因素。有人认为是常染色体显性遗传病,同一家族人群中可有数人发病。[2]有人提及使用苯噻嗪,突然停用巴比妥类药物可以诱发本病。有人认为最可能的原因是新陈代谢产物异常堆积在肌肉中引起。亦有报道与CAPD(腹膜透析)不充分或者局部血液循环运行障碍有关。

    本病有原发性和继发性两类。其中原发性病因不明,儿童患者常有家族遗传史。继发性者多有神经系统疾病。

四、临床表现

1症状 主要发生在下肢,尤其是小腿有一种难以表达的特殊不适感觉,迫使患者下肢不停地运动,双侧同时受累或者在一侧表现明显。安静时发作,夜晚或者休息一段时间后症状更为严重,有时仅仅持续数分钟,严重的则整夜不停,活动下肢可以使症状明显减轻,但患者在休息或入睡以后症状会明显加重,成为严重失眠的主要原因。

2体征 夜间安静睡眠时,从一侧下肢到另一侧下肢出现交替性的、周期性的肌肉活动亢进,可见下肢肌肉的交替性不适。

3物化检查 一般没有阳性结果发现,有时可有下肢发凉,或者中度贫血,血清铁降低。神经系统检查、肌肉电图、肌肉活组织检查均正常,可有患侧肢体的血管紧张度增高,血流量降低。多导睡眠图(PSG)检查可帮助明确诊断。

五、 断与鉴别诊断

诊断:原发性RLS的诊断标准为:

⑴双腿不适(麻刺感、刺痛感、紧张、疼痛)伴有不可控制的机体运动。

⑵症状在休息时出现,主要在晚间,可以影响入睡;病情严重随时变化(如每周、每月不同),可以累及上肢。

⑶通过对肢体的某些手法操作(如揉搓、摇动、跺脚、走动)可使症状部分或者彻底缓解。

⑷无其他神经系统的症状和体征。

鉴别诊断

⑴静坐不能症(akathisiaアカシジァ 坐位保持不能症) 多为长期使用抗精神疾病药物和安定类药物人所出现的不良反应,有时即便少量使用也可以出现,患者常主诉自己焦虑不安,腿脚不能着地,严重的患者常反复站立,来回走动,症状表现夜间比白天明显。使用抗焦虑治疗有效。

⑵睡眠中周期性腿动(periodic leg movement in sleep) 在夜间睡眠中,出现周期性的两侧足部肌肉的不随意运动。常与不安腿综合症同时存在,两者具有共同的病理生理学基础,单独发病时不伴有感觉异常,睡眠中因下肢运动而导致觉醒,患者经常主速有失眠。

⑶下肢疼痛足趾运动症(painful legs and moving toes) 下肢和足部疼痛,伴有不适感,足趾出现特征性的不随意运动,一侧肢体或者两侧肢体均可以出现,这种病人下肢可以出现异常性疼痛,常可以持续存在。下肢的不随意运动主要表现为足趾的伸曲和内外旋转、足关节的屈伸,与不安腿综合症疼痛的性质、特点不同。常见于跟痛症、腰痛、坐骨神经痛等脊髓和神经末梢疾病。

⑷肢端感觉异常(acroparesthesia,末梢足趾バレステジ- ) 夜间睡眠中手指和足指出现麻木,针刺般的疼痛,由于疼痛而经常觉醒。成年女性多见。好发于下肢的末端。

美国睡眠医学研究会的睡眠障碍国际分类中不宁腿综合征的诊断标准(1997年)[4]

诊断标准:

1患者主诉夜间腿部有不愉快的感觉或夜间入睡困难。

2腓肠肌内有一种非常不愉快的身体感觉,常伴有腿部出现一时性疼痛和搔痒;

3不舒服的感觉可以通过移动肢体得到缓解;

4多导睡眠图显示肢体睡眠时有运动。

5症状不能用内科和精神科障碍的证据所解释。

6可以有其他睡眠障碍存在。

最低诊断标准:1+2+3

严重程度标准:

轻度:偶尔周期性发作,轻微影响患者入睡,但不会引起明显的困扰。

中度:一周内发作不超过2次,可以冒险延迟入睡时间,中度干扰睡眠,轻微影响白天的功能。

重度:一周内发作超过3次,严重干扰夜间的睡眠,明显影响白天的功能。

病程标准:

急性期:2周以内。

亚急性期:超过2周,但在3个月以内。

慢性期:3个月以上。

六、治疗

1一般治疗 临睡前用稳水洗脚,或用艾叶水洗下肢。按摩局部肌肉。

2对症治疗 如有贫血,则应纠正贫血。如在妊娠,分娩后症状可以消失。

3药物治疗 

⑴肌醇1g,每晚1次服用。

⑵使用血管扩张剂,如烟酸、山莨菪碱5mg治疗。每日1次。

⑶使用多巴胺能药物或多巴胺促效剂,如美多巴125-250mg,信尼麦125mg,每日1次。国内较少用。

⑷抗痉剂 如卡马西平或丙戊酸钠,均为0.1g,睡前一次服用。

⑸使用维生素B1 100mg,,维生素B2  50mg,轮流在委中、承山或者沿腓神经干的体表部位注射,每日患肢一穴1次,5天为一个疗程。

4中医治疗 白芍10g,甘草10g,木瓜18g,怀牛膝18g,水煎服。

白芍12g,生甘草6g,生牡蛎30g(先煎),山药10g,木瓜10g,威灵仙10g,水煎服。

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睡眠医学科针对不宁腿综合征的研究,先后成立了不宁腿综合征研究小组,制定了协定处方,开展不宁腿综合征的临床研究,已经出台了临床路径及诊疗方案,在业内产生了一定影响,并有多篇文章在国内外发表。

七、预后

本病预先后良好,一般不产生严重的功能障碍。

八、研究进展

李中卫,雷金莲用宁肢煎(黄芪30-60g,白芍10-15g,桂枝10g,地龙10-15g,王不留行1--15g,桃仁12g,红花10g,木瓜10g,当归10-15g,川芎10g,生姜6-10g,大枣3-5枚)治疗下肢不宁腿综合征10例,10例均有效,其中例,服用1疗程,症状完全消失;3例服用2疗程症状消失,,随访半年以上无复发;3例服用2疗程症状基本缓解,但因遇劳累等诱因而复发,再经过服用1-2疗程以后缓解。[4]陈云龙采用肌肉注射维生素B12和加兰他敏等药物,结合理疗治疗睡眠中腓总神经2例,1个月左右症状消失。[6]辛文华采用外治法治疗不安腿综合征,采用赵炳南先生的经验方凉血五根汤(白茅根,栝楼根,茜草根,板蓝根)外洗治疗久治不愈的不安腿综合征6例,均获疗效。[7]周冠群应用自拟的偏头痛粉治疗不安腿综合征2例,偏头痛粉方由党参,黄芪,赤芍、白芍,茯苓,吴茱萸,黄芩,川军,炙甘草,生地,熟地,当归,川芎,威灵仙,天麻,羌活,防风,柴胡,,半夏,枣仁,五味子,附子,蔓荆子,黄精,枸杞子,泽泻,莪术,元胡索,全蝎各500g,制马钱子340g。收效甚佳,随访未见复发。[8]李佰纲等在10年的临床实践中,认为从活血通络,舒筋柔肝方面用药,再结合患者的具体病情,用自拟安腿汤辨证加减治疗不安腿综合征29例,取得了较为满意的疗效。[9]张杰等采用芍药甘草汤(白芍、炙甘草、延胡索)治疗不安腿综合征21例,治愈16例,显效但有反复5例,服用药物最少2剂,最多10剂,疗效满意。[10]尚礼俭用芍药甘草汤和二至丸加味治疗不安腿综合征25例,25例服用药物后症状均消除而愈,其中经服6剂者2例,9剂者4例,15剂者9例,20剂者6例,30剂者4例。随访1年,除1例每于劳累后,晚间卧床下肢有轻度不适感,其余24例未再复发。[11]李同军,等根据不安腿综合征多在夜间安静状态下发病这一较为确定的时间规律,拟方安胫汤,选择特定的时间给药,治疗该病32例,20天为一疗程,一个疗程以后17例患者症状消失,测试肢体血流图显示血管紧张度恢复正常,占53.1%;8例症状减轻,测试肢体血流图显示血管紧张度恢复正常占25%;7例病情基本无变化,占21.9%,但其中5例测试肢体血流图显示血管紧张度有所恢复,2例无任何变化。2个疗程以后又有12例患者症状消失,肢体血流图显示血管紧张度恢复正常,3例病情基本无变化,但其中2例肢体血流图显示血管紧张度基本正常,1例无任何变化。[12]徐春军等以银杏叶提取物舒血宁治疗不安腿综合征35例,治愈(症状完全消失)22例;显效(症状明显减轻)8例;有效(症状稍有改善)3例,无效(症状同前)2例。总有效率94.28%。[13]董海燕,等自1990年开始对21例不安腿综合征患者应用低分子右旋糖苷、维脑路通治疗,治愈(症状消失)17例。好转(症状减轻)3例,无效(症状无变化)1例。[14]赵吉超等应用肌醇和卡马西平治疗不宁腿综合征各4例,肌醇组每晚各顿服肌醇1g,卡马西平组各服卡马西平地0.2g,t.i.d。服用药物5天,两组患者均有不同程度的症状缓解。治疗2周后8例患者症状全部消失,随访无复发。[15]孙治东,等采用药物穴位治疗6例不宁腿综合征,选至阳、承筋穴注射药物(654-2、盐酸利多卡因、复方丹参注射液)1.5ml,隔日1次,15天为一疗程,疗程间隔3天。治疗后症状完全消失。[15]尚有单纯选用针灸治疗的。[16]江传伸运用活血化瘀方药(生地12g,桃仁10g,生甘草10g,枳壳8g,红花6g,赤芍10g,柴胡6g,川芎8g,牛膝10g,桂枝8g,茯苓8g,丹皮8g)治愈不安腿综合征1例。共服用15剂,诸症消失,夜间能够顺利入睡。[17]吕云剑,等采用真武汤加味(制附子10g,白芍30g,白术15g,茯苓15g,生姜6g,钩藤15g,生龙骨30g,生牡蛎30g,当归15g,鸡血藤20g,全蝎6g,生甘草6g)治疗不拧腿综合征,22剂后痊愈。[18]黄伏顺用中医辨证分型的方法治疗不安腿综合征。对于气滞血瘀型采用活血通络汤(当归18g,丹参15g,乳香10g,没药10g,牛膝30g,木瓜15g,全蝎8g,炙甘草3g)治疗,8例有效;对于湿邪留恋型采用三妙散加减(苍术30g,黄柏10g,牛膝30g,薏苡仁50g,木瓜30g,独活10g,威灵仙15g,晚蚕砂15g)治疗,10剂痊愈;对于血虚筋挛型采用芍药甘草汤加味(炒白芍60g,炙甘草15g,鸡血藤60g,怀牛膝30g)治疗,8剂痊愈。对于阳虚寒凝型用温经散寒方(当归15g,炒白芍10g,桂枝10g,细辛6g,炙甘草6g,熟附子6g,炙黄芪30g,威灵仙15g)为治,5剂后症状改善,改用金匮肾气丸加味善后。[19]

 

参考文献:

[1]日本睡眠学会编.睡眠学ハンドゾック.朝仓书店,1994.215-223.

[2]林中辉编译.不宁腿综合症和睡眠周期性腿动.北京同仁医院睡眠呼吸疾病讲义.2001.北京.内部资料.

[3]林丽蓉,等。医学综合症大全.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1994:544.

[4]林中辉编译.不宁腿综合征和睡眠周期性腿动.北京同仁医院睡眠呼吸疾病讲义.2001.北京:内部资料.

[5]潘集阳.睡眠障碍临床诊疗.华南理工大学出版社,2001:133.

[6]李中卫,雷金莲.宁肢煎治疗下肢不宁综合征10例.甘肃中医,1997,1(10):11.

[7]陈云龙.睡眠中腓总神经麻痹2例.浙江医学,1991,5(13):封三.

[8]辛文华.凉血五根汤外治不安腿综合征.中医外治杂志,1998,4(7):45.

[9]周冠群.中药治疗不安腿综合征2例.江苏中医.1989,(1):28.

[10]李佰纲,葛学芝,吕瑞玲.自拟安腿汤治疗不安腿综合征29例.国医论坛.1999,3(14):27.

[11]张杰,张晓峰,冯大志,等.芍药甘草汤治疗不安腿综合征21例临床疗效观察.中医药学报.1997,(4):23.

[12]尚礼俭.芍药甘草汤合二至丸加味治疗不安腿综合征25例.浙江中医杂志,1991,(2):78.

[13]李同军,纪晓军,刘晓松.安胫汤治疗不安腿综合征30例.中医药学报.1997,(4):23.

[13]徐春军,张景风,柴福勋,等.银杏叶提取物舒血宁治疗不宁腿综合怔.实用中西医结合杂志,1997,(13):1251.

[14]董海燕,刘永春.不安腿综合征的临床治疗及甲皱微循环变化.微循环杂志,1998,1(8):50.

[15]赵吉超,马庆海,于长生.不宁腿综合证8例.诊断与治疗.1997,4(11):248.

[16]孙志东,王娟娟.不宁腿综合征6例治验体会.光明中医杂志,1997,(3):43.

[17]江传伸.活血化瘀治疗不安腿综合征1例.江西中医药,1984,(5):35.

[18]吕云钊,吕长青.不宁腿综合征治验.河北中医,1992,14(4):39.

[19]黄伏顺.不安腿综合征的辨证论治.河南中医,1996,2(16):30.

有帮助
期待更新

刘艳骄 主任医师

广安门医院 睡眠中心

问医生 去挂号

更多文章

不宁腿综合征 的相关咨询
不宁腿综合征 的相关疾病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