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刘荔 三甲
刘荔 主任医师
临沂市中医医院 中医科

周仲瑛:治高血压当重调气行血

      周仲瑛,男,1928年生,江苏人。首届国医大师,主任中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自幼随父学医,1956年毕业于江苏省中医进修学校,留江苏省中医院工作,1983年任南京中医学院院长。曾任七届全国人大代表、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中医)成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工作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华中医药学会终身理事、江苏省重点学科“中医内科学”学科带头人等。临沂市中医医院中医科刘荔

      先后对流行性出血热等病毒感染性高热、休克、出血、中风、急性肾衰、重症肝炎等进行系统研究。创造性地从单纯的外感温病扩大到内伤杂病,从急症病延伸到疑难病,形成了系统的“瘀热论”理论。构建了中医内科急症学学术体系,率先开设了中医内科急症学课程。率先提出以脏腑为内科疾病系统分类基础的思想,并据此编写出内科学总论,提供了全国第二版中医内科学教材的编写蓝本,对临床专业分化起到了先导作用。

      先后承担第五版教材《中医内科学》及其教学参考书的副主编、第七版内科系列教材主编等,著作28部,发表论文近200篇。主持国家、部省级课题37项,获部省级科技进步奖22项,其中“中医药治疗流行性出血热的研究”获卫生部科技进步一等奖,1992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2007年被聘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中医诊法”代表性传承人。

      ●高血压病人除兼见风、火、痰、瘀、虚外,每有气血失调表现,有时气血失调甚至成为主要病理因素。气血失调是高血压病阴阳失调的具体表现。故在育阴潜阳法基础上,配合一些调气行血药物,每能出奇制胜,事半功倍。

      ●在育阴潜阳药中反佐仙灵脾一药也是匠心独运之笔,除有“阳中求阴”,使阴得阳助而生化运行不息,达到“阴平阳秘”的动态平衡之意外,更是叶桂温养肝肾法之巧妙应用,值得深思。

      马某,女,37岁,2002年11月22日初诊。

      患者1997年妊娠时罹患“妊娠高血压症”,当时未予药物治疗,产后血压自行恢复正常,亦无特殊不适反应。2002年4月单位组织体检发现血压增高,排除症状性高血压可能,诊断为高血压病,先后服用倍他乐克、山绿茶、复方罗布麻片等降压药,血压仍难有效控制,血压波动在140~160/90~106mmHg。

      患者间有头昏头痛,口干,饮水较多,手足不麻不胀,月经正常,舌苔薄黄,舌质红,寸口脉细。有高血压家族史,其外祖母、母亲、姨娘、弟弟均罹患高血压病。

      证属肝肾阴虚,阴不涵阳,气血失调。治宜育阴潜阳,调气行血,阴阳互求。

      处方:丹皮10克,丹参15克,川芎10克,玄参10克,白蒺藜12克,仙灵脾10克,野菊花12克,炒杜仲15克,桑寄生15克,夏枯草10克,大生地12克,天麻10克,钩藤15克(后下),怀牛膝10克。7剂。常法煎服,每日1剂。

      二诊(2002年11月29日):服药以来,血压似有下降,但舒张压仍高,测血压130/104 mmHg,血压高时头昏,口干,服药首日曾有腹泻,后则肠鸣矢气,舌苔薄黄,舌质红,脉细。顽疾获效殊为不易,不可速求,当守方缓图。

      处方:原方加青木香6克,大蓟20克,珍珠母30克(先煎)。7剂。

      三诊(2002年12月5日):药后血压下降至正常范围,多次测血压均在常限之下,维持在115/85mmHg左右,但有肠鸣、大便偏稀症状。上方再加生楂肉15克,以降脂助运。12月10日复诊测血压120/80mmHg,无明显不适,其后嘱再服上方。3月后随访,感觉良好,血压维持正常,已停服中药2月。

      按 高血压病多发生于中老年人,头晕头痛、性情急躁、面色潮红、耳鸣麻木是其主要临床表现,高血压病进一步发展有成中风之虞,因此中医每从“眩晕”“头痛”“厥证”“肝风”“肝阳”等辨治高血压病。丹溪云“无痰不作眩”,张景岳言“无虚不作眩”,《证治汇补·卷之四》则指出:“以肝上连目系而应于风,故眩为肝风。” 周仲瑛认为,肝肾阴虚、阴不涵阳、阴阳失调是高血压病基本病机。阴虚于下,水不制火则肝阳化风,夹痰夹瘀上扰清空,则致头晕头痛诸症发作。此三家观点偏执一端,验之临床,高血压病人除兼见风、火、痰、瘀、虚等多重病理因素外,每有气血失调表现,有时气血失调甚至成为主要病理因素。

      周仲瑛进一步指出,脏腑阴阳的正常功能活动,是生化气血并主宰其运行的基础,脏腑阴阳失调也必然引起气血运行的反常,而气血运行的紊乱又加重脏腑阴阳的失调,故《管见大全良方》在论述中风病时指出:“皆因阴阳失调,脏腑气偏,荣卫失度,气血错乱。”因此,阴阳失调虽是高血压病之根本,而阴阳失调的表现方式则是脏腑气血的失调,气血失调是高血压病阴阳失调的具体表现。正如唐容川所言:“人之一身,不外阴阳,而阴阳二字即是水火,水火二字即是气血。”现代医学研究证实,小动脉的痉挛、微循环的障碍、心脑肾等重要脏器的供血不足是高血压病患者的主要病理改变。因此,治疗高血压病在应用育阴潜阳法基础上,配合运用一些调气行血药物,则每能出奇制胜,事半功倍。

      本案患者有肝肾阴虚之本虚表现,而肝风、痰火标证不著,但血压较高,提示患者有小动脉痉挛之基本病理改变,如不加以治疗,势必会出现心脑肾供血不足表现,故治疗除大生地、杜仲、桑寄生滋水以涵木,白蒺藜、天麻、钩藤、珍珠母熄风,野菊花、夏枯草清肝火外,以丹参、丹皮、川芎、玄参、大蓟凉血活血,以青木香性味辛苦寒而调气,怀牛膝补肝肾并引血下行。诸药合用,共奏育阴潜阳,调气行血之功。

      另外,本案中反佐仙灵脾一药也是匠心独运之笔,在诸育阴潜阳药中反佐一味温补肾阳之品,除有“阳中求阴”,使阴得阳助而生化运行不息,“欲夺之,先予之”,周身气血“升已而降,降已而升”,有规律地运行不息,达到“阴平阳秘”的动态平衡之意外,更是叶桂温养肝肾法之巧妙应用,个中缘由,值得深思。(江苏省中医院 陈四清整理)

《中国中医药报》2014年11月24日第四版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刘荔
刘荔 主任医师
临沂市中医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