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王光强 三甲
王光强 副主任医师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 呼吸内科

论电视塔的倒掉

近来下载了一些MP3的课文在车里听,其中就有《论雷锋塔的倒掉》,几年前曾研究过电磁辐射对人体的影响,于是仿其作文一篇。文章是假,现实却真。

《论电视塔的倒掉》-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呼吸内科王光强

听说,老家海边的电视塔倒掉了,听说而已,我没有亲见。但我却见过未倒的电视塔,筷子打架一般立于一个礁石上,落海的太阳照着这些四近的地方,在杨树的衬托下,颇有些鹤立鸡群的样子。这是当年市里的十大民心工程之一,但一建起来,我奶奶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然而在所有对家乡的印象当中,最为深刻的却是这座电视塔。因为它,我知道了铁臂阿童木、蓝精灵,还有霍元甲。我的奶奶曾经常常对我说,一座塔怎么能藏那么多的故事,最好离着远点。她的想法体现了最为朴素的危险主义观点,那就是自然界中原本没有的东西,人体很可能不适应。现在我知道,她无意间让我尽量减少了电磁辐射的危害。

后来我来到了省城,每看到巨大的电视发射塔,心里就不舒服。虽然知道其危害并不是很严重,在塔周边生活的人们一切正常,塔上有一个鸟窝,小鸟世世代代都生活的很好,并没有患先天性心脏病。然而我心里仍不舒服,仍然希望他倒掉。

现在,不需要海啸的协助,就象上海的“楼脆脆”一样,他居然倒掉了,则普天之下的人民,其欣喜为何如?

春节的时候,我回故里,一个海边遥远的小山村。本以为电视塔早已修好,以方便村民观看春节晚会。远远地看到礁石处还是空荡荡的,这让我颇觉意外。

到了村里,把酒吃蟹间,我问及此事,乡邻竟认为电视塔早该倒掉。我大惊,问缘由,答:现在由于晚上没有电视可看,乡亲们晚上重新开始串门,聊天,邻里关系改善了许多;家人间有更多的时间交流,吵架的少了;孩子们在户外游戏时间增多,几乎没有孩子再感冒。老师反映戴眼镜的孩子比以前少了一半,这并不是主要的,校长讲的好,以前许多孩子无意中就模仿韩国剧的样子说话、走路,矫揉造作、俗气难耐,而现在,这些习惯没有了,举手投间,流露的是孩子应有的天真、从容。本来,村长坚持要把电视塔修建起来,领导都喜欢搞建设的,并且村民们开始没电视看也很着急,但渐渐地就不积极了,这就如同戒烟,开始很难受,过些日子舒服了,就不想再吸了。

我听得入了迷,剥开的蟹子也忘了吃。奶奶不光会讲白蛇娘娘和法海禅师的故事,懵懂中,竟然预料到了电视塔带来的诸多后果,不单单是什么辐射。蟹壳里的法海禅师也一定佩服奶奶的先见之明。

幸甚。

2011-12-12王光强


附:论雷峰塔的倒掉

鲁迅

听说,杭州西湖上的雷峰塔倒掉了,听说而已,我没有亲见。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落山的太阳照着这些四近的地方,就是"雷峰夕照",西湖十景之一。"雷峰夕照"的真景我也见过,并不见佳,我以为。

然而一切西湖胜迹的名目之中,我知道得最早的却是这雷峰塔。我的祖母曾经常常对我说,白蛇娘娘就被压在这塔底下!有个叫做许仙的人救了两条蛇,一青一白,后来白蛇便化作女人来报恩,嫁给许仙了;青蛇化作丫鬟,也跟着。一个和尚,法海禅师,得道的禅师,看见许仙脸上有妖气,--凡讨妖怪作老婆的人,脸上就有妖气的,但只有非凡的人才看得出--便将他藏在金山寺的法座后,白蛇娘娘来寻夫,于是就"水漫金山"。我的祖母讲起来还要有趣得多,大约是出于一部弹词叫作《义妖传》③里的,但我没有看过这部书,所以也不知道"许仙""法海"究竟是否这样写。总而言之,白蛇娘娘终于中了法海的计策,被装在一个小小的钵盂里了。钵盂埋在地里,上面还造起一座镇压的塔来,这就是雷峰塔。此后似乎事情还很多,如"白状元祭塔"之类,但我现在都忘记了。

 那时我惟一的希望,就在这雷峰塔的倒掉。后来我长大了,到杭州,看见这破破烂烂的塔,心里就不舒服。后来我看看书,说杭州人又叫这塔作"保叔塔",其实应该写作"保俶塔"④,是钱王的儿子造的。那么,里面当然没有白蛇娘娘了,然而我心里仍然不舒服,仍然希望他倒掉。

 现在,他居然倒掉了,则普天之下的人民,其欣喜为何如?

 这是有事实可证的。试到吴越的山间海滨,探听民意去。凡有田夫野老,蚕妇村氓,除了几个脑髓里有点贵恙的之外,可有谁不为白娘娘抱不平,不怪法海太多事的?

 和尚本应该只管自己念经。白蛇自迷许仙,许仙自娶妖怪,和别人有什么相干呢?他偏要放下经卷,横来招是搬非,大约是怀着嫉妒罢,--那简是一定的。

 听说,后来玉皇大帝也就怪法海多事,以至荼毒生灵,想要拿办他了。他逃来逃去,终于逃在蟹壳里避祸,不敢再出来,到现在还如此。我对于玉皇大帝所作的事,腹诽的非常多,独于这一件却很满意,因为"水漫金山"一案,的确应该由法海负责;他实在办得很不错的。只可惜我那时没有打听这话的出处,或者不在《义妖传》中,却是民间的传说罢。

 

秋高稻熟时节,吴越间所多的是螃蟹,煮到通红之后,无论取哪一只,揭开背壳来,里面就有黄,有膏;倘是雌的,就有石榴子一般鲜红的子。先将这些吃完,即一定露出一个圆锥形的薄膜,再用小刀小心地沿着锥底切下,取出,翻转,使里面向外,只要不破,便变成一个罗汉模样的东西,有头脸,身子,是坐着的,我们那里的小孩子都称他"蟹和尚",就是躲在里面避难的法海。

 当初,白蛇娘娘压在塔底下,法海禅师躲在蟹壳里。现在却只有这位老禅师独自静坐了,非到螃蟹断种的那一天为止出不来。莫非他造塔的时候,竟没有想到塔是终究要倒的么?

 活该。

 一九二四年十月二十八日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王光强
王光强 副主任医师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 呼吸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