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茅宝山
茅宝山 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儿科

转载丁香园博客文章“儿科医生中外有别”

因为陪儿子看医生,接触过中美两地的儿科医生,并时常关注两国医院和医生的服务的差别,就中美儿科医生而言是有较多的差别,从水平上讲,中国的儿科医生临床经验丰富,水平也不低。 但医疗体制不同,导致医疗实践和服务档次有距离:

在美国,从婴儿出生起, 每家每户就得与儿科医生:打交道, 在美国联邦和州政府有规定, 新生儿必须要经儿科医生:检查后,才能从医院放行. 大部分(有条件的)的家庭会事先选好家庭儿科医生, 如果没有,则由医院或产科医生指定. 儿科医生:不管什么时间, 都得按指定时间到场为新生儿作检查, 经他/她签字后才予以放行. 当然收费不低, 大约要200美元好大夫工作室儿科茅宝山

新生儿在满周岁前, 必须要作定期检查,和注射规定的疫苗. 其间有病,无论大小,都得求助于专门的儿科医生, 或随便挑选(比较少),凡是有医疗保险的家庭都会有自己选择的家庭儿科医生. 有什么儿童保健问题, 感冒发烧和急诊, 都需要找该医生. 大部分医生是非常敬业的,他们把病人当客户和皇帝, 尽量满足病人和家属要求.

美国看病基本都是预约制, 非紧急状况, 都得与护士或医生助理事先联系. 问清楚要看什么病或有何症状, 在根据可用的时间安排就诊. 同时与传染病孩隔开看病(防止交叉感染),病孩父母必须提前或准时到场,才能享受”特约门诊” 当然收费不便宜, 50美元上下, 大都有保险公司买单, 或个人掏5-10美元.:化验或仪器诊断另行支付.

医生看病的时间一般比较充足和仔细, 服务态度比较好, 病人家属无需给医生送红包, 对医生最好的奖赏是通过病人和家属的宣传推荐, 有更多的新病人上门成为其长期忠实客户. 有这样的医患关系, 好的医生自然深受欢迎, 病人多多, 生意兴隆, 看大病或住院和手术, 医生还要与其合作医院分成. 所以一年有几十万美元收入并不稀奇.

较好的医生和诊所, 一般有多见间宽敞干净的诊疗室, 使用一次性的检查用具和材料. 每个医生都买有巨额医疗事故保险. 医生的执照挂在醒目处, 其行医记录在网上或州卫生署有案可查. 非法行医很容易被检举一旦抓获是要坐牢的. 国外儿科医生对儿童用药相当熟悉和谨慎, 遇感冒发烧,除确认有细菌感染有炎症不得以, 一般不轻易开抗生素药方, 输液处方就更少了.由于国外儿童制剂比较多, 医生开处方选择性比国内多, 医生会详细讲解用药,饮食和照顾病孩的注意事项, 并关照几天后可能的结果, 复查复诊的时间. 遇到全科儿童医生看不了的病, 会主动推荐到专科医生哪儿.

总的来说, 医生作为高收入群体, 帮助病人解决痛苦, 比较受人尊敬. 医患关系比较融合, 因为对病人了解, 诊断也比较到位,不必样样从新做检查,或开药对病人过敏等。 病人和家属还是比较满意, 双方的信任也比较强。 即使收费高些, 还是觉得物有所值。当然还有几千万人没有保险,要到公立或制定医院和医生那儿去看病, 也许服务会差一些。

据了解, 中国的儿科医生比较辛苦,每天看病人数很多, 但收入不多,与其他热门科室比,或许创收和受重视程度都不排名在先。如果大医院逐渐分流病人,好医生自立门户,允许提高收费,和引入市场机制,每家都选择自己的儿科医生,常年追踪服务 是否能改变局面呢? 中国每年出生几千万新生儿,如果政府要求,同时父母接受,从新生儿出院起就实施全套专业服务,每家每户都有固定的儿科医生, 那我们的儿科医疗服务市场将翻几番。医生收入明显会增加,服务也会有提升吧?好的和长期固定服务的儿科医生不仅是家长们追捧和热盼的, 而且是每位儿童将来都会记得和感激的. 希望中国的儿科医生也能普遍建立这样的医患关系, (尽管物质,待遇和政策国情不同).但愿这不只是我的空想。希望熟悉或专业人士补充和讨论

茅宝山
茅宝山 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儿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