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马维东 三甲
马维东 副主任医师
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 胰腺肿瘤科

我和我的明星患者

      从医18年了,接诊的患者很多人都不记得了。有的时候在门诊,有患者或者家属跟我打招呼确实要仔细回想一下,才能想起来。但是,有一些患者,治疗的时间很长了,接触多了,变得像家人一样。有一位年轻的小战士,他来找我的时候才25岁,已经确诊为胃癌,而且比较严重了。7年过去了,他不仅好好的活着,而且顺利的结婚生子。有一次,他非常动情的说,如果他能生出儿子,就认我做干爹!还有一位山东的胰腺恶性胰岛细胞瘤患者,就诊的时候36岁,现在也过了8年多了,居然还托人从山东老家给我捎来自己做的棉被!她说棉花是自己家里种的,就是想给我做床被子。还有件事,我觉得很神奇——她在43岁的时候就做了奶奶!这些患者不仅带给我惊喜,还让我非常感动!感到自己作为医生,在病人最困难的时候,真心地帮助了我的患者,能为他们做一些事情,真的很满足!医生很辛苦,患者的肯定,就是最大的回报。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胰腺肿瘤科马维东

      我的患者中,最出名的是天津日报社的老摄影记者,贾菊生。他的故事不仅医院里很多人都知道,还上过中央电视台10套的《人与社会》栏目。他曾经开玩笑地说:“我要争取当抗癌明星,可是在你们这里当明星太贵了!”是呀,别的明星都能赚钱,我们的明星要花钱!他是个肝癌患者,患病时已经70岁了,现在已经成功地治疗7年多了,即便是有医保,家里肯定也花了不少钱。不过患者的女儿在3‘4年前就跟我说过,最感谢我的是没有让他爸爸花冤枉钱,我所有的治疗都是必须的、有效的、成功的!可是作为医生,患者给你的回报,是金钱买不到的!贾老爷子在治疗过程中有很多故事,他的病情反反复复,出现过好几次肝昏迷。他在肝昏迷的初期,先不认识整天服侍他的女儿了,但认识儿子;严重后,不认识儿子了,但记得他北京的孙子;再后来,病情加重,孙子也想不起来了;但是他病得最重的时候,他能认识马主任!这是患者家属跟我说的,我也注意到了,他一直昏睡,我查房的时候,对我的声音他有反应,可以睁眼,而且头也会随着我转动。患者对医生的信赖到了这个程度,作为医生,怎么能不为患者倾尽全力!

      有人可能会说,是不是太神奇了?!是呀,我也觉得神奇,但是我能理解,医生已经在他的潜意识里扎根了!我曾经有一个肝癌患者,晚期出现肝昏迷。一碰他,就躁动,哪怕是开一盏灯。护士给他打针的时候,他就满口脏话,护士们受了很多委屈,谁也不跟他计较。医生叫他的名字,他没有反应,可是一喊他“处长”,他就能睁开眼睛!这说明在他的潜意识里,就是爱说脏话,而且“官迷”!

       患者的故事有很多,我希望能在这里与人分享,我也会在讲述患者治疗经历的时候谈一下疾病治疗的知识,希望对看到这些文章的人有所帮助。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马维东
马维东 副主任医师
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 胰腺肿瘤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