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美东中医掠影

马小丽 副主任医师 北京同仁医院 中医科
2016-02-20 499人已读
马小丽 副主任医师
北京同仁医院

潮平两岸阔——美东中医掠影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通讯员 马小丽副主任医师

2015年一条海外中医的信息在海内外的中医界引起轩然大波,美国医学会杂志刊登一篇关于针灸对膝关节炎无效的论文,媒体号称这是中医针灸面临的海外最大的质疑和挑战,猴年新春伊始,怀着对海外中医的诸多疑问和关注,我踏上了飞往纽约的航班,此次美东之行,我不仅要亲身领略美国文化,而且要亲自体验海外中医在美东的发展现状和前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中医科马小丽

有人说:有中国人的地方就会有中餐馆,后来又有人加以改编:有中国人的地方就会有中医,这句话道出了中医对中国人的重要。早期中医就是随着中国海外游子的脚步进入世界各地,在美国,19世纪中叶,中药随着早期华工进入,后来,随着美国华人的增多,在唐人街等华人聚集地出现了专职的中医师,上世纪70年代,《纽约时报》著名专栏作家詹姆斯.赖思顿在中国访问时因病接受针灸治疗,回国后发表了亲身体验记实文章,在国内引起轰动,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时媒体对针刺麻醉进行了集中报导,使得中医针灸进入美国主流社会视野,“针灸热”在美国风行一时,纽约和华府得风气之先,带领美东中医人就此卷入时代的风潮,1972年全美第一家针灸中心在纽约成立,开业之时,门庭若市,但此后中医在美东的发展异常曲折,批判和质疑从来没有停止过,据老华人中医师介绍,最初的中医针灸医师都处于“无照行医”状态,在纽约就被州政府多次严查和逮捕,为此华人中医界曾集体游行抗议,经过不懈的努力与争取,1982年,第一个全美针灸资格考试由“全国针灸资格考试委员会”(NAAC)举办,1992年,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成立了另类医学办公室,1994年,美国通过国家针灸法,1997年11月将针灸的“另类疗法”身份提高到“补充疗法”,从而正式承认针灸是一种“有效的、正规的治疗程序”。中医针灸在美国从一种“非法行医”状态,发展为在个人诊所、医院乃至美国国家健康研究院均能立足和和执业的行业,中医针灸在美国迎来明媚的春天。今天的中医针灸业已经成为一个正当体面的职业,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加入到这个行列中来。目前全美有30多个州都有针灸师资格考试,合格者就可以拿到行业执照,全美近4万名持照针灸师,随着医师数量的增多,中医针灸医师成立了一定的行业协会组织,开展业务学习,行业自律,权利维护,纽约有纽约中医针灸学会、纽约州执照针灸医师联合公会等,华盛顿有华盛顿针灸协会等组织。相比中医针灸如火如荼的发展,中药目前仍以营养品或保健食品的身份进入美国,尚未取得药物地位,但也有了一定的发展,一般的中医诊所都备有常用中成药甚至各种中药免煎颗粒,唐人街的中药店里更是应有尽有,甚至有的店铺还有坐堂医可以处方用药,因此很多有识之士认为美国人接受中药只是时间问题,当很多西医解决不了的疑难杂症只能中医中药解决时,他自然会转而求助中医,到那一天接受中药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美东中医人多自立诊所独立行医,中医诊所以针灸为主,辅以中成药或中药免煎颗粒,多数诊所也已经突破以前多为华人服务的传统,服务的人群不仅是华人、亚裔,还有越来越多的白种人群,笔者参观的几家诊所,有在纽约曼哈顿商业中心的,有华盛顿市区,也有位于纽约周边康州的,诊所都坐落在商业楼中,面积多与国内社区医院大小类似,有的并不比国内医院的中医科小,装修精致,豪华舒适,堪比国内星级酒店,空间利用合理,分诊台(兼预约、咨询),候诊区,病历库,药房一样不缺,一般有数个分割的独立诊室,诊床,一次性床单,针灸烤灯,火罐,电针等等与国内并无二致,总体感观与国内的某些高端私立中医机构不相上下。在主治病症方面,针灸治疗各种疼痛已经成为美东社会共识,如关节痛、头痛,但随着针灸的普及,患者的口碑效应,以及美东地区得世界风气之先,患者易于接受新生事物,因此越来越多西医束手无策的疾病和亚健康保健养生都转而投向中医,因此在我采访的几位中医师中,他们的患者从各种内科疾病如消化系统疾病、内分泌糖尿病,甚至妇科疾病、不孕症都有,凡是西医治疗棘手的疾病,病人都有可能充满期望地转而求助中医。

与我先入为主的想法不同,美东中医针灸医师的组成,并不是以往国内以为的,海外华人迫于生计自学几下“三脚猫”就仓促上阵的半路出家,海外中医越来越规范,以美东为例,针灸执业必须考取政府认可的针灸医师执照考试,一年之内要有注册针灸诊所,每四年必须参加美国国家针刺疗法及东方医学认证委员会(NCCAOM)认证,要求在过去四年中满足NCCAOM要求的继续教育学分,只有通过认证的中医针灸师才能参加保险公司的付费系统,享受开业医生的医疗保险,独立执业以后要依赖疗效吸引病人才能生存下去,规范的考试,执业要求和自由竞争的生存环境将一批滥竽充数的外行淘汰下去,因此经营成功的执照针灸师多数是受过正规的医学教育,业务技术过硬的人才,以纽约州医师王少白为例,他是国内广东中医药大学88届硕士,受过系统的8年中医科班教育,又得到名老传承,是首批“靳三针”徒弟,在上个世纪90年代,在“出国热”的风潮下从广中医辞职飞往美国,经过早期语言文化和生活习惯的适应,亲身经历了中医在美东的曲折的发展,如今已在曼哈顿拥有自己的诊所,事业有成,病人中不仅有白人富商,中产精英,还有影视名流,稳步进入主流社会,他的经历基本代表了当代美东中医人的缩影。还有一批中医人因为早期赴美时中医被排斥在美国主流社会之外,奋起另走了一条更艰难又精彩的道路:考取美国西医执照,这在今天的中国仍然是一个不可想象的难题,而在20年前就有中医人完成这个不可思议的任务,现在康州拥有自己独立诊所的徐俊博士就是这样,他也是广东中医药大学87届的老硕士,赴美以后经过艰苦的学习、医疗实践和残酷的考试,考取了西医医师资格,成为哥伦比亚大学附属斯坦福医院的主治医师,拥有美国西医执照,然而出于对中医根深蒂固的信赖和热爱,在针灸立法以后,又考取了针灸执照,现在他和夫人苏红医师(福建中医药大学中医博士,美国执照针灸师)一起在康州经营着中西合璧的诊所,深受病人欢迎,把中国建国以来“中西医结合”的医疗卫生政策身体力行实践到了海外,近年来他们夫妇还热心公益,在中西医执业医师群体中招募医生,亲自送药送医到非洲,正是有这样一批勤奋好学,勇于拼搏的中医人才把美东中医事业一直不断推动向前,也是他们努力奉献的人生刷新了海外中医人在西方人眼中的落后形象。

几千年来,中医的发展经历了很多坎坷和风浪,古老的医学生命力常青的根源是切实的疗效和不断创新与发展,海外中医以临床疗效立足,在异域他乡扎根生长,在近几十年的发展实践中,也有自己可贵的经验积累,此次笔者到美东,也着意收集了诸多医师的临床积累。前文提及的王少白医师,赴美以后在“靳三针”的基础上,根据美东人的体质,加以改良创造了“糖针”学说,其学术要旨是:取穴少而精,取经重于取穴,不单纯刺激病人强烈的针感,重视术者的指下得气,辅以呼吸、开阖、迎随等针灸手法,四两拨千斤,以取得疗效。“糖针”的理论在美国很受针灸师欢迎,归根结底是中医因人、因时、因地制宜和辨证论治的原则在异国的成功应用。徐俊医师在游走中西医两界,比照研究之后,以他的视角出版了两本英文中医专业书籍《Magical needles》《The Prager handbook of acupuncture for pain management》,笔者在北京也经常带教国际学生,对学生们手持的五花八门的英文中医教材常感头痛,因为中医深奥的理论,艰涩的专业术语是翻译者难以跨越的门槛,所以多数的教材不是中式英文,洋人看得一头雾水,就是懂英语不懂中医的外行生搬硬套翻译的国内教材,不知所云,徐医师的这两本书却令笔者耳目一新,简明流畅,英文地道,医学术语准确,尤其是所列疾病除了中医针灸常见病种,如中风、痹证等,还增加了海外行医常见的肥胖证、肠激惹综合症、酒精成瘾症、药物成瘾症等,实属实用性水平较高的临床教材,阅过之后,海外中医的水平令我不禁叹服。

现状与困境

当中医的美誉在海外建立以后,海外中医人面临一个新的问题,中医国际化时如何保护本民族医疗文化产权,中医针灸随着中国人的海外发展而进入美国社会,但是越来越多的其他族裔,以各式各样的拾中医牙慧的技法、学说搭中医的顺风车,他们自立于中医针灸之外,提出五花八门的学说,成立各式各样的学会,影响日益扩大,甚至有人提出:针灸应该属于东方医学,而不应该称作中医针灸,使得很多对中医针灸不了解的外国人认为针灸分为中国针灸、日本针灸、韩国针灸等等,其实国内早有定论,日本的汉方医学,韩国的韩医其根源都是中国传统中医,其针灸理论技法都没有突破中医针灸大范畴,此外还有西方人受中医针灸理论技法启发,研发的各式现代诊断治疗技法和仪器,发明者往往也只字不提中医针灸的渊源,如何在海外保护好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宝贝遗产已是刻不容缓。此外,随着国际交流增多,不同医学的融合,一些融合中西医的新派针灸已经脱离传统中医理论,多数美东中医人都认为中医针灸如果脱离中医理论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在中国针灸一直被用来治疗内外妇儿诸科杂症,在现代也不乏大师用针灸治疗疑难杂症,弘扬中医针灸就应该沿着精研理论,丰富实践,博采众家的道路走下去,深化和扩展中医针灸的治疗范围,而不应该局限于表浅的技法和西医解剖生理,否则针灸的海外之路只会越走越窄。最后,美东中医人共同的看法是,只有祖国国力强盛,才有中国医学的海外影响力,才能更好地做好中医海外维权,只有海内外中医人的团结一心,才能做出符合国际规则,被西方医学认可的大规模中医循证医学临床研究,发表出有国际影响的为中医“洗污”的论文。

古老的中医在中国已经使用了数千年,造福中华亿万苍生,而现在,时代发展,中医这艘大船驶入一个新的航程,祖国传统文化复兴,海外中医人也积累了足够的国际规则应对经验,正应了那句唐诗“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希望中医这艘大船在海内外中医人的齐心协力下乘风破浪,勇往直前,驶向更广阔的海面。

配图1:本文作者与王少白(右)、徐俊医师(中)在曼哈顿中医诊所合影

配图2:美东华人中医诊所内部图


有帮助
期待更新

马小丽 副主任医师

北京同仁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去挂号

更多文章

美东中医掠影 的相关咨询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