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马肇禹
马肇禹 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中医科

为什么我们都喊累!

为什么我们都喊累

 

聚光灯下的成功人士,累;奔波忙碌的芸芸众生,累!

为什么我们都喊累 、好大夫工作室中医科马肇禹

焦虑抑郁常来自你的家没有民主的家庭、

没有自信的孩子

武汉晚报:文/记者 谢东星 

通讯员 杨番 向吉刚

钱钟书夫人杨绛女士有一篇《隐身衣》的文章,说的是夫妻两人最羡慕仙家法宝“隐身衣”,他们期待:各披一件,同出邀游。摆脱羁束,到处阅历。可久经风雨的杨绛又说:“凡间也有隐身衣;只是世人非但不以为宝,还惟恐穿在身上,像湿布衫一样脱不下。因为这种隐身衣的料子是卑微。身处卑微,人家就视而不见,见而无睹。”

滚滚红尘,难逃名缰利锁。殊不知,在名利的高山之巅,只是一片无处藏身的荒芜(泰戈尔)。韩国前总统卢泰愚,遭遇司法考量后无地自容,他想当个归隐田园的普通人而不得;读中学的女儿在校打人,副县长亲自道歉仍难得世人原谅。也许这个时候,副县长最期待自己是个街头小贩;超速撞人,各地屡有发生,就因为是富豪之子,谴责声至今甚嚣尘上……活得累。

奔波忙碌的芸芸众生,为了温饱,为了发展,为了成功——累;

聚光灯下的成功人士,为了名望,为了延续,为了更大的成功——也累;

“都不容易。”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教授、我国知名精神心理专家王高华,就“活得累”与本报记者做了一次对话。

焦虑抑郁常来自你的家没有民主的家庭,没有自信的孩子。

记者:汶川地震促使中国人对生命价值做了一次全新思考。金融风暴、手足口病、甲流感、跨桥倒塌等层出不穷的各类事故……普通人感受的不安全感越来越多,我们每个人的情感底线遭受侵袭。

王高华:大背景要聚焦到小环境发挥作用。精神心理与社会变迁密不可分。我们正经历着中国历史上发展最快的时代,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享受着时代进步带来的好处。可时代巨变,也往往使得搭乘在这艘巨轮上的乘客产生“眩晕”。作为一个精神心理工作者,在临床接诊和日常生活中,我确实听到上上下下都在喊累。

记者:我们都知道,真正身累的不多,更多人是心累。吃好了,穿暖了,我们为什么还是累?

王高华:个人的期望值和实际能力,有差距;别人对你的要求和实际能力,也有差距。这个落差和距离就产生疲惫和焦虑,表现到情感上,就是累。

记者:是的。很多人说,那种道不清、说不明、理不透的人际纠葛,最让人累。

王高华:从大一统的社会氛围,一步跨进市场和资本社会,中国人“摸石头过河”学习竞争。人与人、同事与同事的合作、友谊,被竞争淡化了、扭曲了、抹杀了。我们这个社会,强调竞争强调得太多了(边说边摇头)。

近几年来,在多种场合,我反复阐释过“共同成长”。没有共同成长,就没有团结;没有共同成长,就没有进步;没有共同成长,就没有事业。要达成共同成长,我还有一句口头禅:妥协比竞争更重要,妥协是合作的开始。妥协——合作——成长——共赢,是四部曲。我深切地感受到,共同成长不排除竞争,共同成长更有利于有序竞争。

焦虑抑郁常来自你的家

记者:我感觉“妥协比竞争更重要”,换个说法就是“社会不是战场”。我听说您还有一个新锐观点:“家庭不是港湾”。

王高华:传统观念认为,家庭是个人生活和情感的港湾。可实际发现,不少人的抑郁和焦虑情绪根源在家庭。我有一个同龄“朋友”,在外跑业务,混个温饱。妻子是事业单位基层干部,顶多是个科级。每逢孩子开家长会,孩子就只喊妈妈不喊他。而私下里,孩子与他关系很好。可一到公共场合,孩子就觉得爸爸混得差。这个“朋友”告诉我,他每每想起孩子小看自己,心里就在滴血。

记者:主观上,这个父亲也有责任,他可以表现得主动一点。估计在内心深处,他也有懦弱的一面。

王高华:夫妻间压力带来的焦虑更普遍一些。一对中年夫妇,男的是名校教授的儿子,在一家工厂工作,妻子在园林上班。不久,妻子考上了武大的博士。这下子,丈夫受不了了。后来,妻子找我咨询,反映丈夫变得怪异、多疑。我就劝她鼓励丈夫也继续深造。等到丈夫也考上了博士,这个家庭又平静了。

在中国这样一个传统社会,男人是屋脊、女人就是屋檐。男人比女人略高的斜坡结果,是中国人适应的稳定结构。放眼我们周边,许多妻子都把丈夫看做自己的“名片”。这个名片要拿得出手,是妻子的普遍要求。当这个名片显得不那么光鲜、耀眼时,妻子就会把压力转嫁给丈夫。这个时候,家庭就不再是港湾,而成了无所逃避的压力和痛苦渊薮。

没有民主的家庭,没有自信的孩子。

记者:听说您做过一个调查,50%的大学生辍学与精神心理因素有关。

王高华:确实如此。全国各地的调查结果也类似。人是社会的产物,孩子是家庭的产物。良好的家庭氛围,有利于孩子健全人格的养成。我爱说:没有民主的家庭,就没有自信的孩子。

记者:您的一个学生告诉我,一次专家门诊接诊20个咨询者,其中1/4来自教师家庭。

王高华:这是一个令人深思的现象。父母是老师,往往把家庭当成第二个学校。当父母强制思维旺盛、完美色彩浓厚的时候,容易造就出叛逆或“老实”的孩子。实践发现,老实的孩子问题多。我建议,不管家长从事何种职业,拥有什么地位,回了家就要把“衣服”脱掉。就当个普通的爸爸、妈妈,就以孩子同龄人的普通水准来要求他。以上一代人的价值观,来要求下一代人,你说可笑不可笑。

记者:同事之间、夫妻之间、父子之间以及母女之间,都应该留有距离。

王高华:家长和老师要给孩子营造“平等感、参与感和自由感”。说话、决定,孩子感觉到平等;做事、活动,孩子能够参与;玩乐、交往和情趣,孩子有一定自由。这样的孩子,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一个敢于担当和负责的人。

记者:我以为,平等感、参与感和自由感,适合社会的方方面面,更有助于构建“和谐”。

王高华:高考临近了,考生和家长出现焦虑的不少。我送几句话给他们。第一、焦虑是普遍现象,不是你一个人在焦虑;第二、适度焦虑有利于提高考试成绩;第三、要让考生不焦虑,家长首先不焦虑;第四、面对现实摆正位置,可以克服焦虑。这有两层意思。一方面,有的考生在学校成绩不太好,但他是和全湖北的考生竞争,也许仍能考到好学校,所以他不需要焦虑;另一方面,确实是二本、三本甚至更差的水平,你就是把头发都愁白了,也不可能考得更好。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马肇禹
马肇禹 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中医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