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马良
马良 副主任医师
朝阳区第三医院 中医精神科

聋哑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心理护理

王燕  马良

精神分裂症是一组原因不明的疾病,大多数在青年期发病,临床以思维过程松散、不合逻辑的联想、荒谬的妄想、情感不恰当或平淡和社会功能缺损为主要表现{{1}},一般无智能障碍和意识障碍。聋哑病人由于听力和语言障碍等生理缺陷,造成生活范围狭窄,人际交往困难,影响了心理的健康发展。为避免或减轻上述症状,使住院病人不发生自伤或伤害他人的行为,对症护理及心理疏导十分重要。我病区于2000年9月~2003年10月收治了3例聋哑精神分裂症病人,经过一系列护理干预的整体护理措施,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北京市朝阳区第三医院中医精神科马良

1 临床资料

3位患者均为女性,已婚,年龄45~48岁之间,小学文化,均于幼年患病导致聋哑,有相似的临床表现:无诱因出现生活懒散,失眠,渐出现猜疑,认为家人对其不好,要害她,不吃家人做的饭菜,恐惧,或出现易激惹,突然发怒,殴打家人,行为怪异,不能维持基本生活。

2 心理问题分析

2.1 紧张恐惧心理

病人因精神状态异常,与外界接触和信息传递减少,更多关注自身的变化,对一些离奇的想法深信不疑,无端感受到来自他人的威胁,易产生强烈的紧张恐惧心理。

2.2 焦虑多疑心理

精神分裂症病人受症状支配,初入院时,对周围持有怀疑或抵抗态度,甚至将工作人员涉入其精神症状之中,认为工作人员与外界串通起来加害于己,因而异常敏感,烦躁易怒,拒绝治疗及护理。

2.3 孤独感和无价值感

精神病人因疾病所致,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中休养,与外界环境接触相对较少。当病人病情稳定,自知力逐渐恢复时,因无人陪伴,不能从事家庭及社会活动,常常产生孤独感和无价值感。

3 护理措施

我们依据病人在少年时期的视觉、听力和语言表达能力,结合病人现在对周围事物的适应能力、对生活的体验,做好生活及心理护理。

3.1 以病人为中心,建立良好的护患关系

精神分裂症病人常对工作人员持有戒心和高度警觉,或有敌视态度。但是无论病人的精神症状如何,护理人员都应予以理解接纳,主动关怀、体谅,尊重病人,使病人有置身于安全、信赖的环境中的感觉。我们面对的是有听力障碍的病人,只有通过神态、举止等无声的方式与病人进行思想交流。因此,护士应十分注意讲话时的音调、表情、动作及沟通的方式,可向家属了解病人的生活习惯、心理特征、性格爱好等,耐心满足病人的生活需要,使病人感到受重视、被尊重,产生信任感,减轻紧张、恐惧的心理。

3.2 做好基础护理,满足患者的基本要求

精神分裂症患者由于受症状影响,常常不知爱惜自己,甚至蓬头垢面、衣不遮体。护士应注重与病人感情上的沟通,尊重病人,创造舒适的环境,尽量避免环境因素对病人的影响,做好基础护理,满足病人的需要。需要是人类为了生活对所必需的事物在头脑中的反映,是人类行为的动力,个性积极性的源泉{{2}}。聋哑精神病患者的需要层次首先是生理需要的上升,安全需要突出,爱和所属感迫切,自尊和自我价值感受挫与维持,自我实现的需要被压抑,即高层次需要受挫,低层次需要相当突出。根据病人这一特点,我们注意在生活上给予关心、体贴和帮助,鼓励家属探视,解除病人的心理压力,定期组织病人看画报、下棋和编织,鼓励病人参加力所能及的活动。这样不仅能让病人忘却烦恼,消除孤独寂寞感,对提高精神病人生活质量有一定促进作用,而且还能延缓大脑功能的衰退和记忆力、思维能力等心理功能的减退。

3.3 注意环境对心理的影响

聋哑病人虽然感受不到声音的信息,但可通过其它器官,如皮肤、眼、鼻等与外界交流信息。因此,病室环境,温度、湿度、空气、光线及病人之间的相互影响都能左右病人的心理变化。病室清洁整齐,空气清新,温湿度适宜,光线柔和,使病人感到温馨,可减轻病人的躁闹情绪。我们在安排床位时注意不把聋哑病人与兴奋躁闹的病人安排在同一房间,以免相互影响。例如,我们为躁动病人实施保护约束时,被一例聋哑病人看到,即大吵大闹、狂躁不安,并示意将病人的约束带解除。我们将此病人安置在隔离间,又让这例聋哑病人看着我们把约束带收回锁好,病人才安静下来。

在护理过程中还注意形体语言的表达,以和蔼可亲的态度、轻柔熟练的操作,通过视觉影响病人的情绪,使其顺利接受治疗。大部分聋哑精神病人否认患有精神病,对治疗不理解而拒绝。为防止强行治疗造成病人的恐惧,影响护患情感沟通,我们进行注射时,先让她看我们对其他病人的熟练操作,然后让病人告诉她“不痛”。这样病人一般可以顺利接受治疗。

3.4 做好心理调控,使病人进入角色

人患病后,在出现身体不舒适的生理反应的同时,也会产生各种不同的心理反应,如恐惧、情绪不稳定、依赖性增强、行为幼稚、过分注意躯体的变化等。精神病人因为没有自知力,不承认自己是病人,在角色转变过程中常出现这样的问题,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或解决的不好,将会对病人的康复造成严重的威胁。精神分裂症聋哑病人,一般还具有主动性差、胆小、犹豫、孤僻和敏感的性格特点。护士在护理的过程中应评估病人的角色适应情况,满怀同情地主动接近病人,尊重病人的人格,满足病人自尊心、自信心的需要,以主动、热情、礼貌的态度对待病人,最大程度地减轻病人的焦虑恐惧心理,争取病人的理解和合作,使病人感到温暖,得到安慰,受到鼓舞,愿意表达其内心的痛苦、愿望和要求,通过符合职业要求的行为、良好的心理素质、丰富的知识和熟练的技术使病人产生亲切感、安全感和信任感,从而加速病人的角色适应。

4 讨论

精神病人的共同特征就是有认知、情感、行为方面的症状。精神病人在日常生活中常受到他人嘲笑、讥讽,使他们的精神、情绪与生活陷入困境,影响病人及家人的自我概念。自我概念是一个人对自己的看法,即个人对自己的认同感{{3}}。自我概念不是与生俱来的,它是随着个体与环境的不断互动,综合环境中其他人对自己的看法与自身的自我觉察和自我认识而形成的。特别是一些久治不愈的疾病以及一些世人有一定偏见的疾病如精神病、性传播疾病等,由于生活自理能力下降和依赖性的增强,常影响病人的自尊心。而聋哑精神病人因其缺乏听觉刺激,言语障碍,生活范围狭窄,使心情受到明显压抑,其异常的思维、情感,又不能通过语言反映出来,因而使精神病的怪异行为表现更加难以理解。由于语言交流困难,有些家属力不从心,无法理解病人及给予更多的关怀和了解,一些人对精神病人持有偏见,甚至嘲笑、轻视他们。长此以往,病人感到人情冷暖,从而对别人不友好,难以适应外部环境。现代心理学研究认为,良好的心理因素和积极的心理状态,对于精神病人能起到治疗或有助于康复的作用。因此,对他们给予必要的心理护理具有重要的意义。

据一位国外心理学家测定:感情的全部表达=7%言语+38%声调+55%面部表情,这就说明体态语言在表达人的情绪、情感和态度方面,要比言语性语言更重要。而非语言沟通有时是无意识的,体现在护士与病人交往的举手投足之间,如护士的着装、表情、语速及操作技术等,都能直接影响交流的效果。它不象语言沟通交流时可以更有意识的控制词语的选择。有时非语言沟通是含混不清的,而且因文化的差异其表达的含义也有所不同。如果用自己的文化背景去解释来自另外一种文化的人的非语言行为可能会发生错误。因此,护理人员应以敏锐的目光去洞察病人的非语言信息,从而掌握病人的心理变化,有的放矢地进行心理护理及时采取相应的护理措施。因此,正确掌握和运用体态语言在护理工作中非常重要。每个病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心理,希望被医护人员重视、关心、理解和尊重,所以在进行护理时,护士应保持一种温和、接受的态度,给病人足够的时间,耐心地“倾听”其诉说,尽可能地理解病人的每一个表情、手势,使之感到细致、可靠,增加安全感,从而对护士寄以信赖和希望,配合工作,积极接受治疗,促进疾病的康复。

 

参考文献:


[1] 姜佐宁主编.现代精神病学.第1版.北京:科学出版社,1999.547.

[2] 陈淑清,刘静芬,宋文良主编.精神科临床护理.长春:长春出版社,1992.138-139.

[3] 潘孟昭主编.护理学导论.第1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9.14.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马良
马良 副主任医师
朝阳区第三医院 中医精神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