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韦峰 三甲
韦峰 主任医师
北医三院 骨科

我的疾病观

    这些年在和患者特别是年轻患者朋友们的交道中,我发现,疾病本身的痛苦仅仅是一部分,更多的问题是疾病给他们内心带来的恐惧,或者对未来生活的忧虑。对待疾病的态度一定程度上能够反映出他们的性格,处事态度。我不懂哲学,也不擅长写作,我写不出一套完整的理论或方法帮助我的病人朋友们走出疾病产生的阴影。不过我希望用我自己的例子阐述一些朴素的观点,希望能够帮助他们战胜对疾病的恐惧,重新开始快乐的生活。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骨科韦峰

 

    “疾病就像是自己身上的伤疤,性格中的弱点一样,无论我是爱它还是恨它,它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这就是我的疾病观。它的产生源于我多病的青少年时代。

 

    我上中学的时候成绩很好,几乎每次大考必是年级第一。但我的身体却不争气,2次因血尿而休学。不敢参加体育活动,导致体质更弱了。第二次休学的时候,妈妈担心我胜任不了将来的大学的学习和我理想的医生工作,就劝我改读中专。考虑问题缜密却有些悲观的妈妈帮我设计了这样的未来:比如在医院的挂号室找份工作,一来不累,二来守着医院认识医生方便自己看病。当时,我居然接受了。因为在休学期间,我看了不少小说和诗歌,心想说不定可以做个业余作家呢。不过我的身体没有一直糟糕下去,没有给我做文学青年的机会,复学之后继续读高中直至考上了北医。

 

    2006年,我体检发现得了糖尿病,空腹血糖8.8mmol/L,餐后2小时血糖15mmol/L。当时我正在重感冒,又为联系出国进修不顺利而焦虑。我希望是这些不良因素导致我的血糖临时升高。我开始控制饮食,但2周过去了,不见一点效果。于是我果断地吃上了降糖药,并且逼一向不爱运动的我开始跑步。从最初跑200米就要停下来喘气到一口气跑4000多米,2个月间我体重下降了20斤。从那个“白白胖胖的男医生”变成了我大学毕业时的样子。这次疾病袭来的确让我惶恐、沮丧过。但6年过来了,回想起来,它也给我带来了许多实实在在的好处:

 

    第一,我体重减轻了20斤,晚上不再打呼噜了。过去因为打呼噜,夜里睡眠质量不好,白天一整天都昏沉沉的。现在没有了,一天 清清爽爽的。

 

    第二,减肥阶段的强化跑步训练让我爱上了跑步。我现在还坚持着每天早晨先到学校操场上跑2000米然后回办公室洗个澡上班的习惯。体力比以前好了很多。

 

    第三,糖尿病最令我痛苦的莫过于不能大吃大喝了。但很快我就想通了:既然老天不让我多吃,那我就吃的精细些吧。因此,并不妨碍我继续做我的“美食家”。

 

    再有就是,我比胖的时候利落多了。所有这些都开始于我得了糖尿病。疾病给了一次机会重新审视人生,让我有了新的起点,我觉得它给我的积极的方面要多于消极的。我有一个中学同学,女生,长得非常甜美,中学的时候也因为肾炎休过学,大学毕业后在某设计院工作,家庭幸福。不久前偶然遇见她,才得知她患上了红斑狼疮。但丝毫看不出她有任何的悲伤。她辞了职,在家相夫教子,依然甜美,依然幸福。想起来,我们对疾病的淡定或许源自我们青少年时期都得过大病,长期和疾病打交道的生活,让我们不再对它感到恐惧。像国家地理杂志上说的,在非洲草原上长大的孩子不会惧怕狮子一样。

 

    真的用不着害怕疾病,它来了,就接受它,适应它,然后再一点点的改变自己,改变它。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是健康、快乐的生活。什么是健康?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更是心灵上的!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韦峰
韦峰 主任医师
北医三院 骨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