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韦峰 三甲
韦峰 主任医师
北医三院 骨科

腰4,5椎间盘脱出,急求治疗方法

患者:病情描述(发病时间、主要症状、就诊医院等): 现年30岁,女,未婚,未育。 2005年初从楼梯上滚摔下来,腰部着地,后于4月底左右打羽毛球时摔倒,腰部着地,2005年5月左右突发腰痛,很痛,走路不能迈大步,大概10米就要休息。CT显示是腰椎间盘突出。静卧休息了几天,没用任何药物,好转。之后一直无任何症状,羽毛球乒乓什么的照打,没任何症状。 2006年9月左右因工作强度较大,觉得腰部不适,CT显示腰4,5椎间盘突出,因工作无法完全卧床休息,因此过了较长时间才无症状。之后遇到非常累的时候会感觉腰酸,休息后就会好转。平时羽毛球等可以照常运动无不适。 2010年9月,因帮同学抬衣柜,第二天出现腰痛,行走困难,至医院骨科看,就给开了点药,然后至康复科看,说是腰扭伤,给予超短波,中平治疗,疗效显著,中平治疗下来之后当即可以侧弯前屈等。后好转,但右腰总觉得无力。 2010年11月由于打羽毛球过度,第二天腰部剧痛难忍,无法行走,在床上挪动都很困难,由他人抬至医院就诊,骨科给予甲钴胺和止痛药等治疗,康复科给予手法按摩舒缓肌肉,超短波等治疗,数次后好转,回家静卧一个月后疼痛症状消失,但是弯腰时间超过4,到5分钟时腰部酸软无力,需要支撑,之后就一直右侧腰肌无力酸痛。康复科要求自行锻炼腰背肌,自己没做到,一次也没练过。这次也照了CT,医生看了之后说是突出,压迫不算太严重。 2011年11月,突然发现在上跳,跑步时右侧臀部深部疼痛,因此不能上跳,快跑。走路无异常,无痛感。后有加重趋势,走路能感觉到痛,但不剧烈,姿势也正常,完全不能跑步,慢跑右腿也是疼痛明显,坐位变为直立时右臀部疼痛加剧,抽搐一阵之后就好了,于是至医院康复科就诊,说考虑可能是梨状肌有问题,腰肌力量很差,建议训练腰背肌,先行止痛。后行超短波干扰电治疗,止痛效果不明显,由于对生活影响不太大,后未予治疗。 2012年2月8日,因右侧臀部疼痛一直未缓解,于是去推拿,推拿的人说要给我做个复位,于是将我绑在牵引床上,并按压我的腰椎,剧痛。停止按之后当时疼痛不明显,后又按摩,按摩时觉力度较大,右侧腰椎附近压痛非常明显,右臀部外侧深部压痛明显。又予右腰部拔罐放血。 2月9日自觉右臀部疼痛加重,于是休息。后疼痛无缓解。2月10日出现腰部不适。2月12日早上起床时发现双侧小腿前外侧触碰后有疼痛,觉得问题比较严重,于13日至医院就诊拍摄磁共振。14日磁共振片显示腰4,5椎间盘变性,腰4,5椎间盘脱出(右下后),腰4,5椎体终板炎,腰5椎体许莫氏结节。医生建议手术治疗。 目前本人症状为:右侧小腿后侧有阵发的发射痛,活动时右侧臀部仍有疼痛,双侧小腿前外侧触碰时稍感疼痛,足背感觉无异常;走路跛行,可行走较长距离,腰部仅有不适感,无明显疼痛;夜间平卧位难以入睡,腰部酸胀不适明显,白天好转;偶有左侧臀部上方针刺样痛,左侧大腿前外侧发麻。目前正在服用鲁南贝特,西乐葆,中医院自制腰痹康冲剂。 韦医生,我现在很担心自己的这个病,因为骨科医生建议手术治疗。而我现在还没结婚,没生过小孩,我害怕手术的后遗症,并发症。我这个情况是不是必须手术?手术的最佳时机是什么时候?拖的太久是不是对神经的损害就会很大? 我附上我的磁共振片,期望韦医生能给我答复。我现在对如何治疗这个病真的是一片混乱,心理打击也很大。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骨科韦峰
患者:有新资料上传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骨科韦峰:的确是比较严重的椎间盘突出,你的症状也十分典型,如果真么长时间都不能缓解,而且影响正常生活,还是应该考虑手术的。不要总是盯着手术的“后遗症”,因为“后遗症”的发生是有一定比例的,比例很小。看问题需要全面。你这种情况,不能正常工作、生活,也不是个好的状态呀?
患者:韦大夫的意思是,实际上我在2011年11月发现左臀部疼痛开始,已经是椎间盘髓核脱出了?像我目前的情况,比较适合哪种术式呢?手术后2年左右是否可以怀孕生育等?
患者:我这种脱出的程度还适合微创吗?但是有一部分医生认为微创是伪微创,只是皮肤切口小,里面的创伤大。可是我对手术的确存在一种心理上的抗拒,可是有的大夫说微创可能会摘不干净。 还有个问题就是,像我这样脱出比较多的,在摘除了髓核和突出的纤维环后,椎体间隙高度降低会明显,以后可能会很容易复发,是不是这样?因为我见过微创一年半之后就复发的,那个女孩也才27岁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骨科韦峰:一般的逻辑是这样的,一个患者得了腰椎间盘突出症,十分痛苦,经过所有保守治疗都不能缓解症状,为了能够正常的生活,不得已选择手术这种有创、有风险的治疗方式。而手术总体的治疗效果是很好的。说到手术,手术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方法,没有任何一种手术方式是完美的。每一种手术方式都有其局限性。再说微创手术,微创治疗是一大类治疗方法的总称,包括,溶核手术、射频消融、激光或臭氧消融、椎间盘镜、椎间孔镜、经皮椎弓根螺钉减压融合术等等。病人们所指的微创往往是头几种,所谓的“扎根针”就治病的那种。以我订经验,除了头几种“扎针”的微创手术外,我都推荐,只不过要根据椎间盘突出的类型或椎管狭窄的类型,再有就是术者是否熟悉微创手术。因为,微创手术是这几年才开展起来的,方法是好方法,但是医生们的经验还都不能做到炉火纯青,远比不上开放手术来的得心应手。打个比方,你买了很新鲜的鱼,但如果找不到好的厨师,依然烧不出好菜。具体到这个病人,可以做椎间盘镜,但需要非常熟练的医生操作。如果求稳妥,单纯开窗髓核切除也好。以上两种方式都不需要固定,当然有椎间隙降低的可能;当然有复发风险,但哪种治疗没有风险呢?如果采用固定的方法,复发的风险小了,但是会损失一个活动单元,还可能造成相邻节段的退变,而且手术大,花费高。我希望病人们理解的是,在治疗选择方面,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从来都没有达成共识过。不像一加一一定等于二那么简单。所以,我的建议是:找到你信任的医生,听从他的选择。
韦峰
韦峰 主任医师
北医三院 骨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