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牟成志 三甲
牟成志 副主任医师
山东省立医院 神经外科

漫谈垂体瘤(2)

谈起垂体瘤,会想起很多很有意思的病例。分享几个在临床中的垂体瘤病人的小故事,算是提供一点经验或者说是参考:

患者一:这个患者其实一开始是患者家属,一个其他部位肿瘤的病人,术后快出院了,这位家属来探视他。查房时,这位家属在陪床,我们神经外科一看这个家属的面容,就感觉他存在肢端肥大的表现,就试探性的和他聊了聊他的身体状况,这位家属很随和,很坦诚的聊了自己身体状况,然后建议他排查一下垂体磁共振。然后,在他的亲戚出院那天他住进了我们病房,三天后经鼻切除了巨大生长激素型垂体腺瘤,四天后顺利出院。出院时和我们笑谈:我们这是买一送一。

生长激素类型垂体瘤是具有典型的肢端肥大表现的肿瘤,如果有神经外科医生在人群中多看一眼,可能就会发现一个生长激素肿瘤病人。如果有人在郑重其事的端详你,建议你可千万别问他:你瞅啥呢。或许,他是一名医生,可能会帮到你。共建和谐社会,靠你我,靠大家。

患者二:说起来这个男性患者求医之路很曲折,先是感觉看东西模糊,在当地医院诊断为白内障,点眼药水,不见效,又到我们医院眼科,建议查磁共振,发现垂体瘤压迫视神经,转到我们科。查房时,我观察他面容有激素底下的特征:胡须稀少,面部皮肤无光泽等。通过激素检查,果然泌乳素非常高。于是私下里,我问了一下患者:夫妻生活如何?患者对此问题很警觉,反问:怎么,还和这个有关?我向他解释了泌乳素是会引起男性患者性欲低下,出现ED表现的。患者似有万斤重担卸下,坚决要求手术。其实泌乳素腺瘤首选是药物治疗,但是考虑到患者视力急剧下降,且他强烈要求手术,于是我们手术全切了他的巨大垂体腺瘤。我记得他出院那天,坚决要求见到我,也是在私下里,紧紧握着我的手,说:大夫,我有想法了!我行了!

其实在门诊中也常有发现泌乳素腺瘤的患者,在我们的指导下服用一段时间药物,男性患者重新找到了春天,女性患者经期回复正常,喜得贵子。很多此类患者因背负很多世俗观念的重担长期苦闷。百折千回,寻的根源并得到根治后的狂喜,让我们神经外科医生感慨万千。

与其他中枢神经系统肿瘤不同,垂体瘤由于起源位置不同,有千变万化的症状。比如说听神经瘤,起源于听神经,症状非常典型:从耳鸣到失聪,附带一些其他颅神经症状,很多是先去耳鼻喉科看耳朵,然后转到我们这边治疗;再比如胶质瘤,很多首发症状是癫痫,或者头痛,直接就来神经外科了。垂体瘤则各式各样,因此,在众多症状中寻得蛛丝马迹,进而跟进探求真相,这是一名优秀神经外科医生的基本能力。

昨天首次尝试写了点东西,友人读了一下建议少些说教气,多点趣味性,遂趁开刀后这段小空闲成此篇。医学博大精深,做科普也好,谈经验也罢,不可能脱去学究气,下篇或许会谈谈垂体瘤病人最为关心的手术的问题,姑且写到这里,有时间就写几笔,权作消遣,想到哪里写到哪里,争取系统一些。如有病情讨论,乐意一叙。
本文系牟成志医生授权好大夫在线(www.haodf.com)发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牟成志
牟成志 副主任医师
山东省立医院 神经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