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袁建树
袁建树 主任医师
宁波市眼科医院 眼科

当小蛇的生命就要终结的一瞬间,它昂起了头...

人们常常谈蛇色变,充满恐怖。其实,这是人类的一种偏见。这个充满灵性的可爱小生命对于人类的报复,更多缘自于它对于生命渴望万般的无助和对生命尊严最后的捍卫。

 

这里记载的是发生在几个月前一条小蛇的故事。

 

53岁的胡韩祥先生,家住我市的北仑白峰门埔村,几个月前的一天下午,他去寄扫过世二年的父亲墓。傍晚五时许,天色临近黄昏,胡先生回到了其父亲家准备吃晚饭。在等待吃饭的当口,他在其父亲老屋前的道地上发现一条长仅40公分的青灰色小蛇在静静地游动,看到小蛇,胡先生就顺手操起地上的一根木棍,小蛇也许感到了来自人类的威胁,掉头向空地边的草丛方向游去,身手敏捷的胡先生,在小蛇即将游入草丛的最后时刻,高高地举起了木棍,对着蛇身击去...没想到,就在木棍击中小蛇的一瞬间,小蛇突然转身并昂起头,从口中喷射出一股毒液,不偏不倚正好溅射到胡先生的左眼。胡先生的眼睛顿时感到一阵强烈的刺痛。不由自主地蹲在了地上,听到异常动响的家人,马上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帮助胡先生用勺子端来天井前的水缸中的水为胡先生冲洗了眼睛,但胡先生的眼睛疼痛没有缓解,而且视力也出现模糊,于是连夜赶到我院眼科中心急诊。宁波市眼科医院眼科袁建树

 

胡先生来诊时,左眼部红肿明显,视力降到了0.3,整个角膜上皮剥脱,角膜基质层明显混浊水肿,考虑是蛇毒引起的眼球化学伤,并进行了紧急的处理。蛇毒是一种蛋白类的生物神经性毒素,一旦溅到眼睛就会很快被人体吸收,轻则对眼睛及视神经造成损害,重则可导致失明甚至致命。幸好,胡先生来医院前作了清水冲洗,否则有失明的可能。一旦眼睛被溅上蛇的毒液,一定要尽快用大量清水冲洗,紧急时也可用自已的尿液冲洗;如有条件,最好用生理盐水加入适量的糜蛋白酶冲洗眼睛,可加快蛇毒素的分解。

 

这几年来,因蛇伤人的事件在逐年增多,象胡先生这样的蛇毒入眼的病例,每年我都会在门诊中碰到2、3起。而每当问及病史,都是我们人对蛇的主动攻击所造成的。是的,人类对大自然的破坏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每每见诸于报头的类似新闻,象雪豹下山吃家畜,北极熊进村伤人等等,深究一下,其背后都是我们人类破坏了人与动物本应和谐相处的环境、掠夺了它们的食物链、危及了它们的生存权理,导致这些动物而对人类的无助反击和报复。

 

这条无名小蛇死了,死得不明也不白。原本,它也许是因为安逸的洞穴被山林被开垦、土地被耕作破坏了,而被迫迁居而路过;也许是迫于因农药的滥用、环境污染而失去食物,因饥饿而又惧怕强势人类的侵害,赶着黄昏人稀的时间来偷偷地寻找食物...但是可怜的小生命还是遇上了不可一世的人类对手。

 

其实,自然界赋予我们地球上的每一个生命生存的权理。为此也给予生命带来了生与俱来的生存的护卫武器。这条可怜的小蛇,尽管没有威严的躯体、没有尖锐的爪牙,连视力也很差。但它却有敏感的红外光感觉系统、有特别精确的弱光反应定位系统。因此,当小蛇一旦受到生命侵害最后关头,尽其全力,从其口中的喷射出毒液。也许小蛇根本没有想过:眼睛对于动物是多么的重要,因为失去视力会让许多的动物在痛苦的饥饿中慢慢死去,但冥冥之中,自然界就是对这种古老的动物巧妙地设计出这样一种武器而赖以生下来的!小蛇对人的这种奇特反击现象,就是蛇对人裸露的面部的温觉特别敏感;喷射的毒液易损到眼睛,缘于蛇对我们人类眼睛的反光有关。

     记录这一事件,只想告诉大家:我们这个地球的生物在日益减少,是越来越强势的人类毁灭它们的结果! 但是,我们总有一天会品尝到由此带来自我毁灭的恶果。因此记住:我们善待动物生命就是保护我们自己  。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袁建树
袁建树 主任医师
宁波市眼科医院 眼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