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图标 网站导航
搜索
赵一兵 三甲
赵一兵 副主任医师
江苏省肿瘤医院 妇瘤外科

直面卵巢癌

在谈“癌”色变现今社会,普及一些肿瘤知识非常必要。今天我们重点来谈一下女性高发的卵巢癌。

在今年上影节入围的由姚晨监制并领衔主演的女性题材电影《送我上青云》深受好评,片中姚晨饰演的女主角“盛男”,27岁的被确诊卵巢癌,毕竟没有这个女性独有的病,故事就不会发生了。女主角“盛男”被医生告知得了卵巢癌后冲口而出“三年没有性生活”的一句话,卵巢癌与性生活其实没有太多的相关性。实际上我们从“盛男”的生活中反而看出一些卵巢癌的风险因素。

首先是“吸烟”,电影一开始,盛男在调查山火的起因,她就在吸烟,她是一个有吸烟习惯的人。吸烟会提高各种癌症的发病率,当然也会提高卵巢癌的发病率。其次是未生育,未哺乳。“盛男”是一个现代高知女性(硕士学历),从事的是繁忙的高压力工作(记者),加上吸烟的习惯和社会、家庭原因导致的持久心理压力,所以她卵巢癌风险高也是很正常的。 当然遗传也是不可忽视的卵巢癌高危因素,遗传性卵巢癌综合征,如BRCA基因突变,BRCA1和BRCA2胚系突变携带者在一生之中发生卵巢癌的风险分别达54%和23%。

“你只有不到50%的概率活过5年,所以这钱我不能借给你。”这是片中盛男的工作搭档毛毳拒绝借钱给盛男治病时所说的一句话,这句话既对也不对。其实早期卵巢癌患者接受手术治疗后5年生存率可达90%,但是卵巢癌起病隐匿,70%的患者确诊时为晚期,因此70%的患者在确诊5年内死亡,90%的患者在确诊10年内死亡。

卵巢癌的传统治疗手段就是手术和化疗,面对晚期的卵巢癌依然是很无力,所以盛男的妈妈才会在得知盛男患卵巢癌让她喝生榨土豆汁这样的偏方。

当然偏方是治不好卵巢癌的,现代医学才有可能延长患者的生命,盛男的主治医生提过“靶向药”,这个靶向药又是什么呢?

盛男的主治医生提过的靶向药,一般是指PARP抑制剂,这是一种改变晚期卵巢癌治疗格局的里程碑式药物,这类药物解决了传统治疗方式的困局。结合电影晚期卵巢癌传统治疗手段主要是手术和化疗、改疗、生物治疗及第五种治疗方式热灌注HIPEC。我们先说说手术,晚期卵巢癌手术是非常重要的,主要的目的是尽最大努力切除原发灶及一切转移瘤,降低肿瘤负荷,这样后续的化疗会更有效,所以片中主治医生要求盛男尽快手术。手术除了降低肿瘤负荷还能获取肿瘤组织样本,通过对肿瘤样本进行病理、基因检测就可以知道患者这个卵巢癌的个体化特征,有利于制定针对性的治疗方案. 虽然手术切除了大部分肿瘤,但对于晚期患者来说,还有很多肉眼看不到的无法切除的微小转移肿瘤,这个时候就需要化疗和我们前面提到的热灌注HIPEC来扫荡残余的肿瘤了,卵巢癌初始常用的化疗方案一般是铂类化疗药(如顺铂、卡铂)加上紫杉醇。初始化疗一般都很有效,化疗后大部分患者都会有一段没有肿瘤的好时光。但是那些躲过手术和化疗的狡猾肿瘤细胞会卷土重来。肿瘤复发,患者就需要再次手术和化疗,如此反复化疗-复发-再化疗-再复发,随着每一次复发,化疗的有效期都会缩短。

如果在铂类化疗有效后用一个副作用发生率低的维持治疗来延长无化疗间隔就可以打破卵巢癌复发的困局,这个维持治疗目前来说比较理想的药物是PARP抑制剂。对于复发后铂敏感的卵巢癌患者,含铂化疗有效后用PARP抑制剂维持治疗使复发或者死亡的风险可明显降低。而且很重要一点,不管有没有BRCA突变,只要是铂敏感的患者用PARP抑制剂都有获益。

在影片的最后,女主角盛男接受了手术康复后的盛男登上山顶“哈、哈、哈”大笑三声,她与世界和解了,笑声嘹亮。想想如果盛男没有接受现代医学的治疗,尤其是没有PARP抑制剂,她还可以扶摇直上青云路吗?结合身边故事,病魔虽然可怕,但是增加对疾病的认识,增强信心,战胜自然,必将战胜病魔!

赵一兵
赵一兵 副主任医师
江苏省肿瘤医院 妇瘤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