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最容易引发医疗纠纷的十种医生

潘柏林 副主任医师 北医三院 成形外科(整形外科)
2009-05-31 1623人已读
潘柏林 副主任医师
北医三院

一、夸夸其谈型  

流行指数 ★★★☆☆  危险指数 ★☆☆☆☆

这种大夫往往会给患者一个较好的第一印象,感觉无所不知,也无所不能。他们的服务态度也可能会很好,而且总能表现出来超出其实际经验的自信。但是随着诊疗的逐步推进,你会发现,实际效果离预想的期望越来越远,由此带来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最终激起患属对其盲目自负的强烈反感。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成形外科(整形外科)潘柏林

    点评:“严谨求实”是众多医学院校的校训,做医生,注定不能沾太多江湖气!

二、居高临下型

流行指数 ★★★★☆  危险指数 ★★☆☆☆

    在目前的医疗环境下,这种类型最为常见。“你来找我看病,你是消费者,但是对不起,我才是上帝。你在接受我的恩惠,所以就应该尊敬我,服从我,按我的规矩来。你不服气?可以离开!”医生的傲慢甚至与偏见伴随,病人的穿着、打扮和语言,将直接决定其受到的待遇。

    点评:“相互尊重是良好医患关系的基础。”

三、官僚冷漠型

流行指数 ★★★★☆  危险指数 ★★☆☆☆

    公立医院是国家事业单位,作为其职工的医生,也难免沾上官僚的习惯。“这个在这没法办!”“这个你去找***吧!”这是一些医生每天板着脸挂在嘴边的话。而且,都无一例外的在一大堆官僚指示的最后,冷漠的加一句 “好吧~?!”。

点评:官僚形象,相信你也同样深恶痛绝。有时候,平和务实是一种涵养。

四、沉默耍酷型

流行指数 ★★☆☆☆  危险指数 ★★☆☆☆

医生群体中,不乏有性格内向、沉默寡言者。他们似乎不擅长交流,或者是不屑于交流。大多时候不见人影,偶尔出现也只是匆匆几句“嗯!”、“没错!”、“这个很难跟你解释!”。患属想从皇帝金口中获得的,都是一字值千金。

点评:可能在日常交往中,你给人感觉很酷;但在医疗工作中,对患者缺乏沟通和关怀,你可能会得到沉重的代价!

五、笨拙木讷型

    流行指数 ★☆☆☆☆  危险指数 ★★☆☆☆

“这个医生也不是态度不好,也没做错什么,但是他怎么就这么笨呢?!”有些人,他就是碰见窝囊人撒不住邪火,他们眼里,一个磨磨唧唧磕磕巴巴没一点自信的人,怎么可能有安全感,更别说把自己性命的掌管大权放心托付了。

点评:谁都会经历实习医师阶段,但无论如何,从你正式挂牌的那一刻起,必须挺直腰杆、运足底气去面对病人。

六、急躁厌烦型

    流行指数 ★★★☆☆  危险指数 ★★★☆☆

不知道是否这个职业真的让人很失衡,造成了一些医生每天都心情不好。面对病人时,总打不开紧锁的眉头;超不过三句话,语调马上不自觉的高出八度;“下一个!”是制止患属继续发问的常用手段。

点评:医疗任务繁重固然众所周知,但是急躁就能提高工作效率吗?

七、不懂装懂型

流行指数 ★★★☆☆  危险指数 ★★★☆☆

“我是医生,我被病人问住了,一没面子,二显我多没水平!”目前针对病人天南海北的提问,很多医生都会碰到一时回答不上来的时候,他们都怎么处理呢?“反正你懂得比我少,我就随便说说,说错了你也听不出破绽来”。多数情况下,这个圆滑一打就过去了,还能保持您权威的形象;只不过,是否会带来隐患,决定于对这个圆滑尺度的把握,和对漏洞的补救能否及时。

点评:有一种潇洒叫做谦虚。

八、诡辩狡诈型

流行指数 ★★☆☆☆  危险指数 ★★★★☆

中国人好面子,也喜欢耍小聪明,本来都是好事;但是过于盲目和极端,那最终只能带来破坏性的后果。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例子就是“扯皮儿”,嘴皮子上的胜利,要比争论的内容本身重要得多。社会上,有一些患者和家属就特别擅长于此,甚至逐渐专业化,形成一种新职业-“医闹”,为害不浅。然而可悲的是,竟然有些医生也染上了这些毛病,在一些无作为或过失的问题上过于狡辩。其实,也许举手之劳的作为并不比百般解释费劲,也许一些可以理解的过失也未必不可原谅,但是用缺乏理性的争论手段来解决问题,最终只会两败俱伤。

点评:也许全民人文素质还有待提高,但作为医生,理应作出先进的榜样。

九、不负责任型

流行指数 ★☆☆☆☆  危险指数 ★★★★★

“腹中遗留手术剪刀”、“疏忽医生搞错血型”… 社会上层出不穷的头条新闻,每每的吸引无数眼球,激起舆论千层巨浪。然而事实上,这些多是媒体的炒作噱头,在当前如履薄冰的医患环境中,这样的事情其实少之又少,绝大多数医生对自己的医疗行为还是颇负责任的。漫不经心、粗心大意、玩忽职守,最终只会断送自己的前程。

点评:“大意失荆州”?我们输不起!

十、心术不正型

流行指数 ★☆☆☆☆  危险指数 ★★★★★

这类型的都是聪明人,只可惜,其智慧没有全部用在医疗上。相反,利用医疗手段致富,是他们每天思考的问题。实际上,这种类型更加罕见,尽管当前医疗环境也不断的接受来自市场经济的冲击,但“合理盈利”始终还是大多数医生手中掌握的尺度。利欲熏心而丧失良知的个案有没有?也有!苍天自有千里眼,多行不义终有报!

点评:还记得遥远的当年,我们第一次披上白大衣时,都曾经郑重的立下“希波克拉底誓言”吗?

有帮助
期待更新

潘柏林 副主任医师

北医三院 成形外科(整形外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