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坚持做“人文”医师

潘柏林 副主任医师 北医三院 成形外科(整形外科)
2009-07-04 978人已读
潘柏林 副主任医师
北医三院

在当前医疗环境下,如何坚持做“人文”医师?

                                                                         文:潘柏林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成形外科(整形外科)潘柏林

 

1、不管患者身份如何,尊重他
2、不管你今天心情如何,切忌把个人情绪带到诊疗工作中
3、医患交流中始终保持稳定的情绪和良好的态度
4、努力让患者感觉到你的主动和关怀
5、对疾病的诊疗规范思路清晰,不受外界环境影响而轻易改变立场
6、对待患属的合理要求,应该尽量满足
7、在坚持诊疗原则的基础上,多从患者角度上考虑问题
8、真诚是化解一切误会的有力武器
9、掌握好自身利益与他人利益的平衡点
10、努力让患属清楚了解他应该了解的信息
11、对待医闹事件,能寻求合理有力的解决途径
12、时刻保持豁达、健康的心态
13、尽量跟每一位患者成为朋友

 

附言:

     “我希望遇到一个能够真正关心我,愿意了解我的医生,我希望遇到一个不会在乎我是谁,不管我又没有钱的医生,我希望遇到一个知道如何才是真正的沟通,不会连看都不看我的医生,我希望遇到一个真正懂得爱,能从我微小的一举一动中洞察我的心的医生... ...”
      这是在一个网站上看到,一个台湾网友写的一篇朴实的短文。
      文章写的朴实,就像我们心底希望的那样。但是,读完后不仅感慨,目前的医疗环境,能达到这些“希望”的医生比例,等同于恐龙在生物界的比例。只是人们心中依旧隐怀着这样的希望,虽然一旦进入那个“冷漠”、“官僚”的医疗世界,大多还是以碰壁收场。
      然而,即使是在医学“科学主义”至上风行的今天,对病人的温情和关怀,恰恰可能是挽救尴尬境地、打破恶性循环的良方。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的提出,主旨就是让医学回复温情,让医疗变的更加有序和减少浪费。“还医学以人道主义”,让医学再次“以病人为中心”,这样的观念,正被越来越多的发达国家采用。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也许我们无法改变不合理的行医环境,但我们可以改变的是态度和心情,与其抱怨社会不公,处世艰难,不如返躬自省,如果我们真能做到把握分寸、谨言慎行、礼行天下、修身养性,我们会少许多烦恼。

有帮助
期待更新

潘柏林 副主任医师

北医三院 成形外科(整形外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