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简单与复杂

庞战军 主任医师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 妇产科
2009-06-11 2015人已读
庞战军 主任医师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

    在美国纽约银行地下三层的库房里,存放着全世界最多的黄金。世界上的每一个国家,都在那里存放有自己的黄金储备,以金砖的形式。每个国家的黄金都堆成一垛,那里有大大小小的很多堆儿。美国纽约也因此成为全世界的金融中心。黄金作为国际间贸易结算的方式,象货币一样在这里流通着。一个国家要付给另一个国家多少钱,就从他那堆黄金上搬多少给代表另一个国家的另一堆儿。多么复杂的国际贸易,结算的方式却是如此的简单。简单得就象小孩过家家一样。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妇产科庞战军

    其实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的。一方面,人们把一件普通的事情的过程弄得极其复杂。而另一方面,其中的道理却又是出奇的简单。正如下面这个著名的故事。

    一位迟暮之年的富翁,在冬日的暖阳中到海边散步时看到一个渔夫在晒太阳,就问道:“你为什么不打渔呢?”“打渔干什么?”渔夫反问。“挣钱买大渔船呀!”“买大渔船干什么?”“打很多鱼,你就会成为富翁了。”“成了富翁又怎么样?”“你就不用打渔了,可以幸福自在地晒太阳啦。”“我不正在晒太阳嘛!”富翁哑然。让几乎所有的人都无言......

    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你可选择复杂,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简单。然而,生存在这个所谓的人类社会里,绝大多数情况下一个人不得不选择将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能否选择“简单”已无法任由自己的喜好做出决定。周围环境的影响几乎是无法摆脱的,更是不可能除去了。

    《克尔克廓尔的哲学寓言》提到,马其顿国王菲力浦要攻打克林斯,浑浑噩噩、醉生梦死的科林斯人都不禁惊恐万状。他们开始厉兵秣马,重新修建荒废已久的防御工事。戴奥奇尼斯也推着他那破旧的木桶在地上滚来滚去,“看到你们忙得不亦乐乎,”他说,“我想我也该干点什么事情啦!”。

    这可笑吗?但却是人类世界中每一天都在发生的事实!很多人做事不是因为必须,而是为了有事做,不让别人看着自己闲着,换一个词儿来说就是“做秀”。人类有天生的从众心理。这种心理甚至被冠冕堂皇地与“面子”联系起来。如果大家都如何,而你未如何,你会没“面子”。没有几个人不爱“面子”,所以能象“渔夫”者,更比大熊猫还要稀少吧。

    戴奥奇尼斯,是何许人也,竟能如此特立独行?戴奥奇尼斯(Diogenes),或译作第欧根尼,公元前四世纪一位著名的希腊哲学家,犬儒派哲学的创始人。他认为正是世俗的财产剥夺了人们天生的自由,只有摆脱虚假的社会习俗,避开繁琐和奢华,人们才能过上自由幸福的生活,类似老子的“绝圣弃智”的说法。他不仅这么主张,更是身体力行,似乎有过之而无不及,比今天的行为艺术更加惊世骇俗。

    他披着毯子住在一个废弃的大木桶里,怡然自得。他模仿动物,随地捡取食物,吃生肉,因为不消化而作罢。他甚至在光天化日之下交配,在众目睽睽之下自慰,“这和用揉胃来解除饥饿是一回事。”他认为,凡大自然规定的事皆不荒谬,凡不荒谬的事在公共场所做也不荒谬。既然食欲可以公开满足,性欲有何不可?自然的权威大于习俗。在他眼里,性是最自然的,婚姻却完全是多余的。他主张通过自由恋爱和嫖妓来解决性的需要,并且身体力行。有人指责他出入肮脏之处,他答:“太阳也光顾臭水沟,但从未被玷污。”如同柏拉图和斯多噶派的芝诺一样,共妻是他赞成的唯一婚姻形式,在这种形式下,财产和子女也必然共有,就断绝了贪婪的根源。

    对于狗的绰号之来由,他堂皇的解释是:因为他“对施舍者献媚,对拒绝者狂吠,对无赖狠咬”。他并不乱咬人,他咬得准确而光明正大。有人问他最厌恶被什么动物咬,他的回答是:谗言者和谄媚者。一个狗仗人势的管家带他参观主人的豪宅,警告他不得吐痰,他立刻把一口痰吐在那个管家脸上,说:“我实在找不到更合适的痰盂了。”看见一个懒人让仆人给自己穿鞋,他说:“依我看,什么时候你失去了双手,还让仆人替你擦鼻涕,才算达到了完满的幸福。”看见一个轻薄青年衣着考究,他说: “如果为了取悦男人,你是傻瓜,如果为了取悦女人,你是骗子。”看见一个妓女的孩子朝人堆里扔石头,他说:“小心,别打着了你父亲。”

    一天,征服了半个文明世界的亚历山大大帝(Alexander)看见戴奥奇尼斯坐在木桶里晒太阳。于是这位君主在大臣们的簇拥下走过去,对戴奥奇尼斯说:“我是亚历山大大帝(I am Alexander,the Great)。”哲学家傲慢地回答说:“我是提奥奇尼斯—犬儒学者(I am Diogenes,the Cynic.)。”然后亚历山大问他是否需要任何帮助。“是的”,戴奥奇尼斯驳回道,“离远点。别挡了我的阳光。”四周一片惊奇的静寂。亚历山大慢慢转过身去,对随从说:“假如我不是亚历山大,我就会是戴奥奇斯。”有谁能像戴奥奇尼斯一样洒脱、自由、幸福?他像狗一样活着,无疾而终,享年90岁;而叱咤风云的亚历山大大帝33岁即重病染身,空手归西!

    人生一世,究竟需要的是什么?

    功名、财富带不进棺材。人就是这么赤裸裸地来,赤条条地去。哲学很复杂,道理却简单。只要思考过,没有人想不明白。然而,又有谁敢说“不要挡了我的阳光”呢?
有帮助
期待更新

庞战军 主任医师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 妇产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