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庞战军 三甲
庞战军 主任医师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 妇产科

卵巢未成熟卵巢畸胎瘤该怎么办?

患者:您好! 我是三个月前在深圳南山妇幼医院做的剖宫产手术生下宝宝,手术过程中发现右侧卵巢里有一6×4.5×4cm大小的表面完整光滑的畸胎瘤,手术大夫当场拿掉此瘤,并缝合好卵巢。南山妇幼的手术大夫切开肿瘤进行观察发现里面有毛发和油脂,后送广州金域检验中心检验, 描述如下:囊性肿瘤一个,已破裂,体积8×5.5×4cm,内含油脂毛发,内见头节一个,体积2×1.5×1cm。 诊断结果如下:(右侧)卵巢未成熟畸胎瘤1级,免疫组化:s100(+),ck(-)。注:此病例仅在一个低倍视野见一个未成熟神经管。 我想请问的是,手术大夫拿掉的肿瘤是一完整光滑的瘤,后送到广州金域的描述写的是已破裂,他们似乎是没沟通好,手术大夫承认此事,我想问的是已破裂和完整的区别会不会影响到诊断结果?还有这到底是不是恶性肿瘤,如果是,我该怎么办,我的宝宝才三个月大,我的心里很难受,希望庞主任能帮帮我,给我指点迷津,万分感谢!月经是否规律:一般初次月经年龄:14 每次经期天数:6 平均月经周期天数:25 月经量、颜色、腹痛情况:一般、鲜红色、第一天有些痛最近一次月经日期和状况:鲜红色结婚年龄:20 怀孕次数:1 流产次数:0 生育次数:1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妇产科庞战军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妇产科庞战军:畸胎瘤的手术过程中,一般都会完整剥除的,因为畸胎瘤与正常组织间的界限比较清楚。至于术中肿瘤有无破裂,对恶性肿瘤的分期是有影响的,您的情况(未成熟畸胎瘤)属于恶性肿瘤,如果术中完整剥除,则分期为Ia期,如术中已破裂,则分期为Ic期,是有差别的。你的情况比较特殊,病变为单侧,且仅为局部恶变,如果术中完整剥除,可不作其它处理,仅予临床观察,定期复查B超,如有患侧卵巢增大,则予以再次手术切除,必要时给予化疗。您目前不必过于担心,预后应该是比较好的。
 
患者:庞主任您好! 非常感谢您针对我的病情进行了仔细分析并尽快答复了我。其实在知道病理检验结果的这两天我也去过深圳北大和人民医院,还在网上和电话里咨询过另外两位同样权威的大夫。几位大夫有以下反应: 1、深圳北大一位主任医师知道了我的情况非常火爆的劝我马上切掉右侧卵巢,在我犹豫地问她是否要看一下我的病理切片的时候,她才勉强同意让我回原医院拿病理切片了再来找她会诊,我排了三个小时的队,看病并且知道结果不过一分钟时间,当我问她能否解释一下的时候,她又很激动得让我以保住我这条小命为重,我只有很悲苦的回家,当时一片茫然,很多想不通的地方。。。 2、在回家路上,接到了北京阳光丽人医院名誉院长郭燕燕的电话,她说在网上看到了我的帖子,和我讨论一下,第一反应我感到受宠若惊,因为我没想到郭教授会反映这么快,发贴一个晚上就联系上了我,不过接电话时隐隐有种感觉心想也许她希望我能去北京治病才会联系我(我现在很鄙视自己这种阴暗的想法),是的,我错了,郭教授给我很耐心的讲解了成熟畸胎瘤和未成熟畸胎瘤的区别和转化的可能性,以及恶性肿瘤中的各种级别,还着重提到了她在1984年写的未成熟肿瘤33例的一片论文的大概内容,她的主要意见和您是一样的,建议临床观察,定期复查B超就好了,只要完全剔除此肿瘤,可不用切右侧卵巢和化疗。 3、深圳人民医院刘新琼主任医师直接对我说需要会诊才有结论,一是提供病理切片,二是化验肿瘤标志物(结果已出,正常),才进行会诊并且介绍我找陈递林主任,我准备周一将病理切片送去化验。 4、在深圳最有权威的算是北大医院了,我清晨6点又去了北大医院挂了张涛大夫的特专号,每天只有50个号,看了病理结果之后开始时建议切除右侧卵巢,后来我谈到了郭燕燕郭教授的看法(他们原来是旧同事),后来张大夫建议说还是切掉比较保险,虽然切掉这一侧不能保证在另一侧或者其他部位长肿瘤,但还是比较保险些,郭教授的建议比较冒险,她希望我自己选择。不过她说我曾经做过剖宫产手术,如果再次进行切卵巢手术的话,手术比较困难,而且会有生命危险。看完张大夫的诊,我又多了一个难题,如果要做手术,那不是也是会一定的风险? 5、北京协和医院的吴鸣大夫也在网上回复了我的咨询,她也建议我进行手术,比较保险。 再就是您的建议了,现在归纳一下,有两种结论:一种是手术派,一般情况下建议再次切掉右侧卵巢的手术,但因为我做过剖宫产手术,也有一定的风险;还有一种是观察派,以您和郭教授为主,此肿瘤剔除后病理切片为低度恶性,有转良的可能性,也有转恶的可能性,也有可能终身不复发,也有可能再长肿瘤直接从1即转变为2或者3级,也有一定的风险性,有种赌博的感觉。 这几天一直都比较迷惘,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不做手术有风险,做手术了更有有风险,看了您的意见我觉得有看到一线曙光。今天,我的血检报告出来了,都属于正常值,三维彩超有无异常,现在是否可以确定基本安全了?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妇产科庞战军:手术与否,是进一步医疗处理上积极与保守的两种态度。医学的发展,目前已提倡外科治疗原则的“保守化”倾向。你的情况,如果在手术中冰冻病理结果提示为部分未成熟畸胎瘤,肯定将患侧附件切除。但你的情况是术后病理才发现,此时面临的选择是:是否有必要为了切除一侧卵巢而再次手术。因为你还年轻,即使再次手术也仅于右侧卵巢或附件切除,范围不亦扩大,更谈不上危及性命。结合这些考虑,我还是认为可以临床密切观察,如有变化随时处理。扩散的风险应该很小。
 
患者:谢谢您,我已决定进行保守治疗(昨天又咨询了广州中医大肿瘤医院的刘富元主任,和您一样的建议),平时会注意饮食,养好心态,积极面对这个病患,每隔三个月我会进行一次血检和B超。也再次谢谢您的关心,希望您工作顺利,一切顺心!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庞战军
庞战军 主任医师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 妇产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