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天龙喘咳灵合小剂量茶碱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病临床研究

潘俊辉 主任医师 广医一院 中医科
2009-05-29 2133人已读
潘俊辉 主任医师
广医一院

天龙喘咳灵合小剂量茶碱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病临床研究

 

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510120)

 

潘俊辉 邱志楠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中医科潘俊辉

 

    内容提要 对小剂量茶碱与中药复方天龙喘咳灵联合应用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病(以下简称慢阻肺)进行了临床观察研究。小剂量茶碱合天龙喘咳灵(治疗组)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病60例,并与常规茶碱对照组46例比较。结果:治疗组临床控制率为60.00%,总有效率为95.00%;对照组临床控制率为36.96%,总有效率为71.74%;两组比较p<0.05。认为慢阻肺采用小剂量茶碱与中药配合应用,对改善本病的气促和肺功能有明显的疗效,同时认为慢阻肺的发生多痰浊与血瘀相互为患,肺脾肾气虚为本,血瘀阻滞肺络,痰浊内蕴为标,治疗以补益肺脾肾为主兼活血化瘀化痰浊。

 

    关键词:天龙喘咳灵; 小剂量茶碱;慢性阻塞性肺病

 

    天龙喘咳灵是广东省名中医邱志楠教授、主任医师的经验处方,由青天葵、款冬花、法夏、熟附子、五味子等12味中药组成,临床多用于慢阻肺和支哮治疗,均获得较好疗效。现将天龙喘咳灵与小剂量茶碱合用治疗慢阻肺临床观察报告如下:

    1.临床资料

    1.1  病例选择

    1.1.1  诊断标准

    (1) 均符合1997年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制定的慢阻肺诊治规范标准,即具有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诊断根据,FEV1%预计值小于或等于75%。

    (2)中医诊断:痰热型:咳嗽咳痰黄稠,咳声重浊,甚咯血或痰中带血,口渴喜饮,胸闷气喘,小便黄,大便干,或发热,舌红苔黄,脉弦滑或滑数。痰湿型:咳嗽痰多色白,质稍稠,或胸闷气短,苔白腻,脉濡或滑。阴阳两虚型:以动则气喘为特征,病发时,咳声嗄涩,多为阵咳,夜多于昼,或时多时少,腰膝酸软,或咳则遗尿,夜尿频多,头昏耳呜,口干咽燥,潮热盗汗或自汗,舌胖色紫,少苔或无苔,常有瘀象,脉多细数。

    1.1.2  中医病情程度的划分标准

    ⑴咳嗽:轻度(+):间断咳嗽,不影响正常工作和生活。中度(++):症状界于轻度与重度之间。重度(+++):昼夜咳嗽频繁或阵咳,影响工作和睡眠。

    ⑵咯痰:少(+):昼夜咯痰10~50ml,或夜间及清晨咯痰50ml。      中(++):昼夜咯痰51~100ml,或夜间及清晨咯痰26~50ml。      多(+++):昼夜咯痰100ml以上,或夜间及清晨咯痰50ml以上。

    ⑶喘息:轻度(+):喘息偶有发作,程度轻,不影响睡眠或活动。      中度(++):病情界于轻度与重度之间。重度(+++):喘息明显,不能平卧,影响睡眠及活动。

    ⑷哮呜音:少(+):偶闻,或在咳嗽、深呼吸后出现。中(++):散在。多(+++):满布。

    临床病情程度判断:按就诊时之症状及肺部哮呜音,任何一项为重度者可判断为重度;任一项为中度者可为中度;均不足中度者为轻度。

    1.2  纳入病例

    符合慢性阻塞性肺病诊断及中医辨证诊断标准者,可纳入观察对象。风寒及寒饮伏肺者,不作为观察对象。

    2.一般资料

    本组病例106例为住院和门诊病人。治疗组60例,其中:男性37例,女性23例,平均年龄59.2±5.4岁;对照组46例,其中:男性24例,女性22例,平均年龄58.8±4.6岁。两组病例在性别、年龄、病情程度、病程及合并症分布上,经统计学处理无显著性差异(卡方检验P>0.05)

    3.治疗方法

    将106例病人随机分为小剂量茶碱合天龙喘咳灵治疗组、常规茶碱对照组。

    3.1  治疗组:口服控释剂型茶碱类药物:优喘平(protheo),200 mg/d(半片/日),每天口服1次,睡前1-2小时服用;天龙喘咳灵胶囊由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制剂室提供,每粒胶囊含生药1克,用法:成人每天3次,每次3粒;6-14岁每次2粒,每天1-2次。若兼见痰白清稀、畏寒肢冷、喉痒等偏寒证者,用干姜2-4克,细辛3-5克煎水送服;若并见痰黄粘稠、咽痛、发热、口渴等偏热证者,加用鱼腥草15-30克,紫花地丁15-30克煎水送服;若伴见气短神疲、汗多纳呆、心悸寐少等偏虚证者,用山萸肉3-5克、白术5-10克煎水送服;若挟见气粗痰呜、喘息不能平卧、胸闷恶心等偏实证者,用桑白皮10-15克,葶苈子10-15克煎水送服。

  3.2  常规茶碱对照组:氨茶碱(aminophylline),0.1g/次,每日3次。

    3.3  两组均接受慢阻肺常规治疗,包括西医以祛痰、镇咳,感染时控制感染。

    3.4  疗程:两组疗程均为2个月为一疗程。于治疗前后分别测定:血、尿、便常规化验;心、肝、肾功能常规检查;肺功能指标:一秒钟用力呼气容积(FEV1)、用力肺活量(FVC)、最大呼气流量(PEF)

    4.疗效判断标准

    4.1  临床控制:咳、痰、喘症状基本消失,肺部哮呜音少许。

    4.2  显效:咳、痰、喘症状明显好转(+++→+),肺部哮呜音明显减轻。

    4.3  有效:咳、痰、喘症状好转(+++→++,或++→+),肺部哮呜音减轻。

    4.4  无效:咳、痰、喘症状及哮呜音无改变,或减轻不明显,以及症状加重者。

    5.统计学处理:计量资料用配对t检验;等级资料用Ridit分析。

    6.治疗结果

    6.1  两组总疗效比较

    两组236例治疗后咳、痰、喘综合症状均有不同程度的改善,治疗组症状改善明显,经Ridit分析,治疗组疗效优于对照组(P<0.05),见表1。

    表1     对慢性阻塞性肺病总疗效比较

组别

例数

临床控制

显效

有效

无效

总有效率

治疗组

60

36

16

5

3

95.00%

对照组

46

17

10

6

13

71.74%

    注:Ridit分析:两组比较,P<0.05。

    6.2  两组临床症状疗效比较

    两组病例治疗前后临床症状比较显示,治疗组在喘、咳、哮呜音、神疲乏力、夜尿多等方面优于对照组(P<0.05);但在痰、食欲减退、汗多、便溏等方面,两组无明显差异。见表2。

   表2     两组临床症状疗效比较(有效率%)

症状

治疗组(60例)

对照组(46例)

P值

96.67

76.09

<0.05

98.33

65.22

<0.05

哮呜音

91.67

89.13

>0.05

汗多

90.00

45.65

<0.01

夜尿多

93.33

43.48

<0.01

纳呆

65.00

50.00

>0.05

乏力

咯痰

71.67

83.33

34.78

86.96

<0.05

>0.05

 

     6.3  两组治疗前后肺功能变化

    治疗组测定了60例,对照组测定了46例。其结果见表3。

表3       两组治疗前后肺功能变化(X±s)

分组

治疗组

对照组

P值

              例

37

24

 

    PEF   治疗前

212±78

202±81

>0.05

   L/min  治疗后

304±80

268±78

<0.05

男          P值

<0.01

<0.05

 

              例

31

17

 

    FVC   治疗前

2.0±0.4

1.9±0.5

>0.05

     L    治疗后

2.9±0.5

2.4±0.7

<0.05

             P值

<0.01

<0.05

 

              例

23

22

 

    PEF   治疗前

126±48

122±43

>0.05

   L/min  治疗后

196±58

166±54

<0.05

女          P值

<0.05

<0.05

 

              例

16

16

 

    FVC   治疗前

1.2±0.3

1.3±0.3

<0.05

     L    治疗后

2.0±0.5

1.4±0.5

>0.05

            P值

<0.05

>0.05

 

    两组治疗前后自身对照,对PEF和FVC均有改善,经t检验有非常显著性差异;两组间治疗前无显著性差异,治疗后治疗组优于对照组(P<0.05)。

    7.讨论

    7.1  中医对慢性阻塞性肺病的认识

慢阻肺多因慢性支气管炎急性期失治或治不彻底,迁延而成。中医学认为本病可归属于“咳嗽”、“喘证”、“肺胀”、“饮证”范畴,乃因外感六淫邪气致令肺失肃降,咳、痰、喘诸症相继出现,日久耗伤肺气,损及脾肾,痰浊内蕴,变生瘀滞,形成气虚痰瘀之证,其标在肺,其本在脾肾。脾肾阳虚,升清降浊失常,水液失于气化,聚为痰,冷痰上泛,堵塞气道,致肺气宣发肃降失常,故咳喘咯痰、胸中胀满。痰亦可随气血流行,内而脏腑,外而经脉,痰的粘滞和嗜动性质,必然影响气血的运行,由痰生瘀,或挟瘀而病。从本研究临床病例证治特点看,慢阻肺具有年老发病,病程长,易反复发作等特点。

    治疗应注意温肾化痰与活血逐瘀,古人云:"痰为阴邪,非温不化","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中医理论认为本病迁延日久,多为肺肾脾虚及痰瘀同病之证,从临床表现可见本病常有面色晦暗,唇舌表紫,或舌下静脉紫黑等瘀血见症。因此,临床除注重补肺化痰外,同时酌加温肾化痰与活血化瘀之品,疗效会显著提高,尤其是久病顽痰的患者,切勿忽略“肾主纳气”、"痰挟瘀血"之性。由于肾亏于下,冷痰上泛,痰阻则血难行,血瘀则痰难化;痰滞日久,必致血瘀,瘀血内阻,久必生痰。故温肾则纳气平喘,活血则瘀去痰易化。天龙喘咳灵之组方正是立法于此,方中熟附子有振奋肾中之元阳,复其气化卫外之力;青天葵同治痰瘀热三证之品,有消痰解毒化瘀又不伤阴血耗气的特性;款冬花温肺平喘,擅治久咳久喘;法半夏温化痰饮,燥湿降逆,又能健运脾气;五味子敛肺而滋肾,虚喘久咳非五味子不能收敛游动之肺气,非五味子不能复肺肃降之权。

    7.2  茶碱用以治疗慢阻肺与哮喘已达半世纪之久。过去使用茶碱是基于其对支气管平滑肌的直接舒张作用,但此种舒张作用一般需在其血浆浓度达到10 mg/L以上较明显,而这个血浆浓度已接近中毒浓度,所以对茶碱的治疗价值在西方特别是欧洲一直有争议。但近年的研究证明除舒张支气管平滑肌以外,茶碱还具有抗气道炎症及免疫调节作用,这种作用在较低血浆浓度时即可显示。在我国多数慢阻肺患者接受低于常规推荐剂量茶碱治疗,并取得较好的临床效果。而对小剂量茶碱与中药复方的联合应用,尚未见报道。通过我们观察,提示小剂量茶碱与天龙喘咳灵联合应用治疗慢阻肺有显著治疗效果,尤其是患者的气促症状与肺功能改善方面有显著疗效。同时,治疗组的毒副作用的发生率低,少数患者有轻微胃肠道反应,如腹胀和纳呆等。对照组有较多副作用,如焦虑、失眠头痛、心悸胸闷等。可见,天龙喘咳灵与小剂量茶碱联合应用,有相须相使作用,并减少了茶碱的毒副作用。

   

参考文献

 

1.以政平,等.内科诊断标准.第一版,同济大学出版社,184-186

2.欧阳忠兴,等.中医呼吸病学.第一版,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1994:608-621

3.邱志楠,等.青天葵临床新用.广州医学院学报 1995;23(2):96-97

4.Pino-Garcia JM, Garcia-Rio F, Gomezl L, et al. Short-term effects of inhaled β-adrenergic agonist on breathlessness and central inspiratory drive in patients with nonreversible COPD. Chest, 1996, 110:637-641.

5.Phillips H. Van Hook CJ, Bubler T, et al. A comparison of cefpodoxime proxelil and cefaclor in the treatment of acute exacerbation of COPD in adults. Chest, 1993, 104:1387.

6. Arky R. Product information theophylline in: Westlley GJ ed. Physicians desk reference. Hontvale  Medical Economics Data Production Company, 1994, 48:1119-1122.

7.叶志明,等.氨茶碱治疗72例患者的药物监测.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1991,14:22-24.

8.莫红缨,等.一次及多次口服国产茶碱控释片药代动力学及相对生物利用度的研究.中国临床药理学杂志,1994,10:171.

9.钟南山,等.长期氨茶碱口服对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的治疗作用.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1988,11:265-268.

 

 

有帮助
期待更新

潘俊辉 主任医师

广医一院 中医科

问医生 去挂号

更多文章

天龙喘咳灵合小剂量... 的相关咨询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