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刘义 三甲
刘义 副主任医师
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 心身障碍科

焦虑障碍会加剧偏头痛症状?

2016-08-21 精神心理专业平台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心身障碍科刘义

偏头痛患者往往伴发精神疾病,但尤其是焦虑障碍会加剧疼痛,警觉过度,和小题大做的倾向,Steven Baskin教授(新英格兰神经性头痛研究所心理学家)在美国头痛学会主办的一个研讨会上这样表示。医脉通对相关整理编译,详情如下:

“焦虑是大多数情绪障碍的困扰驱动,”Baskin说。在偏头痛患者中焦虑障碍终身患病率是51%~58%,几乎是重度抑郁症的两倍。

惊恐性障碍在偏头痛患者中尤为常见,在有预兆的偏头痛中比值比约为10,在没有预兆的偏头痛值为3。然而,社区研究显示偏头痛与广泛性焦虑症,恐惧症,强迫性神经失调的增加比率具有联系。

在很大程度上与抑郁症相比较而言,焦虑往往会加重头痛症状和无力,削弱短期治疗满意度,同时降低治疗依从性。“针对焦虑敏感的心理干预可能会有助于头痛缓解,”他补充说。

这些疗法包括以认知行为治疗为基础的“自上而下”的方法,和基于正念的“自下而上”的方法,Cynthia Stonnington教授(梅奥诊所精神病学和心理学科主任)说。认知治疗教会偏头痛患者通过关注他们过去的恢复性和替代疼痛的支持系统,重新评估自己的情况。而且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培训患者“通过呼吸,通过了解身边正在发生的事情,留出了空间,”她补充说。“在没有判断,没有压力和焦虑的情况下,你能接受的越多,你就越能处理疼痛这种状况。”

这两种治疗方法有助于降低应激反应,从而改善头痛症状,Stonnington教授补充道。“患者在没有意识到这一问题,可能更容易掌握头痛的耐受度。”

纵观历史,在偏头痛患者中准确的评估精神障碍是很重要的,Baskin教授强调。例如,焦虑障碍一般出现在偏头痛发作之前,而重度抑郁症通常追寻其后。

遗传学,早期童年创伤,和躯体敏感性都会影响焦虑障碍的可能性。患者从遗传上可能更容易进展为神经质的人格特质,而在儿童时期严重的疾病或者滥用可能会侵蚀成年时控制的感知力。在童年时被虐待的患者头痛症状,“可能会更加严重,但是有可能从发作向慢性进行改造,” Baskin教授指出。

此外,一些患者对身体紧张或者焦虑的信号十分敏感,例如增加的心脏率。“这些患者可以感受到他们的身体,注意到一些事情出错,然后担心它;他们认为这种良好的感觉是有害的,可能是有灾难性的,”与那些没有伴发焦虑障碍的偏头痛患者相比较,这些患者会更可能害怕疼痛,受头痛触发的影响,会有更频繁的头痛,出现不适应的思维和行为。对于不良适应思维的患者例子包括,“我需要完全的没有头痛”,“偏头痛不能容忍”,“所有的这些药物都有可怕的副作用”,以及“如果我担心,我会预防它”等。

并发偏头痛和焦虑障碍的患者在面对病情时也可能会把自己视为脆弱,虚弱,容易感到不安和无奈,这往往会进一步恶化病情,Baskin教授补充说。患者还可能会频繁的寻求控制病情,把自己当作太特殊不至于应该头痛,或者相反,担心会因偏头痛被当众羞辱。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刘义
刘义 副主任医师
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 心身障碍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