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淼_好大夫在线

彭淼

副主任医师 副教授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 心理咨询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4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1458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彭淼

彭淼

副主任医师 副教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医学科普

你了解抑郁吗——浅谈抑郁症

发表者:彭淼 9686人已读

抑郁症这个词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听到,在全世界范围内,有3.4亿抑郁症患者,排在全球的第五位,预计在2020年将上升到第二位。但是很多人还缺少对它的全面了解,把它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其实它是一种很普通的心情情绪问题,很多人在一生中都可能会与它打交道。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心理咨询科彭淼

 

症状及临床表现

 

提到抑郁症,很多人会想到自杀,事实上,真正自杀的人只是很少的一部分,抑郁症通常表现为持续心情低落以及兴趣减退,它还可能会造成我们身体上的不适比如食欲紊乱,睡眠问题,思维和精力减退等等。只有处于非常严重的抑郁状态的人才可能会出现自杀想法以及自杀行为。

很多人把抑郁症定义为某种特别的疾病,并总结了该病的病程,疗程和预后等方面。目前普遍的观点认为对抑郁症的治疗中以心理治疗结合药物治疗的效果为最佳。首次治疗抑郁症需要足量使用抗抑郁药物维持治疗半年以上。首次发病治愈后,可能有50%的概率复发。如果复发,那么药量和维持时间都需要增加。如果复发两次以上,则需要终身用药。

很多受到抑郁状态困扰的人如果得知了上面的医学观点,很可能还没有治疗便首先失去了信心。很多人一听到终身服药的说法,便会觉得自己肯定得了什么特别严重的不治之症,感到十分害怕。

虽然处于抑郁状态的人会出现上面提到不舒服的症状,但是我们的观点比较乐观,绝大多数抑郁症是神经性的而非内源性的,我们不倾向于将它看成是一种形式的疾病,因为抑郁症患者的虽然脑内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是这些变化是暂时的,功能性,和可逆的。神经性抑郁症患者的脑内的生理变化是由于长期处于不良情绪的困扰下导致的正常生理现象,它不是器质性的,也不是大脑损害,完全可以通过恰当的方式完全治愈。很多医生认为抑郁症是大脑的疾病,这是令人遗憾的。第二如果把看成一种疾病,那么病人将获得强烈的病人角色,他们很容易因此看低自己加重自卑或者推卸责任,把治愈的任务完全推给医生。这对病人的康复是很不利的。

 

对于自己是否处于抑郁状态,患者可以通过一些自评量表自己进行考察,这些量表包括Beck抑郁问卷(BDI),抑郁自评量表(SDS),抑郁状态问卷(DSI),这些量表具有较好的信度。

 

病因

 

抑郁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它就究竟是怎样形成的呢?目前有很多理论对抑郁的成因进行了解释。我们主要就其中几种最重要的观点进行介绍,包括认知理论,行为主义理论,存在和人本主义以及生物学因素。

一、认知理论的观点

在理解抑郁的认知理论中,Aaron Beck的理论最具影响力,并获得了众多实证研究的支持。Beck认为,我们每个人都拥有各种各样的图式(schemata),即我们关于世界和生活的内在态度、信念。我们通过这些图式,规范着自己的生活。抑郁者在童年或青少年期间,因为某些原因,比如说被父母不良的对待,不能很好的融入学校生活,以及监护人本身具有的不良的生活态度,会发展出消极的图式或信念——消极的看待周围世界的倾向。于是一旦在生活中遇到困难,他们就更倾向于消极的看待问题,他们的无望感和自卑感都要多于常人。这样的图式也经常使自我陷入无意义感,和无价值感的深渊。这样,抑郁者会经常受到不良情绪的困扰,他们便很容易陷入抑郁状态。

二、行为主义的观点

行为主义者对抑郁的解释主要有两种理论,一种强调外界的强化,另一种强调人际关系过程。

许多行为主义者将抑郁看做是是消退的结果,认为抑郁是一种不完全或不充分的活动。消退的含义是指人的某种行为一旦不再被强化,人们再表现出这种行为的概率就会逐渐减少甚至消失。例如,最近的退休者会觉得在失去了工作之后,正性刺激物在办公室以外的环境身份稀少。一个失去妻子的男人会发现,在生活中那些以往让他感到快乐的情景现在都消失了。许多研究支持了Lewinsohn的观点,研究表明如果抑郁者和正常者一样学会降低不愉快事件的频率、增加愉快事件的频率的话,他们的心境也许会改善。而抑郁者正是缺乏获得强化和与他人交往的能力(Acocella,1996)。

研究发现,抑郁者较非抑郁者更容易对他们接触的人作出负性反应,这一发现构成了抑郁症的人际关系治疗的基础。根据这一观点,抑郁者有着一种令人讨厌的行为风格。他们总是迫使那些他们感到已经对自己不再充分关照的人关照自己,而从他们的家庭和朋友那里得到的往往不是爱而是拒绝。有许多研究支持抑郁的人际关系理论。例如有研究表明,同样是抑郁症的患者,在治愈后9个月中常被其配偶批评的较获得配偶接受的患者更容易复发。现在虽然还不能说就是这种行为风格导致了抑郁,但抑郁者糟糕的人际关系式抑郁持续存在的重要因素之一。

三、人本主义和存在主义的观点

存在主义者认为,抑郁是源于未能完整和真实的生活而产生的一种非存在感。是个体对于自己的价值体系的崩溃。存在主义者认为生活的富足,科技的进步,政治的民主并不能解决我们因何和活的问题。抑郁者普通持有对生活的意义的缺失,是导致其“非本真的存在”的重要原因。人本主义和存在主义心理学在欧美有很多支持者,但是对于他们的理论作出实证研究仍然比较困难。

四、生物学因素

关于抑郁的生物学研究表明,无论环境怎样变化,生物性因素在抑郁症中起了重要的作用。目前关于抑郁的生物性研究主要集中在遗传学,神经递质和神经内分泌失调等方面。

1,遗传学因素

研究表明,抑郁症的亲属的发病率在一般人群的1.5倍到3倍之间。在双生子研究中,抑郁症的同卵双子的共病率为40%,异卵双生子为11%。Kendler的研究表明,同卵双生子与异卵双生子之间的差异的40%-45%应归于基因因素,余下的则归因为环境的个体差异,即在个体生活中经历的不同生活事件(Alloy,et al,1996)。

在对抑郁的养子研究中发现,患抑郁的被领养者的血亲患抑郁的几率显著高于他们的领养者(Wender et al,1986)。

2,神经递质调节紊乱

大多数抑郁的生化理论都经神经递质作为重点,这类生化物质的作用是促进神经脉冲在神经元的突出见传递。很多关于此类的研究集中在单胺类神经递质,和抑郁发病有关的神经递质主要有5羟色胺,去甲肾上腺素以及多巴胺。早期理论认为,抑郁症的发病是由于神经元突触间的这些单胺类神经递质过少导致的(Glassman,1969;Schidkraut,1965)。目前市面上绝大多数治疗抑郁症的药物的作用机理都集中在提到神经元突触间的这些神经递质的浓度。但是由于ssri等一线抗抑郁药在服用后1小时就可以提高这些神经递质的浓度,而它们的抗抑郁的效果却等到一周以后,而且药物很少很够解决抑郁症的全部症状。这对单胺假说提出了挑战,因此今年来研究的重点转移到患者神经递质的受体系统的可能的异常上。

3,神经内分泌失调

长期以来,人们都认为内分泌与抑郁有关神经内分泌调节许多重要的急速,这些激素影响睡眠、食欲、性欲以及快感体验等众多基本技能。它主要通过下丘脑——垂体——肾上腺系统或者HPA轴起作用。抑郁者的HPA轴大多处于持续的高度兴奋状态,高度活跃产生的过量激素可能对单胺类受体有抑制作用。抑郁症的形成可能是身体长期承受压力下造成了神经内分泌的紊乱,从而导致了大脑内单胺类神经递质机能的改变,抑郁的症状也可能随之发生(Weiss,1991)。

五、综合的观点

以上每一个人流派都提出了自己对抑郁成因的解释。我们认为抑郁症的形成是多方面的原因,每位患者都有其各自侧重的原因,认知理论,行为主义,人本存在主义和生物学的观点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释的抑郁,每一种因素都会对抑郁的发病起到作用。因此对于每一位来访者考察他们每个人具体的原因是很重要的。

 

治疗方法

 

基于不同流派对于抑郁成因的不同观点,他们各自提出了自己的治疗方法。目前的临床数据表明,采用心理治疗结合药物治疗的方法对于治疗抑郁症的效果是最佳的。通常抗抑郁药物治疗能使抑郁60%-70%的症状得到缓解,而心理疗法似乎同样优秀,单独使用心理治疗的患者也能得到60%-70%的症状得到缓解,生物学的研究表明,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能够导致相似的脑内化学改变。但是被证明最好的治疗方式依然是两者的结合,同时使用药物和心理治疗的患者,会获得80%-90%的症状改善。下面主要就几种目前主流的治疗方法进行介绍。

一、心理治疗

1,  认知疗法

认知疗法旨在调整抑郁症患者固有的,消极绝望的思维特点。认知疗法的治疗师希望帮助患者改变它们一贯的对现实的扭曲观念,帮助他们建立更加客观,更加有效的思维结构。治疗师首先会帮助患者认识到自己习以为常的消极的自动思维,他们会给患者解释这些想法和抑郁症的关系。第二步,治疗师会引导患者对这些想法提出质疑,从而建立新的,更加积极的思维方式。例如对于抑郁症患者可能会认为如果没有做到最好,自己就将一事无成。或者只要身体稍微不舒服就认为自己可能得了不治之症。认知疗法希望改变患者这些完美主义,非好即坏,过分夸张的认知扭曲,建立客观真实的思维结构。通常来讲治疗师希望在6到12周时间帮助患者取得一套阶段性的成果,并希望这些成果能够帮助患者解决一些现实中的问题。

认知疗法广泛地获得了实证研究的支持,研究表明它能有效的治疗抑郁症,并且认知疗法的表现同抗抑郁药物同样优秀,,两者都能对60%-70%的抑郁症有效(Hollon et al.,2002;Lewinsohn&Clarke,1999)。

2,  行为疗法

根据行为主义的消退理论,行为治疗帮助患者获得更多的正性刺激来达到消除抑郁状态的目的。Fensterheim提出了如何使患者重新学会快乐的方法。首先要求患者想象一个使其满足的行为:例如吃一顿美餐,或者一次旅行。然后患者必须去实施这些行为,同时记录在实施这些行为时的内心体验。通过多次的行为训练,患者会增加这些正性刺激,并且自我对这些正性刺激的体验也会加强。

另外,放松治疗,以及社会交往技巧的训练也常常被行为疗法的治疗师所应用。

3,  人际疗法、

作为精神分析的现代发展,人际疗法关注导致患者在社会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他们最为重要的几段人际关系。人际疗法的理论认为是患者重要的人际关系出现问题,或者他们对自己的社会角色的不能接纳导致的抑郁的症状。基于此种假设,治疗师首先会帮助患者去认识到这些出现问题的人际关系,以及自己对自我人际角色否定。然后治疗师会帮助患者努力调整这些人际关系,或者摆脱这些不良关系的影响。治疗师也会帮助患者重新认识自己对社会角色的期望,调整对社会角色内在的观点,或者转变以及形成新的人际角色。

人际疗法是同认知-行为疗法一起,是最为有效的两种心理疗法。这种疗法被证实可以有效地治疗抑郁症,这种疗法可以使60%-80%的抑郁症患者康复(Weissman&Markowitz,2002)。人际疗法既可以用作单独治疗也可以用作团体治疗。

4,人本-存在疗法

人本-存在主义治疗师试图使患者认识到他们抑郁的痛苦是他们真实情感的反应,这些痛苦源于他们不能出于自己的愿望而真实的生活。治疗师期望患者能体会到他们自己真实的生活状态,找到他们生活的方向。有相当一部分患者是因为生活的意义的问题来找到治疗师的,帮助他们重新认识这个问题,寻在自我生命的意义,建立一个自我超越性的解决方案通常能够起到起到很到的效果。

罗杰斯(Rogers)认为是治疗师的态度而不是治疗师的技术治愈了患者,他提出了一系列的心理治疗原则,通过共情理解,无条件的积极关注,去倾听抑郁病人的心声。在抑郁症困然于自己的痛苦的同时,制造了一个他人的“在场”或“陪同”。罗杰斯认为心理治疗是一种助益性的人际关系,正是这样的人际关系治愈了患者。在这样的关系中,不需要治疗师的参与,患者就能自己找到正确的方向。罗杰斯所提倡的治疗师与患者的治疗关系已经受到了广泛的认同,被应用于各种疗法之中。他所创建的名称“来访者”(用来更加亲近和尊重的指称患者)也被广泛的接受了。

5,  团体治疗

可以说团体治疗与整合治疗是近年来心理治疗的一个主要趋势。它可以说是人际疗法的一种,一个团体就相当于一个微型社会,团体成员的应对方式,思维方式通常可以很好的在团体中表现出来,通过与其他人的对比,患者自己能也比较容易的发现自己的问题,或者自己与他人的不同。团体治疗也有助于患者训练和提高自己的社会交往能力,团体间的成员还可以相互鼓励,相互支持以及相互启发,团体也为患者提供了一个自我暴露的有力场合。对于团体治疗的另外一个重要的优势是团体治疗的拥有低廉的成本,每个人患者只需要支付比单独治疗少得多的费用即可参与团体治疗。

团体治疗很容易与其他的治疗方法结合,认知行为疗法,人本存在疗法都可以在团体治疗中得到应用。

6,森田疗法

森田疗法作为一种东方独创的心理治疗方法在我国受到了广泛的欢迎。“顺其自然,为所当为,事实为真”是森田疗法的治疗的理念。森田正马认为是患者时常放任了自己的感受,使自己的感受严重的脱离了客观事实的基础才导致了自己的症状。森田疗法提倡接纳自己的感受,不和自己的感受对抗,同时也不要过分在意自己的感受,认识到这只是患者自己的感受而已,在带着这种不良感受的同时,把自己的精力投入于现实生活中,做应该做的事情,“为所当为”,在经历了一段时间之后,自己自然能够认识的到这些不真实的感受,这些感受也会自然消退。

森田疗法有着很强的认知行为疗法的倾向,而最初的森田疗法采取把患者集中起来的做法,也就带有了团体治疗的性质。

7,  整合治疗

正应为导致抑郁的原因不是单一,治疗方法也越来越体现出各种流派整合的趋势。甚至有人提出,对于每一个独特的个体,可以提出一个针对个体的特殊的治疗方法,这种疗法实际上也是这些主流心理疗法的整合。我在日常的门诊治疗中也倾向于把各种疗法整合起来,对于不同的人,不同的问题应该采取不同的治疗方法。

二、药物治疗

目前用于抗抑郁治疗的一线药物是一种被称为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的药物,此类药物于上世纪80年代末被发明,一经面市就由于起效快,安全性高,副作用小和广受欢迎。因此老一代的三环,四环类抗抑郁药已经很少使用,除非是由于经济原因不能承受成本较高的新一代药物。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的结合在抑郁症的治疗中已经成为主流,药物治疗可以迅速改善抑郁症的绝大多数症状,重新调整神经平衡,保护身体不受长期压力受损。帮助患者重新融入现实生活,保证工作生活的正常进行,这本身就是对抑郁症的治疗。药物在抑郁症的治疗中是不可或缺的,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很多患者受到“吃药伤身”,“是药三分毒”的传统观念的影响,对于药物治疗有一定偏见,这是我们不希望看到的,也是对于治疗无益的。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2-02-27 16:11

患者评价
2
有帮助
内容实用(2) 讲解透彻(1) 形象生动(1)
  • 默认头像
    1***80 2017-03-21

    谢谢老师

  • 默认头像
    1***93 2015-09-06

    谢谢彭老师!

  • 默认头像
    游** 2013-11-24

    不管是患者还是家属看见这篇文章都感到有了希望 谢谢你彭老师

  • 默认头像
    游** 2012-06-03

    不管是患者还是家属看见这篇文章都感到有了希望 谢谢你彭老师

  • 默认头像
    游** 2012-05-30

    这篇文章写得太好了

彭淼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彭淼大夫

彭淼医生暂时不接受网络咨询

彭淼的咨询范围: 抑郁症、焦虑症、强迫症、疑病症、社交恐惧症、癔症、双相情感障碍;慢性疼痛、躯体化障碍、失眠、发作性睡病、紧张性头痛、神经病理性疼痛、中枢致敏、血管迷走性晕厥、肌张力协调障碍、功能性胃肠病、心脏神经症;精神分裂症;注意缺陷与多动障碍、抽动障碍;心理咨询;心理治疗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