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彭亚文 三甲
彭亚文 主治医师
北京301医院 急诊科

“我”为焦虑不安支付了没必要的医疗费用

点击蓝字北京301医院急诊科彭亚文

关注彭帅

本来今天早晨想写一篇关于患者在门诊最合适问的几个问题的文章,在脑海里构思。

结果门诊的时候遇到两位患者,让我决定,晚上闲下来聊聊这个话题:“我”为焦虑不安支付了没必要的医疗费用。

(壹)

我在前面与很多关节置换术后的患者交流和沟通我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其实患者或家属为焦虑不安,支付了大量的医疗费用。

比如今天门诊遇到的一位60多岁患者,已经做过胃肠镜,考虑是缺血性肠病,乙状结肠炎,也在排队等待住院。当然大医院的住院其实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因为医疗资源和教育资源都是没法完全公平的,因为稀缺,所以困难。

因为昨日便血出现了红色,老爷子就寝食难安,非要让儿子女儿来医院,带着看。

人呀,就是不能瞎琢磨,不然,各种症状都琢磨出来了。

其实对于一个诊断明确的疾病,出现这样的症状,在我看来是可以接受的。而且不管是量少,还是表现,都是可以再观察的。

可是家人说了不干呀。害怕呀,睡不着呀,焦虑不安呀,于是来了。

如果正常下来,这一趟折腾,且不论孩子们的时间成本,医疗费用也上千了。后来,和家属沟通以后,把老爷子叫进来,我又详细和老爷子说了说,尽可能打消老爷子的顾虑,也表达了对他的理解。

后来老爷子说,那就不看了,回家。

(贰)

另一位是一位33岁的男性,已经在门诊的神经内科和心理科看过了,考虑是焦虑状态。

心理科的描述是家境差,小学毕业,内向老实,未婚没条件,搬运活,从早干到晚,一个月前肋骨骨折,后渐出现头部不适,手发麻颤抖,胸闷心慌,腹痛,发冷,入睡困难,早醒,烦躁。

图片来源于网络

后来要来我这里看肚子疼,我劝他,其实如果按照心理咨询的角度,这时候不应该叫患者,而应该是来访者。

当然我并没有心理咨询的专业度,只能站在我的医疗和心理的角度去安慰了几句患者,建议患者继续前往心理科接受咨询服务。

在这个过程中,患者家属把近期的检查单给我看了个遍,不出意外,检查都没啥事。

而且是从当地看了个遍以后,家人觉得还是去北京大医院看看吧。

查了一圈,都是正常的。

可是患者本人确实有这些症状呀。你怎么能无视我的肚子疼呢?你怎么能无视我的症状呢?

当然不能无视,可是我们更愿意把它解释为焦虑状态的躯体化表现,也就是因为焦虑状态引起的这些症状,比如肚子疼、睡眠不好、头部不适等等。

继续前往各大医院检查器质性疾病,很大程度上都无功而返。

这时候其实最好的是找一位有经验的心理咨询师,帮助他从目前的焦虑状态中走出来。

当然,去医院挂号看行不行,这里我并不建议。

更建议去心理咨询机构看,更合适。因为医院的这种模式不适合长期看。除非能够短期解决问题。

(叁)

其实关节置换的术后患者,也有很多遇到点情况就紧张的不行,吓得不行。我是不是感染了呀,我是不是脱位了,是不是骨折了。这里当然要区分真实的有问题和没有问题。

有的即便是医生给出了继续观察的建议,但患者或家属越想越可怕,最后非要去医院,才踏实,才放心。

稍微有那么一点过度了。

当然,要去求个安心,也是可以的。

我只是在讲为了这个踏实,医疗支出可不少。

还有很多为了这份踏实,买一堆神药的,一堆器械的,一堆保健品的。

其实有一个专业医生的陪伴,在疾病的术前和术后,在我看来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心理安慰和咨询,还是很有用的。

尤其是术后的患者,在康复的全程,确实很需要心理上的安慰和咨询,并且针对患者的情况通过正确的交流,让他不进入焦虑的状态。

不过,好像临床医生更加关注的都是器质性疾病。对于心理这方面,呵呵,不好意思,没兴趣,不关心,自己解决,别找我,我很忙。

我可能是误入临床的一位“心理医生”,虽然还不够格。

不过我很乐意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因为我相信很多躯体化的症状,都是心理问题引发的,只有解决了源头,这些症状才能消除。不然,靠吃药、对症,解决不了问题的。

而且,如果因为我的原因,可以让一部分患者这部分没必要的医疗费用减少一些,不也挺好的嘛。

毕竟,我老说的那句话,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最后,

祝好。

2019-12-05

声明: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不念过

END

不畏将来

往期推荐

01

家属的支持,也是术后良好效果的保障

02

髋关节置换术后怎样康复?第8周

03

膝关节置换术后怎样康复?第8周

04

医生,我不做这个检查,我要退费,你瞎检查?


彭帅话关节

专注髋/膝关节炎、股骨头坏死、先天性髋关节发育不良等需要关节置换手术的各种问题和知识分享。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彭亚文
彭亚文 主治医师
北京301医院 急诊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