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戴毅 三甲
戴毅 副主任医师
北京协和医院 神经科

感受正能量

今天有一个十八岁的DMD患者就诊,恰巧今天也是他的十八岁生日。

从医学角度讲,孩子的病情已经很重,不能行走已经5、6年,脊柱侧弯也很严重,已经有夜间呼吸困难等问题。孩子很瘦,就连此前假肥大的小腿也已经明显萎缩。由于骨骼突出,直接接触造成的疼痛,他在轮椅上不断变换着坐姿,虽然每做一次挪动对他来说都并不容易,脸上也有些许痛苦的表情。北京协和医院神经科戴毅

然而超出医学以外,患者家庭给了我很大感动。孩子的妈妈略带自责地说,由于我自己生病没能像以前那样好好照顾他,所以他的疾病进展也比较快。后来我知道孩子母亲动过两次手术,其中一次是乳腺癌。但我能看出来,父母对孩子的关怀是无微不至的。当孩子出现上肢骨折后,他们没有听之任之,而是果断选择积极手术。当孩子夜间休息欠佳,无法整夜休息时,他们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

孩子的妈妈说,这次来一方面是看病,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圆孩子的一个梦,他想看看大海。我们明天去北戴河。说这句话时,我在一家人的脸上看到了微笑。后来单独相处时,孩子的母亲告诉我,我已经很久没有在孩子面前哭了,我不能哭。

最后,临近本次就诊结束,孩子的妈妈似乎要说什么,又有些不好意思,最后终于说道,孩子还有一个愿望是做次飞机,我们过来的时候,当地机场、航空公司不允许孩子坐飞机,所以我们只能选择火车,戴医生,你说孩子能坐飞机吗?如果可以,能开张证明吗?在了解了孩子目前的心功能基本正常后,我毅然给他们开了很少开的“乘机证明”。我非常高兴能够帮孩子完成他的一个梦。

虽然医学是一门科学,要实事求是的研究疾病,有它冷冰冰的一面。但医学面对的又是人,人是有血有肉的,让我一次又一次感受到疾病无情人有情的真谛。孩子罹患这种疾病是不幸的,但能生在长在这样一个家庭又是无比幸福的。有爱相伴,人生必定精彩。

晚上回家,另一个已经卧床的晚期DMD患者给我发短信,终于从年初开始的一次严重肺部感染呼吸衰竭中慢慢恢复过来,由衷的为他高兴。为了医学的进步,更为了生命的灿烂。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戴毅
戴毅 副主任医师
北京协和医院 神经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