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转载 评论:再说"希波克拉底誓言"

秦贤举 主任医师 上海市第八人民医院 普外科
2017-07-16 198人已读
秦贤举 主任医师
上海市第八人民医院

评论:再说"希波克拉底誓言"(叶治安)上海市第八人民医院普外科秦贤举

http://www.sina.com.cn 2006102310:05 东方网

我的好友毕志光是“东广”编辑,前段时间他爱人生病住院开刀。经旁人指点,所以毕兄就“蛮领世面”地在爱人被推入手术间前,偷偷将那个名叫秦贤举的主刀医生拉到“阴暗角落”,把一红包往他口袋里塞。但这位来自湖北的秦医生一把抓住毕兄的手腕,非常坚决地拒绝了。毕兄事后得知秦医生始终坚恪守职业道德底线,坚决不越雷池半步。感动之余,毕兄想利用职业上的便利,在媒体上褒扬一下秦医生,但秦医生婉言谢绝了。因为有人教诲毕兄:你这样做非但不会起到正面效应,而且还把秦医生置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这其中机巧你只可意会,事情说穿了,太损医生这个职业的脸面。

这话很实际,也很理智。

我以前一直认为,人类社会有两个职业真正是最为崇高的:一个是教师;另一个就是医生。这道理我就不赘言论证了,因为大家都知晓。但是现在我这个“认为”的基础受到了极大的动摇,因为今天在我们这儿,这两个职业正受到社会上越来越多、前所未有的诟言。前几年还可以用“一颗鼠屎坏了一锅汤”来作托辞,但现在不行了,因为这行业劣迹已从点向面发展了,而更为可悲的是连最起码的道德观和是非观也被颠覆了,在国人的意识中,医生收受病人红包是“正常的”,而拒收者倒是“置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今天,医生拒收红包要通过宣誓来实现,而且还作为先进事迹来宣扬,这事说到全世界去都是要让人笑掉大牙的,可我们这儿却被认作是“很正常的”!愤懑可叹之极,无语凝噎,只好借用鲁迅先生话来表述: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某些医生)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有些医生)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

前一段时间,老有人提出要对医务工作者进行“希波克拉底誓言”的教育,我却认为这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不管你那誓言有多么神圣,但宣誓人心不在焉,或是口是心非,那就像曾在党旗下宣誓,却又在班房里忏悔的贪官一样,简直就是在演一幕荒诞剧。当然,我这不是贬低“希波克拉底誓言”的作用,这完全是因人而异的,因为最后那句“我苟违誓,天地鬼神共殛之”,对那些有迷信思想的,或者是怀有报应理念的人还是有作用的,而对那些“无所畏惧”的大彻大悟大勇之人,是一文也不值的。

正好是5年前的今天,我曾写下“希波克拉底誓言”一文,此时“再说希波克拉底誓言”,旨在表示我“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那些至今还在伸手接过病家红包的“医生”,不过我还是希望他们不要“下劣凶残到这地步”,因为,就如我以前咒过的:像那样的缺德鬼,不要说是做医生,连做人的资格都快没有了。

作者:叶治安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有帮助
期待更新

秦贤举 主任医师

上海市第八人民医院 普外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