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齐瑞玲 三甲
齐瑞玲 副主任医师
漯河市中心医院 妇产科

卵巢储备功能减退的国际标准

卵巢储备功能减退的国际标准
2016-09-04 医学继续教育信息平台

Twinkle Lullaby

The Piano Guys - The Piano Guys 2

来源:“江苏省人医生殖中心”

导读:
随着高龄化社会状况的逼近,女性生育年龄的延迟,越来越多的女性被诊断为“卵巢功能减退”。最近国际上给出的学名是“卵巢储备功能减退(DOR)”,并提出基于证据的定义和诊断标准。我们应该更科学地认识它,提醒女性注意自己卵巢的年龄和功能。

卵巢储备功能减退的国际标准
江苏省人医生殖中心:吴畏

什么是卵巢储备功能?
卵巢储备功能是指女性卵巢内存留卵子的质量和数量,是衡量女性生育潜能的重要标志。女性出生时卵巢里有1~2百万个储备的始基卵泡,一生逐渐消耗,到50岁以后耗竭。

(图:卵泡发育过程)

什么是卵巢储备功能减退?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辅助生育协会(SART-CDC)对卵巢储备功能减退(diminished ovarian reserve,DOR)定义是:由于年龄、遗传因素、医源性或手术原因导致的卵巢内存留卵子的质量和数量下降。

卵巢储备功能的评估指标有哪些?
临床依据的卵巢储备功能的预测主要指标包括年龄、抗苗勒管激素(anti-Mullerian hormone, AMH)、周期第2~3天基础促卵泡激素(FSH)、基础窦卵泡数(Antral follicle count ,AFC)。其它参考的指标还包括:抑制素因子-B(INH-B),超声测量卵巢体积,基础雌激素(E2)水平,基础睾酮(T)浓度。根据2013年欧洲人类辅助生殖协会的数据,AMH及AFC是卵巢储备功能相关性最强的独立预测因素。

(图:不同年龄卵巢储备功能)

卵巢储备功能减退的国际标准
根据欧洲人类辅助生殖协会博洛尼亚会议标准,AMH及AFC是卵巢储备功能相关性最强的独立预测因素,其界值分别为AMH0.5~1.1μg/L,AFC5~7枚,这两个指标同时下降也预示着卵巢反应下降,女性的生育潜能和卵巢对促排卵药物的反应减退。

DOR与生育的关系
DOR在女性不孕因素中占10%,DOR是除年龄因素外又一个预示助孕结局不良的因素,来源于SART-CDC的422,949辅助生殖周期的大样本数据显示,因DOR行ART助孕的群体,活产率降低40%~50%,卵子的质量和数量下降是主要原因。DOR患者虽然有正常的月经周期,但卵子数量和质量下降,卵巢对促排卵药物反应下降,助孕结局相对差;年轻的DOR者可能拥有数量少但尚“年轻”的卵子,而高龄女性也可能拥有数量不少但“苍老”的卵子。

哪些因素可能导致DOR?
高危人群:高龄(35岁以上)、有更年期提前的家族史、遗传因素(染色体或基因缺陷)、脆性X前突变基因的携带者、可能会导致卵巢损伤的疾病(例如,子宫内膜异位症,盆腔感染)、过去有卵巢手术史、涉及盆腔照射的放疗史、与卵巢相关的化疗史、吸烟史、环境因素、自身免疫或代谢性疾病等。

哪些人需要做卵巢功能评估?
美国妇产科协会2015最新专家共识提出:35岁以上试孕6个月仍未孕,建议行卵巢功能评估;另外对上述DOR高危人群建议行卵巢功能评估。

被诊断为DOR该怎么办?
DOR的概念提出在于提醒人们,加强关注这类患者的生育,同时应采取积极的助孕措施。

DOR同时也属于卵巢低反应,促排卵方案推荐温和刺激、微刺激或自然周期。DHEA和生长激素的添加,是迄今文献报道的有助于改善DOR者试管婴儿结局的辅助措施。对于伴有DOR的肿瘤患者,应该和生殖专科医生进行生育力保存咨询。
声明:以上内容均来自网络或转载,版权归作者所有,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如所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

往期回顾(点击阅读):
医生为何变得“冷漠世故”?
我国发布《6月龄内婴儿母乳喂养指南》
新书推荐:《现代阴道镜学》(第3版)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齐瑞玲
齐瑞玲 副主任医师
漯河市中心医院 妇产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