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辉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6

在线问诊量 1119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齐辉

齐辉

主任医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医患交流

一个动脉瘤病友的亲身体验(一)

发表者:齐辉 2669人已读

写的蛮生动,对我们的工作既有褒奖又有鞭策 非常感激

病中札记

原创: 乔 乔的札记 2018-09-07

日渐康复中,对家人和关心我的朋友来说,很欣慰;对我自己来说,很幸运。

这次经历,是一次成长,尽管早已不是懵懂少年,却在真正经历一次生死之后,才体会到什么叫承担,什么叫珍惜。

几件事情,让我感触良多:

手术后,我就从四人间被调到了双人间,这里有高级自动起落的床,防褥疮的床垫,更宽敞的空间,和,病情更严重的病人。

隔壁床第二天从一个60来岁的阿姨换成了43岁的大哥,大哥被送来时阵仗很大,好多个壮汉医生帮着推床安置,送到后护士们忙中有序各种监护仪器纷纷接上,但家属,只有一位个子不高的大姐。

大哥看来病情严重,护士让他比“1”也无法比出,气管由于被切开也无法发声,我害怕没敢去跟前看。

后来得知,大哥是从楼下ICU转来,已在ICU十余日,病情趋于稳定,所以转普通病房继续治疗。那名大姐,是大哥的妻子。

大哥家中无兄弟姐妹,只有一位老母,年事已高,所以怕老人家担心,大姐并没有告诉她实情,家中儿子十岁,她也没敢告诉自己的父母,只是告诉了姐姐,所以在后面的几天,极少探望的人。由于大哥病重,在护士医生的强烈建议下,大姐请了一位男性护工帮忙照顾。大哥是因为家中大伯去世,守了三夜灵,第四日早起后,就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每天,大姐尽心尽力的照顾大哥,一刻不停,不断给大哥擦身,擦脚,洗枕巾,闲下来就不断的给大哥说话,轻轻的,软糯的粤语:“老公,你要坚强,你要挺住,要不要仔仔来看你?老公,你快好起来,咱们一起回家”,听得我心碎,快要泪奔。

由于要照顾家里十岁的孩子,大姐晚上10点左右回去,晚上就由护工照顾,第一晚,隔着幔帘,能感觉到护工还算尽力,不时为大哥翻身,捶背,呼叫护士换药……第二天大姐来后,我趁着护工不在,还对大姐夸奖了他,希望能稍微宽慰一下她的心。

哪知第二夜,快要睡觉前,护工的一个女性朋友进了病房,对护工嘘寒问暖,送牛奶,但看关系并不是夫妻或者情侣。

在送牛奶后,这名女性站在了隔壁床大哥的床边:“帅哥,看这里看这里,有个美女,嘻嘻,他没有意识,哈哈哈……”

护工也跟着笑,说:“是啊,他一点意识都没有,哈哈,快看呀,美女来看你了!”

我在隔壁听着这样的调笑,怒不可遏,大声说:“你们懂不懂得尊重别人?如果这个大哥神志清醒的站在那里,你们敢不敢这样说话?”

护工辩解:“他现在就是需要别人和他说话”

“请问你们这是在说话吗?你们这是在调戏,给我出去”,我指着门口下了逐客令。

那女的走的时候轻蔑地看了我一眼,哼了一声,一扭一扭的走了。

我突然悲从中来,几乎要放声大哭,涛正在洗手间,慌忙出来问发生了什么事,我不能自已,泪水喷薄而出。

生命,理应被善待,被尊重;因为疾病,被轻薄,被侮辱,难过到无法控制自己。

这件事,我没有告诉大姐,不想再徒增她的烦恼。

出院时,将Lisa姐买给我没拆封的护理垫都送给了大姐,希望大哥吉人自有天相,很快康复回家。

可是过了几日去办出院手续时,68床已经换人,大哥不知道去了哪儿。后来涛说,他再去办手续时看到大哥了,又转去了ICU……希望他能尽快好起来,还有亲爱的家人等他回去。

(凌晨三点病房外的休息椅上,睡满了病人家属,他们真的很辛苦)

住院几天,换了三个病房,最后一个病房只待了两个小时就出院回家了,几个病友给我的印象却很深刻,一个开颅手术剃了光头的妈妈,有个上小学的女儿,估计在长身体,每天很早就去真功夫打包,每天都比别人吃饭早且吃的多,妈妈说这些的时候,语气是嗔怪的,但看着伏在床头埋头吃饭的女儿,满眼爱意;

隔壁床的老奶奶,卧床,面无表情,她的护工却很爱说话,我刚转去就和我聊东聊西,老奶奶静静听着,突然说:“小陈,我要上洗手间!“然后护工赶忙扶她,颤颤巍巍地上完,洗手后,让我惊奇的是:她回到床上,并不急着躺下,而是让小陈从床头柜拿出护手霜,慢慢且细致地涂好手,按摩吸收后,才躺下继续闭目养神,同样,面无表情。

在我被获准出院后,我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她们由衷地夸奖:“穿自己衣服,真好看“,我和她们道别,她们一个个笑意盈盈却赶紧摆手说:“快走快走,不要再回来了”,这就是最好的祝福了。

说说我自己这次的经历吧:

7月底,加入了“跑步者说“老虎的“百人百天“8月班跑团,这是一个非常温暖的集体,从还未开始正式跑,大家就已经开始自我介绍,开始自发跑步,有班长,有义务提供服务的工作人员,有分组后自告奋勇的组长,我因为想着要减肥,并且因为没什么跑步基础,就加入了对跑量和配速要求最低的“体重管理组“。

正式的跑步是从8月6日开始,我非常认真地按照“预备跑”里设定的训练任务跑步并拉伸,跑步完后非常舒服,可是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头痛,痛到几乎要满地打滚的地步……

但我并没有把头疼和跑步联系起来,第二次又继续跑步,结果继续头疼;

第三次,在暴雨中完成了跑步,但并没有头疼,所以我觉得,跑步后头疼,这只是很偶然的巧合。

第二周,回西宁探亲,依旧按照要求早起跑步,可是头痛总是伴随而来……不明所以。

大伯哥是一名医生,职业敏感觉得我这样的状态很不对劲,于是拉我去医院做了CT下脑血管造影……

尽管他不愿告诉我,我还是跑去偷听到了颅内动脉瘤,靠近眼动脉,看样子还不小……很陌生的医学名词,大伯哥很慎重地给我和涛讲解了这个病,心往下沉……大伯哥的建议是尽快回深圳,做DSA检查----动脉瘤确诊的金指标。

周日我独自回到了深圳,原本就是打算我先回深圳,涛和孩子再在家多待一周再回深圳,结果周一凌晨,头痛发作,愈演愈烈,痛的我连吃了四片必理通+芬必得,但丝毫不起作用,头痛,呕吐,头痛,呕吐……,请假,和领导说了动脉瘤的事情。整整一天一夜,我粒米未沾,与头痛搏斗,有那么几个时刻,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预约了周五北大医院神经外科的齐辉主任,他是全广东省做脑动脉瘤手术最多的人,只有周五,他才有号。

周二挣扎去上班,对工作做了安排;对“百人百天”跑团告假,无限期推迟下次参团的时间;和leader说明了我的情况,请她们一定一定保持团队的稳定……

周五上午8点,见到了齐辉,他看到我几张CT片,听到近期状况描述后,面色凝重,很郑重地和我们说:“疑似前兆出血,建议马上住院手术“,他画图讲解了动脉瘤的几种情况和不同的治疗方式。本来,我还背着电脑包,打算检查后就去上班……

听从医生建议,住院吧,给领导说明情况,就去办理了住院手续。我想回家去收拾一下住院要用的东西,结果被护士拒绝,说:“齐主任说你情况危急,不要乱走了,去床上躺着……”

就这样,没了自由,换上病号服,坐在自己的病床上发呆……头痛再次发作,在病床上翻滚,被推着床去门诊做CT……那一刻,真的感觉自己是个病人了。

入院后办理手续时,来了解情况是和齐主任一个团队的韩医生,非常细致认真的问了我近期的所有病情相关的情况,点了一下头,就走了。一直到晚上10点钟,他完成了两台抢救手术后,一脸疲惫的来我病床,和涛说:“10点半我找你一下”,然后10点半,我和涛一起去了医生值班室,他看到我,略微吃惊,但没说什么,开始给我们讲解动脉瘤和各种治疗方式及风险,由于我的动脉瘤靠近眼动脉,前后又有四个大动脉,风险极大,手术可能的后果是:偏瘫(左侧),失明及死亡……而且很不巧的是,我居然在当天来了月经,所以风险又加一层。手术分为两种可能性,三种方式:1. 开颅;2,栓塞(夹闭或者支架),这两种可能性都要在DSA检查时确定(DSA检查的死亡率大概3‰~5‰);而何时手术也有两种选择:1.马上做,但我身体在经期本来就会比较虚弱,如果在此期间做,可能会增加感染等其他风险。2,等经期过后做,但又已经有前兆出血,如果在还未做手术前动脉瘤破裂造成脑出血,风险极大且预后不良……韩医生让我们慎重考虑。

我拉着涛分析了一下,迅速做了决定:做,并且马上做手术。理由是:1. 经期手术仅仅是体虚,感染风险高,但和万一动脉瘤破裂死亡的风险相比,两害相侵取其轻;2,既然只能在DSA时才能确定使用哪种方式,那么就没必要纠结手术方式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去找韩医生回复,结果他非常不敢相信我们这么快做了决定,再三要我们再好好想想……此时已经是次日零点时分,我坚定地说要做,韩医生拿出一沓知情同意书,让我们签字并一一讲解。于是在8月25日凌晨0点,我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

有一点点不安,韩医生说了一句:“希望明天下班时我还能见到你”

恰逢中元节。

凌晨6点,抽血,量血压,7点我洗澡洗头,做好了术前准备,9点插尿管,9点30分,被推床去了DSA,韩医生换了一身绿色衣服,全副武装,像电视上一样。但气氛很欢快,手术室的医生猜我是哪里人,说我这身型一定是北方人……护士非常可爱,说:“我给你用我们医院最粗的针打一针,这一针是你今天最疼的,后面都没有更疼的了“,果然,像缝被子一样粗的留置针……有点儿疼,后面就开始DSA检查,韩医生说:“我给你打一针,这个针会感觉有点儿胀痛”,他在我大腿根打了一针,感受果然如他所说,但完全可耐受,然后手术室医生说不要动,千万不要动,说着,用医用胶带把我头固定住。然后韩医生说接下来这个检查你会感受到什么什么,再接下来你会有点儿眩晕之类……

检查完毕,手术即将开始,麻醉科主任来给我上麻醉,她很温柔,声音很好听,问我的身高体重,还为我的身高小小惊呼了一下,然后说:“姑娘,现在我们睡觉啊,睡一觉,手术就做完了”,说着,把呼吸器一样的东西捂在我口鼻处,我渐渐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我知道我一直在喊:“韩医生,韩医生”并紧紧抓住每一只伸过来的手,有护士大声对我说:“手术很成功,今天是我们医院所有最好的医生给你做的手术,齐主任和韩医生手术,麻醉都是我们主任麻醉的”,我不停的说着谢谢,然后又不太清楚了。

回到了病房,从四人间调到了双人间,腿上压着沙袋,左手打着点滴,右手绑着血压监控,手指夹着监测,鼻子里插着氧气,身上各种心电图贴和线路,左右两边都“哔哔,滴滴”不停地响着……我不断醒来,又不断睡去,期间,齐主任来说过:手术很成功,韩医生来看过,不停的有护士进进出出,感觉忙乱不堪……难受极了。

事后知道,很幸运,栓塞术即可,血管里放了支架、弹簧圈等价值将近14万多的金属物。

手术很成功,韩医生下班前还是见到了我。

接下来就是慢慢的恢复,说不出的难受,脾气暴躁。

在此要感谢我亲爱的涛,不离不弃,连续三个晚上衣不解带陪着我,我稍一翻身,他马上跳起问我要什么,喝水喂药,细致入微;

谢谢我亲爱的Lisa姐,在手术前一晚就冲过来看我,第二天手术后忙前忙后,买这买那,一束美丽的花真的让我心情大好。

谢谢我亲爱的春天,远在老家,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派老公过来陪涛,还深夜驱车数百公里去广州南接回我父母,到家已凌晨两点。

谢谢我亲爱的爸妈,让你们担惊受怕了,这些日子每天变着花样做好吃的,坐公交车颠簸一个半小时就为了给我送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

谢谢关心我的亲朋好友们,你们的关心是我努力康复的动力。

谢谢我亲爱的团队小伙伴们,让你们担惊受怕了,你们每个都在给我打气,怕打扰我,又忍不住联系我告诉我你们想我了,我也好想你们。

谢谢亲爱的韩医生,真的好辛苦,连续上班36个小时,手术一台接一台,但见到你的时候,总还是笑盈盈的;出院那天,你手术到凌晨四点,但八点钟又在准时查房……

谢谢所有的护士们,还见过半夜和你们吵架要告院长的家属,谢谢你们的耐心细致,打针一点儿也不疼,哈哈

谢谢齐主任,你一点儿也不像严肃的主任,有点儿像邻家大哥,很亲切。业务能力杠杠的,向你学习!

希望大家都珍惜生命,珍惜身边人,珍惜每一天。

祝好!

文章已于2018-09-08修改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预约就诊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9-03-08 22:49

患者评价
1
有帮助

齐辉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齐辉大夫电话咨询

齐辉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齐辉大夫

齐辉的咨询范围: 脑动脉瘤,烟雾病,脑血管畸形 地区:华南地区

咨询齐辉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