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赵秀玲 三甲
赵秀玲 主任医师
滨州市中心医院 中医科

木香流气饮临证治验

I导读木香流气饮为调治气病的古方,本文通过验案介绍了应用此方治疗慢性心功能不全、肝硬化腹水、胃肠功能紊乱、反流性食道炎的经验。滨州市中心医院中医科赵秀玲


木香流气饮临证治验


木香流气饮出自宋《太平惠民和剂局方》,调治一切诸气为病。其功能快利三焦,通行荣卫,外达表气,内通里气,中开胸膈之气;治疗水肿胀满,气壅喘嗽,气痛走注,呕吐少食,大便秘结,小便涩赤,郁积肿痛。方由人参、白术、茯苓、甘草、陈皮、半夏、丁香皮、沉香、木香、肉桂、白芷、香附、草果、苏叶、青皮、大黄、枳实、厚朴、槟榔、蓬莪术、麦冬、大腹皮、木瓜、木通组成。正如清《医宗金鉴》谓:“木香流气调诸气,快利三焦荣卫行;达表通里开胸膈,肿胀喘嗽气为痛。六君丁皮沉木桂,白芷香附果苏青;大黄枳朴槟蓬术,麦冬大腹木瓜通。”笔者应用此方治疗慢性心功能不全、肝硬化腹水、胃肠功能紊乱、反流性食道炎属于脾虚气滞者,疗效颇佳,现举验案数则如下。


1、慢性心功能不全


李某,女,72岁。2003-05-21初诊。胸闷、心悸、气短2年余,加重伴腹胀、浮肿半个月。患者有糖尿病病史,长期服用“达美康”等降糖药物。近2年来,经常出现胸闷、心悸、气短,呈发作性,自服“复方丹参滴丸”等药物,症状时缓时作。近半个月以来上症加重,伴腹胀、浮肿。面色灰暗,眼睑浮肿,呼吸迫促,心率108次/min,律不齐,心音低钝,两肺底可闻及较多湿罗音,腹部膨隆饱满,双下肢胫前中度指凹性浮肿。胸片示心影增大;ECG:偶发室性早搏ST-T改变;空腹血糖7.2mmol/L、肌酐188mmol/L、氮素气8.4mmol/L,诊断:慢性心功能不全。建议住院治疗,但病人拒绝住院,要求中药治疗。


刻诊:心悸气促,面浮肢肿,食欲不振,腹胀明显,大便数日未行,小便短赤,口干,眠差,舌体胖大,舌苔黄厚而燥,脉沉;中医辨证:脾虚气滞,水饮内停。予木香流气饮化裁:生晒参15g(另煎兑入),生白术15g,茯苓30g,半夏10g,陈皮15g,丁香5g,沉香10g,木香10g,白芷5g,香附15g,草果10g,苏叶10g,青皮10g,大黄10g(后下),枳实10g,厚朴10g,槟榔10g,莪术10g,麦冬15g,大腹皮10g,木瓜10g,通草10g,猪苓50g,炙甘草5g。7剂,每日1剂,水煎服。服药1剂后来诊,诸症明显减轻,水肿已消大半,食欲增加,大便已通,继以上方,大黄减为5g,7剂。服后腹胀、水肿基本缓解,二便通利,饮食、睡眠好转,舌苔转润,脉较前有力。复查血糖、肌酐、尿素氮恢复正常,ECG也有改善。继以此方出入,又调治半月痊愈。半年后随访无复发。

按:木香流气饮虽药味繁多,可谓大方,但其配伍严谨,力专效宏。方中以参、术、苓、草、夏、陈六君子补气健脾化痰除湿;丁香、白芷、草果、苏叶助其醒脾开胃;木香、沉香、香附、青皮、枳实、厚朴、槟榔、大腹皮、莪术大队行气开郁,意在气流水行,湿化瘀散;大黄、通草通利二便,使郁热得泄;麦冬、木瓜养阴敛阴,防辛燥泄利伤阴。此病人水肿较重,故重用茯苓30g,再加猪苓50g,以增加利水渗湿的作用。此方药中病机,收效甚捷。


2、肝硬化腹水


朱某,男,48岁。2002—12—09初诊。乙肝病史21年,2年前发现肝硬化,5个月前出现腹水,并逐渐加重,曾在某医院住院治疗,经抽腹水、输入体白蛋白、利尿剂等治疗,腹水曾一度消退。近1个月来又出现腹水,邀余诊治。查其肝掌明显,腹部膨隆如鼓,腹水征(+)。化验:ALT76U/L,TBIL2^3mol/L,TP67gluALB31g/L,GLO36g/L,AG0.86,HBsAg(+)HBeAg(+)抗——HBc(+)B超示:肝硬化,脾大,大量腹水。刻诊:面容晦暗,胸闷胁痛,大腹膨隆,腹胀痞满,恶心欲呕,嗳气有声,不思饮食,大便粘滞,小便短赤,舌淡胖滑腻脉弦滑。


中医辨证:肝郁脾虚,气滞水停,遂予木香流气饮加减:生晒参15g(另煎兑入),炒白术15g,茯苓30g,半夏10g,陈皮15g,丁香10g,沉香10g,木香10g,香附15g,草果10g,苏叶10g,青皮10g,大黄10g(后下),枳实10g,厚朴10g,槟榔10g,莪术10g,麦冬15g,大腹皮10g,木瓜10g,通草10g,猪苓50g,茵陈30g,炙鳖甲15g,炙甘草5g。7剂,每日1剂,水煎2次早晚分服。服药后病人矢气频频,大便泻下如水,尿量增加,腹胀减轻,渐有食欲。再以此方加减调理月余,病人腹水消,腹胀除,饮食增,精神佳,复查肝功能正常,A/G1.3,腹部B超显示:腹水已无,病情已缓解,停药观察。追访1年病人情况一直良好。


按:肝硬化腹水属中医“臌胀”范畴,其基本病机是肝脾受损,运化失常,气血阻滞,水气内停。“诸湿肿满,皆属于脾”,本例病人病机特点是脾虚湿困,气滞水停。而木香流气饮方中健脾与化湿并行,行气与利水同步,再加茵陈利湿退黄,炙鳖甲软坚散结,猪苓加强利水。符合早期肝硬化腹水的基本病机,故收到了较好的疗效。


3、胃肠功能紊乱


何某,女,46岁。2003-11-18初诊。腹胀2个月。2个月前与他人闹矛盾后,心情抑郁,恼怒心烦,口苦纳呆,虽勉强进食,食后腹胀,嗳气连连,自服“吗叮琳”及消食健胃药物无好转,前来就诊。腹部超声检查:肝胆胰脾肾未见占位性病变,上消化道钡餐造影检查未见异常,化验肝功能正常。诊断:胃肠功能紊乱。刻诊:胸胁胀满,胃脘痞闷,嗳气有声,食欲不振,大便秘结,小溲短赤,舌体胖大,有齿痕,边红,舌苔微黄,脉弦。证属肝郁脾虚,气滞气逆。以木香流气饮加减,开郁健脾行气降逆为治:党参15g,生白术15g,茯苓30g,半夏10g,陈皮15g,丁香5g,沉香10g,木香10g,香附15g,柴胡10g,苏叶10g,青皮10g,大黄5g(后下),枳实10g,厚朴10g,槟榔10g,莪术10g,麦冬15g,木瓜10g,通草10g,炙甘草5g。7剂,每日1剂,水煎2次早晚分服。服药后病人腹中肠鸣,排便排气,腹胀减轻,自觉胸胁胀满感消失,食欲渐增。再以上方去大黄、枳实、厚朴、槟榔、莪术,加佛手10g,合欢皮10g,5剂调理善后而愈。


按:本例病人有情绪抑郁,肝郁则心烦、胁胀,郁久化火则口苦、便秘肝郁乘脾脾虚则纳呆、舌胖、腹胀、痞闷,气逆则嗳气连连,木香流气饮中以木香、香附、枳实、厚朴、槟榔、莪术、青皮理气泄肝,加柴胡疏肝,丁香、沉香降气,大黄、通草通利二便,六君子益气健脾使大剂行气而不伤气,泄利而不伤脾。气郁得开,气滞得行,气逆得降,郁火得清,脾虚得健,病焉有不愈哉?


4、反流性食道炎


代某,男,51岁。2004—09—06初诊。胸脘疼痛、腹胀泛酸2年,加重1个月。2年前醉酒呕吐后出现胸脘疼痛,此后疼痛经常发作,伴胸骨后烧灼感,食后腹胀泛酸,恶心欲呕,嗳气不断,经胃镜检查诊断为“反流性食道炎”,常服“气滞胃痛冲剂”、“枸橼酸铋钾胶囊”、“吗叮琳”、“奥美拉唑”等药物维持,症状有时缓解有时发作,因此被迫戒除了多年的烟酒嗜好。1个月前与家人生气后上症再次发作,经服多种药物无好转,并逐渐加重。刻诊:面色萎黄,胸脘疼痛,嗳腐吞酸,胁满腹胀,大便秘结,数日未行,舌边尖红,苔黄,脉弦细滑。证属肝郁气滞,乘侮脾土,肝胃不和。


遂以木香流气饮加减:党参15g,生白术15g,茯苓15g,半夏10g,陈皮15g,丁香5g,沉香10g,木香10g,香附15g,柴胡10g,青皮10g,大黄10g(后下),枳实10g,厚朴10g,槟榔10g,莪术10g,麦冬15g,木瓜10g,黄连10g,吴茱萸10g,炙甘草5g。7剂,每日1剂,水煎服。服药后病人排便排气,腹胀减轻,已不泛酸,疼痛明显减轻,黄苔变薄。上方去槟榔、莪术大黄减为5g,继服7剂。再诊时病人气色转佳,疼痛若失。继以上方为主,加减调理,巩固月余,疼痛、吞酸、腹胀等症消失,嘱病人调情志,节饮食,适寒温,2年之病竟半年未作。复查胃镜恢复正常。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赵秀玲
赵秀玲 主任医师
滨州市中心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