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范书英 三甲
范书英 副主任医师
中日医院 心脏内科

刘先生的梦魇-冠心病的痉挛症状

56岁的刘先生病情一直很稳定,但当年的诊治过程却颇费了一番周折。中日友好医院心脏内科范书英

几年前有天夜里,刘先生从睡梦中痛醒,喘不上气,一头头出汗,还老感觉恶心,持续了十多分钟左右。刚开始他不以为然,以为不过是梦魇,连续发作数天后,他到医院做了份心电图,显示正常。医生告诉他冠心病偏爱这个年龄段的男性,因症状比较典型,又有高血压病、吸烟等容易导致冠心病的危险因素,建议他住院做冠脉造影检查。刘先生听从了医生的建议,结果发现左旋支75%,遂接受了支架植入。中日友好医院心脏内科范书英

出乎意料的是,术后第一天晚上,刘先生再次从睡梦中痛醒,与入院时症状一模一样,且发作时心电图正常,舌下含服硝酸甘油疼痛也不能缓解,实验性抗酸治疗也无效,连续发作两个晚上后,刘先生非常沮丧,他怀疑没诊断清楚,担心有别的病。

术后第三天晚上刘先生再次胸痛发作,这次记录的心电图终于露出了马脚---ST段弓背向上抬高,类似急性期心肌梗死图形。出于对支架内血栓形成的担心,当夜进行了紧急冠脉造影,结果发现植入支架的左旋支动脉血流通畅,没有血栓迹象;但心脏的另一支动脉---前降支近段又狭窄了50%-75%

上次造影还正常的前降支怎么突然变重了?会不会是 “痉挛”?医生注射了一支硝酸甘油到前降支,小小药水即刻恢复了前降支血流,这支灌溉刘先生 “心田”的前降支是一根直径粗大、分支纵横的大血管,正是这根大血管每天晚上的“抽筋”运动导致了刘先生的梦魇。

冠状动脉容易在凌晨发生痉挛的现象与这个时段各种缩血管物质的活性水平升高有关。针对性的“解痉”治疗帮助刘先生摆脱了梦魇,他终于可以高枕无忧,安享睡眠。

冠脉痉挛并不少见,无论冠脉是否存在斑块也无论是否存在狭窄,都会发生痉挛,已经发生动脉硬化的冠脉更容易痉挛。但痉挛诊断过程并不容易,常常属于推测性诊断,刘先生冠脉痉挛的全过程在造影时被采集到实属幸运。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范书英
范书英 副主任医师
中日医院 心脏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