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师建国
师建国 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精神科

为什么说缺乏诚信增加了交易成本?

 工商业社会,契约精神,诚实守信,是最基础的公共道德。信用上的污点是人的最大污点。因为,工商业社会,要降低交易成本,交易双方都能够诚实守信,是最基本的要求。

 举一个例子来说。我们一个陕西的商人要向一个广东的商人购买一批空调,陕西的商人担心:我把货款付给你,你会不会不给我发货?因此要求先发货后付款;广东的商人则担心,我如果先把空调发给你,你会不会不给我付款?因此要求先付款后发货,在互相没有信任感的前提下交易无法达成。为了建立信任感,双方先要通过朋友介绍下,吃饭喝酒打麻将,交往了大半年,才能达成一笔生意,在生意成交之后,整天提心吊胆,不敢接着做第二笔生意,直到上一笔生意顺利完成。我们可以看到,由于互相猜疑,交易成本非常高,而且交易效率也很低。这种高额的交易成本,推高了商品价格,全社都要为此付出高额的代价。 好大夫工作室精神科师建国

 由于中国式的聪明,就是钻空子,找漏洞,实现自己利益的最大化。事实上的确有的人通过钻空子发了大财,获得很高的的地位,和名声,久而久之,在坏的例子的示范作用之下,形成一个互相欺骗的狡诈的社会风气。没有人愿意诚实劳动,没有人愿意搞发明创造。事实上受害者是中国人自己。

 高度文明的今天,为何会如此不堪?一切的根源,似乎没有谁错了,唯独错了的就是我们太聪明。无论是社会信任成本的上升,还是让我们心中充满了怨愤,影响了一天的心情。这都是我们为自己聪明所付出的代价。

 契约精神本体上存在四个重要内容:契约自由精神、契约平等精神、契约信守精神、契约救济精神。契约自由精神是契约精神的核心内容。西方人权理念中就一直存在经济自由中的契约自由精神。

 比如日本,在1946年开始现代化建设,经过26年的建设,到1971年。宣布成为发达国家,人均收入世界前十,远远超过美国。而中国从1979年搞改革开放,至今38年时间过去了,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人均收入全世界排到100位之后。国务院在2000年就提出来,中国经济要转型升级,18年过去了,转型升级成功了吗?而日本早在60年代开始经济转型,到70年代转型成功,不过十来年的时间。这种对比不能不说是中国人的国民性有缺陷。

 在世界上,中国式的聪明,也招致普遍的反感。当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做出了重重承诺。15年之后,当初的承诺大都没有兑现。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任的时候,推出专门针对中国的TPP和TTIP,试图把中国排挤出世界贸易体系之外。特朗普上任后,要跟中国打贸易战,提高中国进口商品关税。我们不能只怪别人,我们也要好好检讨一下自己,是不是履行了当初的承诺?

 诚然,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种以宣扬“自利”为目的聪明智慧,自然是广有市场。这些事情如此荒诞,却实实在在存在着,为什么?因为它有生存的肥沃土壤:我们都太聪明!

 中国式的聪明,是在丛林社会形成的,在那时代的确有用。但是到了工商业社会,就是人类的公害。 谁都不傻,人家上一次当可以,要想人家经常上当,那绝不可能。骗来骗去,自己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在工商业社会,我们必须抛弃中国式的小聪明,把诚实守信当做中国社会的核心价值观。这一点中国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让我们从自己做起,一起创造大爱诚信的中国!

师建国
师建国 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精神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