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宋崇升 三甲
宋崇升 副主任医师
回龙观医院 精神科

马航 回家

    2014年5月2日,下午,MH370客机失联家属陆续离开宾馆的房间,A和B两位心理医生在酒店大堂里和他们道别。

    一位大爷握着A医生的手,眼睛红红地说:“这段时间给你们添麻烦了!”

    “没事大爷,您别这么说。回去您多保重!”A医生的眼睛也热热的。北京回龙观医院精神科宋崇升

    大爷拖着行李箱,挥手告别。A医生目送他走出酒店,坐下来后把头扭到一侧。B医生知道她流泪了,没有打扰她。

    失落、不舍、不安

    过了一会儿,A医生转过头来,问同伴,“您现在什么感觉?”B医生回答,“感觉挺复杂的。有些失落,有些不舍,还有些不安。”

    “这些感觉怎么来的呢?”A问。

    “嗯,其实我们出来这么长时间,以前确实想早点结束,想早点回家。但这一天到来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些对不起他们。我们在这里想帮助他们,有时又无能为力。最开始很多人拒绝我们。”B医生小声说。

    “嗯,陪伴和守候也是咱们工作的一部分。”A医生安慰道,“这不是不作为,或许你的不安和这个感觉有关。也许我们更习惯那种诊室里近距离的咨询。诊室里的来访者都是主动找我们的,但我们这次的工作有些特殊,需要我们主动工作。”

    共情损伤 

    “是这样的,开始家属是处于否认和愤怒的阶段,拒绝我们也正常。后来就有人找我咨询一些问题了,比如怎么把这个消息告诉孩子,怎么面对故作坚强的母亲。但总的来说,找我们的人还是比较少。”B医生回答。

    “我也有一样的感觉。后来我们和工作组的人一起入户服务,我几乎听了所有家庭的故事。那几天我心情特别差,都差点崩溃了。”A医生说。

    “这是共情性损伤。后来呢?”B问。

    “后来我找了我以前一起学习的心理成长小组的同学给我督导,慢慢好多了。”A答。

    “你这么说,我忽然有个觉察,我觉得以前面对家属,有时会有游离的感觉,有距离感,家属的拒绝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不是我们潜在的顾虑是怕被共情损伤,因而不敢卷入太多?”B医生似乎恍然大悟。

    “嗯,你这个自我觉察很好!我最初也被家属噎过,但毕竟我是女的,他们的拒绝不会太直接。但我感觉这个事真的就像在游泳池游泳一样,尽管水不深,但需要换气,否则一直坚持的话,就会特别累,甚至窘迫。”A医生回应。

    “嗯,游泳这个比喻很贴切,如果只是远远地观望,那么就不知道水有多深多浅,会有担心。如果真的下水了,就会发现,水的深度还是像游泳池一样,还在我们可以把控的深度。”B医生说。

    无意识防御 

    “就是。”A医生点头同意,“今天看他们一户一户地离开,还是有些不放心。特别是以前就有潜在心理疾病的一些人,像X,她在6年前丈夫去世,之前丈夫对她很好,这一下对她打击很大,她以前差点想不开,长期失眠,但一直没有去看过病。这次是来帮助妹妹,也差点再次陷入抑郁。”

    “嗯,昨天我还看到了X,她现在挺平稳的。第一次我和她聊的时候,问过她是否需要我们经常提供咨询。她的回答也特别有代表性。她说,在我们那里,没有谁会主动找心理医生说我需要心理咨询。我就告诉她,那我们以后每天打打电话约您,需要咨询的话,我们就过去。唉,我们的心理工作要像国外那样,成为大家的一个习惯,就像看身体的疾病一样,那么主动、那么自然,还真需要时间。”B医生继续说,“像X这样的家属有好几个,有的之前就有心理创伤,或者有心理疾病,他们是最需要注意的。”

    “就是。”A医生也很有同感,“还有一个家属,前段时间特别兴奋、话多,我就问她爱人以前她的心理状态。她爱人告诉我,她以前个性很强很清高,和领导总处不到一块去,工作也不顺心。我和她聊过,发现她开始很着急很难过,情绪有些低落,后来情绪偏高,又差点走了另外一个极端,就提醒她爱人注意观察,别出现抑郁转躁了。”

    “是啊!”B医生深有同感,“以前我也遇到过几个这样的案例。本来是遇到一件坏事,最开始的心情也很糟糕,可后来情绪却莫名其妙地高涨起来了。咱们专业上叫转相,从心理学的角度上分析,这是一种无意识的防御,就是用好心情的假象,来屏蔽、抵御坏心情。但这样最容易掩盖问题了。”

    “没错!这些情况虽然少见,但应该特别小心。万一出现,可别漏诊了。”

    B医生忽然若有所悟,“这也许是我对他们不放心的另外一个原因。”

    “嗯,我刚才和那个大爷告别的时候,心里很难受,特别是看着他对我想说话又说不来的时候,心情特别复杂。”A医生说,“希望和我们的这次分离,别再给他们带来影响。”

    “嗯,还好我们的工作都是按需提供的,信赖没有变成依赖。”B医生回答,“他们也想家了。回去吧,家是最好的落脚的地方。”文/宋崇升(北京回龙观医院)

                                                                                         发表人:宋崇升

                                                                                 2014年05月06日 星期二 北京青年报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宋崇升
宋崇升 副主任医师
回龙观医院 精神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