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新世纪的医生,你将往何处去?

宋芳 副主任医师 北京妇产医院 妇科肿瘤科
2009-05-29 1042人已读
宋芳 副主任医师
北京妇产医院

 

  医师职业精神(medical professionalism)——医师宣言,是由美国内科学委员会、美国医师学院和欧洲内科医学联盟共同发起和倡议。《医师宣言》首次发表于2002年《美国内科医学年刊》和《柳叶刀杂志》。

    迄今为止,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国在内,已有36个国家和地区的130个国际医学组织认可和签署该宣言,并被翻译成12种语言,在30多家医学杂志发表。中国医师协会于2005年正式宣布加入推行此宣言的活动,并得到卫生部的大力支持。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妇科肿瘤科宋芳

 

医师职业精神的3项基本原则:
  1.将患者利益放在首位的原则。
  2.患者自主原则。
  3.社会公平原则。

医师职业精神的10项职业责任:
  1.提高业务能力的责任。
  2.对患者诚实的责任。
  3.为患者保密的责任。
  4.和患者保持适当关系的责任。
  5.提高医疗质量的责任。
  6.促进享有医疗的责任。
  7.对有限的资源进行公平分配的责任。
  8.对科学知识负有责任。
  9.通过解决利益冲突而维护信任的责任。
  10.对职责负有责任。

    看完这新世纪的医师职业精神(《医师宣言》),我们不禁感慨,新世纪的医生们啊,你们将往何处去?何处是你最安全的家,何处是你最满意的归宿?

    早在古希腊时期,被誉为西方医学奠基人的希波克拉底医生,在希波克拉底经典中说道:

    ~生命短暂,医术长久;危象稍纵即逝;经验危险,诊断不易。医生不仅必须自身处事正确,而且务必让病人、护理人员以及外部因素通力合作。我将遵守本誓言及其约定——把教我医术的老师视为亲爱的父母,与他共同分享我的财富。凭我的才能和判断力,我将遵循养生法则,为患者利益着想,决不做任何有害之事。我一生将纯洁而高尚地从事医学事业。为了患者利益我会走进千家万户,但决不损害他人,腐化堕落。我在遵守本誓言的同时,请允许我享受生活,以行医为乐事,任何时候均受大家尊重!

    每每翻看希波克拉底经典,都会深深为之感动,真的不愧为经典,字字千金,且充满了人性和感情。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对医生要求的严格,医生确实应该谨慎行医,处事正确,面对病魔危应当如临大敌、如临深渊。但是,我们更看出来了医生首先要是个活生生的人,他也要享受生活,他也要尊敬师长、孝敬父母,他也要组织患者、护士及其它相关因素共同应对疾病,他更要爱自己的职业,以行医为乐,并且渴望得到大家的尊重。一个活生生的好医生似乎就站在我们面前,这些要求难道过分吗?

    记得前卫生部部长高强曾强调:解决医患矛盾,关键在医方。和谐是医患关系的主流,不和谐是支流,但不可忽视存在的问题。造成医患矛盾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医患之间缺乏信任和理解,构建和谐医疗关系,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是主导。非常赞成其中的观点,医患矛盾的重要原因是两者之间信任和理解的缺乏,从而难以建立起和谐的医疗关系。深究其中更深层面的原因,为什么医生和病人之间不信任、不理解,根本原因在于两者之间的不平等性。

    原来,人们的观点一直认为,病人是弱势群体,看病难、看病贵叫了很多年,医生似乎永远高高在上,主掌病人的生杀大权。一切都要以医生为中心,病人要听医生的,说让做手术就不能吃药;家属也得听医生的,说签字就得签,说切哪就没商量;护士也得听医生的,俗话说“医生的嘴护士的腿”;技术员也得听医生的,放疗说给50GY就得给50不能问。似乎医生成为了绝对的强者。

    可是,近年,这种情况似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病人慢慢的变成了强者,《医师宣言》虽然叫医师宣言,但是高度突出了患者的地位。医生要将患者利益放在首位,患者具有自主选择型,医生要为患者诚实、保密,保持距离,还要不断努力学习知识、提高业务能力、提高医疗质量、公平分配资源、解决冲突并促进医疗,以满足不断增长的病人需求。俨然,病人已变成了强势群体,这与很多医院提出的“一切以病人为中心”的精神相一致。病人现在成了发号施令者,医生现在得听病人,想作剖宫产即使没指征也得作,要不然孩子万一有事跟你没完,想几点作就得几点作,即使深更半夜只要我花得起钱;护士也得听病人的,想几点输液就得几点输,想扎哪根血管就得扎哪根,一针没进去,马上告护理部;家属也得听病人的,我不同意你就不许签字。病人现在想告大夫就能赚点钱,大夫没责任还能无过失赔偿;想打大夫就能打,不但打了也白打,还有周围喊好的,最后医院还得赔礼道歉,110来了也不管。

    新世纪的医生,已陷入了两难的地步,前途未卜,不知何去何从。现今的医生已经成了世界上最不健康的人群。他们死得比大部分人都要早,比其他人更容易自杀,更容易患上心脏病胃溃疡,比其他人群更需要心理咨询,比他们的同代人更容易酗酒和吸毒。他们的婚姻持续时间不长,他们在巨大的压力下步履维艰,不堪重负。据网上调查,95%以上的医务工作者不愿自己的子女学医,我们不禁要大胆的预期一下,如果目前医患之间的关系维持现状的话,也许等到我们老迈需要就医的时候,我们还能不能在医院里找到这么多好大夫

    我们不能说《医师宣言》写得不对,说得不好,但是不是过分强调了病人的权利和利益,而忽略了医生权利和义务。这份由美国人拟定的宣言进入中国,是不是该增加一些中国特色?中国是个崇尚和谐,渴望天和、地和、人和的文明国家,难道不能把“和谐”的概念真正的引入医患之间吗?推究到底谁是弱势群体谁是强势群体,研究到底以谁为中心其实并没太大的意义,我们真正应该追求的正是中国千百年来追求的“和”字,而“和”建立在什么基础上?它建立在平等、独立、相互尊重的基础上。不要太苛求医生,医学,本身就是一门不完美的科学,而医生首先是个普通人,孰能无过?但是,绝大部分的医生可以做到“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不要再让医生“一只脚在病房,一只脚在牢房”了。

    让新世纪的医生们安心的、快乐的行医吧,相信并尊重他们吧,他们可治好你的疾病,减轻你的痛苦,延长你的生命!

    呼唤平等、和谐的医患关系!!!

                                                                                         

有帮助
期待更新

宋芳 副主任医师

北京妇产医院 妇科肿瘤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