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宋涂润 三甲
宋涂润 主治医师
华西医院 泌尿外科

肾移植供者--死亡捐献供者

前一篇我写了一篇活体供者,现在我写一篇关于DCD的。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泌尿外科宋涂润

DCD,听着很高大上;但是如果你知道了其中的具体内容,一开始可能觉得很恐怖,等我细细道来之后,你肯定也会觉得非常非常伟大。

DCD是donation after cardiac death(心死亡后捐献),这是目前全世界的通行称谓。在大中国,DCD有另外一个解释,donation after citizen death(公民逝世后捐献);因为人除了可能出现心死亡,还有可能出现脑死亡。我们国家的卫生部门将这两种死亡形式统称为公民死亡;心死亡捐献和脑死亡捐献统称为公民逝世后捐献。当然脑死亡在我国,也包括大多数国家都没有立法支持,所以脑死亡一般不会出现在平常判断个体是否死亡的情况,仅仅出现在器官捐献中。

      心死亡寻常百姓都知道,心脏不跳了,那就ger屁了。但是脑死亡就比较复杂了,具体判定要专业医生,通过12对颅神经的反射刺激消失和辅助检查(比如脑血流图和脑核素扫描)。听着有点晕是不,没有关系,就是大家知道脑死亡是经过一套非常严格的程序判定的,而且绝大多数会在第一次判定12个小时后再次判定。当然有人会问,心脏都还在跳,即使诊断脑死亡了,这个人如果好好维持,有没有可能会活过来?这个是因为大家觉得脑死亡和植物人是一个概念。其实脑死亡和植物人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脑死亡的病人必须依靠呼吸机,有时候还需要升压药或者体外循环(就是人工心脏)等辅助设备维持,一旦停止这些支持,他会很快出现心脏停跳;而植物人是不需要上述设备支持也可以活着。目前全世界的神经病学专家都认为一旦诊断脑死亡,是不可能会再活过来的。下面为了简单起见,我就不分别说心死亡和脑死亡了,只说DCD。

一旦人死亡了,他的家属或者根据他的身前意愿或者他的家属愿意,进行器官捐献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因为这会违背中国人的几千年的人生哲学,就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还有一个就是死也要留个全尸。虽然可能某些时刻存在一定的经济因素(比如家庭贫困,长期住院尤其是重症监护室费用高昂),但是我们也要考虑到,他所捐献的器官(肝脏、肾脏、心脏、肺、胰腺、小肠、角膜、子宫、血管)会拯救很多人,很多家庭。比如捐献肝脏,某些肝脏疾病(爆发性肝炎,肝功能衰竭或者肝癌)仅仅只有一个很短的时间区间有治疗机会,可能就几天,一旦在这几天内没有肝脏进行移植,病人必死无疑。肺功能衰竭的病人(大家可以自行百度矽肺),在没有进行肺移植之前连吃饭喝水,睡觉翻身这些日常小事都无法进行,但是一旦做了肺移植,几乎可以恢复到正常活动。心功能衰竭的病人(大多数肾移植病友移植前应该都经历过心衰)平时也是轻微活动均无法进行,一旦移植了心脏,几乎是立刻可以下床散步。肾移植相信大家就更有体会了,明显改善了生活质量。而且,接受了这些器官移植的患者,第一会明显节约社会资源(当然有人可能觉得和自身感受不一致,那是自身感受是个人资源或者家庭资源),第二,接受一致的患者很多还可以为社会创造价值。这样一来,进行器官移植就是一件使全社会收益的事,那么进行器官捐献就是为全社会做了贡献,非常伟大。

         哪些人可以在死亡后进行DCD捐献?只要这个患者不是因为恶性肿瘤(比如肝癌肺癌、肠癌),严重感染死亡,死亡时候没有出现全身多器官功能衰竭,都是可以进行DCD捐献的。对于年龄,几乎没有限制,西班牙甚至进行过90岁DCD捐献。当然有人会觉得这么大年龄的器官,有谁要?这涉及到一个器官分配原则:老年器官一般给老年受者,或者给马上需要救命的受者。当然年龄下限也没有限制,比如刚刚出生的婴儿,我们就进行过出生33小时双侧肾脏捐献并移植,当然由于肾脏比较小,我们一般会选择将双侧肾脏给一个成年人。目前我们已经进行了小儿双肾移植10多例,有出生33小时的,出生3天、7天、10天、1月的,效果都非常好。接受婴儿或者儿童双侧肾脏移植的人一般来说是赚大发了,因为小儿的肾脏一般来说不会发生术后无尿(接受过移植的病友应该都知道有个叫延迟功能恢复),而且小儿的肾脏会在数个月内长大到接近成人大小,到时候就相当于接受了两个成人肾脏。身上同时装有4个肾脏,是不是想想就特别美?在美国艾滋病患者也可以进行捐献,当然艾滋病人只能捐献给艾滋病人。

上图是一例1岁的小儿供肾,我们行的双肾移植

        DCD器官捐献的效果怎么样?一般来说,比不上活体,但是经过严格评估的供者和筛选的受者,和活体差别不大。这个我会再写一篇文章详细说明。

        再说一说网上很多喷子狂喷器官捐献的一件事,就是他们认为器官捐献都是无偿的,那么器官移植也应该无偿。这些人说话简直是不经过大脑。打个简单比喻,地底下的资源(比如煤炭、石油)属于全国人民,你使用这些资源要钱不?当然要。煤炭或者石油资源本身不要钱,开采煤炭石油要钱不,把这些东西再转换成你能够使用的煤气、汽油、橡胶、塑料要钱不?器官移植也一样。即使器官捐献是无偿的,医务人员进行供者的维护(供者住在重症监护室,1天差不多1万RMB),器官获取时候医务人员的劳动(数十个医务人员弄差不多1天),器官获取采用的器官保存液(非常贵,4000-10000 RMB1袋,获取器官差不多要用5-10袋),这些都是要花钱的。况且中国的医院领导为了政绩,也出于人道主义通常会免除DCD供者的住院费,还会负责其丧葬费用(因为政府不出钱),都需要钱。而且,中国的医疗费用和国外相比,你接受同样的治疗,费用低的惨不忍睹。就器官移植为例,中国的肾脏移植费用普遍在30-40万(华西低得更吓人,不到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而美国的费用大约是12-15万美元(大约人民币80-100万);肝脏移植全国平均水平大约是60万(华西也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左右),美国的费用大约是20-30万美元(大约人民币130-200万)。前短时间有个在医疗圈转的非常火的一篇美国就医的文章,一对夫妇在美国给他的小孩做一个先心病手术,住院5天总费用200多万美元,而在中国同类手术全部费用不到30万RMB。所以,不要羡慕万恶的资本主义,一切都是建立在钱上的。生活在中国,还是很幸福的。生活在四川成都,更幸福。

宋涂润
宋涂润 主治医师
华西医院 泌尿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