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经济日报主办《名牌时报》医药健康专刊2009年6月24日头版整版报道

申英末 主任医师 北京朝阳医院 疝和腹壁外科
2009-06-29 2053人已读
申英末 主任医师
北京朝阳医院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疝和腹壁外科申英末

无张力疝修补与传统手术最大的区别是传统手术强调“缝”,就像衣服的内衣口袋破了,拿粗丝线把窟窿直接缝上,无张力疝修补强调“补”,就是用各种各样的补丁把窟窿补上。

无张力疝修补,患者不再被紧揪

“慢点……好,勾住了!”这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疝和腹壁外科陈杰主任与王明刚大夫等一起运用腹腔镜方法为患者做切口疝无张力疝修补的手术现场,他们正通过放在套管(一个小型空心管)内的腹腔镜(一种体积极小的微距镜头,连接有特殊的摄像机),可以直接从屏幕上看到腹壁的缺损部位(疝环)及周围组织,然后把一块大小适合的疝补片固定在患者腹壁的缺损处。通过熟练、精准的定位,这块补片在二十分钟左右就已经很妥帖地固定在患者体内。随着最后将补片与腹壁的钉合完成,陈主任这才活动了一下带病的右腿。

这是记者近日在北京朝阳医院京西院区三楼手术室观摩手术时见到的情景,由于朝阳医院疝和腹壁外科拥有国内唯一的疝病治疗的专业化队伍,有专业的疝病房和手术室,同时也是目前国内开展此类疝修补手术例数最多、使用各种修补材料最多、最全的疝病专科治疗中心,所以陈主任和科室的医护人员几乎每天都在为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做着各类无张力疝修补手术。

在手术之前,陈主任抽空接受记者采访时解释:疝是人体脏器或组织经身体正常或不正常的腔隙或薄弱处突出或移位而形成。或许老百姓对疝的认识有很多误区,其实对疝最通俗的解释就是本该在这个屋呆着的东西跑到了其他地方。疝病高危人群(75岁以上老年男性)的发病率可以高达44%,早产男婴的发病率是38%,而最容易发生“疝气”的部位是腹股沟、肚脐以及曾经做过手术的切口部位。产生疝的原因如同我们穿的棉袄,把表皮比做袄面,腹壁肌肉比做棉絮,腹膜比做袄里子,疝气就是棉絮变薄、破裂或损坏了,包裹内脏的只剩下腹膜和表皮。所以无张力疝修补就相当于是是给缺少棉花或者没有棉花的棉袄垫上与之作用相似的一种高纯度医用聚丙烯材料制作的补片-。这种材料组织相容性好,生物惰性强,不与组织起化学反应,可终身留在人体内,在国外已应用了五、六十年,国内也已应用了十余年。

疝可发生在身体的任何部位,在疝病中腹外疝最常见,它是指腹股沟疝、股疝、切口疝、脐疝、半月线疝、白线疝、造瘘口旁疝、盆底会阴疝等。北京朝阳医院疝和腹壁外科针对各类疝病的治疗进行了手术医疗的细化,在科里成立了三个治疗专业组:刘素君副主任负责的疑难杂症组,申英末大夫负责的日间手术组(即当日手术,当天出院)以及王明刚大夫负责的腹腔镜手术组,并根据患者病情,采取因人而异的对症治疗方法。

疑难杂症患者——他们对我如亲人

在疝和腹壁外科病房,记者见到正在打点滴的奎阿姨,她说自己除了患有腹壁切口疝外,还伴有肝、肾功能不全以及贫血等多种毛病,来朝阳医院疝和腹壁外科之前,其他医院的大夫已经给她下了不可治愈的判决书,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家人将奎阿姨转院到这儿。说起医治的情况,她感动得几度哽咽,“由于病情比较复杂,这可难为了陈主任他们,几次会诊定下治疗方案后,又不得不慎重考虑,最后才定下手术时间。”

奎阿姨是1984年剖腹产后落下的病根儿,当时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再加上自己心态较好,就没把这病当回事,心想这也不是啥大毛病,有时间再去治,没想到想治的时候已经晚了,还差点丢掉性命。奎阿姨说没有手术前的自己就像“秋菊”一样老挺着一个大肚子,别人总以为她是个即将临盆的高龄产妇。

手术前陈杰、刘素君主任及申英末大夫都将术后最坏的可能告知了她,最主要就是可能会感到喘不上气。陈主任解释说,做完切口疝修补,就如同把三居室的东西归整到一居室,空间缩小了,腹内压会增高,所以像她这么大的疝,术后就可能会影响到呼吸。“但是手术后6小时,我清醒过来后,一摸肚子平平的了,当时就激动地留下眼泪,体重后来也由170斤减到了135斤,我觉得好像身体不是自己的一样。术前所有预想的困难都没有发生,连陈主任他们都说我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奎阿姨在最后还念念不忘地提及科里各位大夫对她的好,“刘主任和申大夫可是对患者最好的大夫了,陈主任这几天身体不好,还不断地来鼓励我,像我这么重的病都能好,还有哪些病人不应该给自己信心呢?”看到同一病房的马阿姨走来走去,记者问奎阿姨是否也能下地行走,她说:“我这是打点滴不能动,我走得比她还利索呢!”

日间手术——忍痛多年解痛只需半小时

腹外疝最常见的是被俗称为“小肠疝气”的腹股沟疝。由于成人腹股沟疝是不可自愈的,所以手术是治疗成人腹股沟疝惟一可靠的方法。而局部神经阻滞麻醉下的腹股沟疝补片修补手术,创伤小、疼痛轻、手术前后不用禁食和下尿管、不用输液、不用换药和拆线,也不用卧床和陪护,术后的并发症和复发率都很低,与其它麻醉方法下的手术相比,住院费用减少约2000元,平均住院只需1-2天,身体条件好的患者可以当天出院,尤其适用于伴有各种心、肺、脑血管病等并发症的老年患者。

75岁的王大爷,患腹股沟疝5年,平时身体挺好,可自从患了腹股沟疝却很少下楼活动,经常卧床,因为一活动阴囊大得象排球,坠得难受,但老人怕麻烦,害怕手术,还不承认自己有病。子女了解到此病可治的情况后,象绑架似的把老人架到朝阳医院的疝外科,但老人住院后仍不愿手术,眼看同屋的病友进进出出了好几拨,都是术后一天就出院回家,终于也同意了手术。手术只用了半个小时,手术后王大爷就下地活动了,没有了下腹坠胀感,术后第二天就出院了。出院前老人说了真心话“我要知道手术是这样简单,决不会多受这么几年的罪”。

申英末大夫说:“无张力疝修补不打乱腹股沟区的正常解剖层次,只是在腹股沟管的后壁或腹膜前间隙放置补片,加强薄弱的腹横筋膜和腹股沟管后壁,纠正腹股沟区的解剖异常和最大程度地恢复其正常的生理功能;这种手术可以不打开腹腔,不存在老百姓担忧的所谓伤了‘元气’。”

刘素君副主任介绍,腹股沟区的疝多发生于老年人,而高龄老人因合并症多过去治疗起来十分棘手,经统计,从2004年10月以来朝阳医院疝和腹壁外科已收治了老年疝病患者包括100岁以上的1例,90岁以上的60多例,80岁以上的500多例,60至80岁的将近4000例。他们多合并有各种慢性疾患,如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脑血管病后遗症、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前列腺增生肥大、便秘,腰椎骨质增生等,如果在过去这些合并症就会被列为外科手术和麻醉的禁忌。而朝阳医院疝和腹壁外科在术前严格检查和术中严密监测下进行的局麻手术,在手术前后不用禁食,不用下尿管,不用卧床,术后患者即可自行下地活动,不用大量输液,这也就降低了肺不张、肺炎、静脉血栓、心衰等心肺并发症的发生机会;同时也减轻了老年人对住院和手术的心理负担,为战胜疾病创造了条件。

朝阳医院疝和腹壁外科在腹股沟区的解剖,麻醉和材料学的应用和改进方面都已取得较大突破,对疝术后多次复发、巨大切口疝、食道裂孔疝、造瘘口旁疝、盆底会阴疝、疝修补术后感染等复杂疑难病例的治疗也积累了十分丰富的经验。目前,疝和腹壁外科拥有数十种修补材料,可以熟练应用各种无张力疝修补方式,同时,开展了腹腔镜下各种腹外疝修补的微创手术,使手术的损伤进一步减小,为患者提供了更多术式的选择。

腹腔镜疝修补——不用破腹也能补

腹腔镜疝气修补术是采用小切口,镜头辅助的方式来修补异常腹壁(肌肉)的破损。这种手术方式可以让病人的疼痛比传统的开腹手术小,并能更快地恢复日常工作和活动中。

3年前,家住内蒙古满洲里的孙大妈,做了子宫切除术,术后她慢慢感觉到自己的肚子越来越大,家人和自己都没有多想,以为是手术的伤口恢复较慢,可是后来出现了下坠感和可复性包块,即站立、行走、咳嗽或劳动时出现,平卧休息时消失,有时劳累时,出现头晕、恶心等症状,卧床休息一段时间就见好了。最后症状越来越严重,经人介绍来朝阳医院疝和腹壁外科做了切口疝的治疗,今天是第8天,她的子女正帮着她办理出院手续。

王明刚大夫介绍:腹腔镜疝气修补术一般需要要开3~4个1/4英寸的戳口,然后从腹壁后面修复疝气。外科医生会在缺损处放置医用外科网,然后再用一个小的外科固定钉固定住。手术通常需要全身麻醉,有时也可能采用局部麻醉或脊髓麻醉完成手术。

专家简介:

陈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疝和腹壁外科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在腹外疝的诊治及腹股沟疝、切口疝、造瘘口旁疝、盆底疝等无张力疝修补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率先在朝阳医院开展腹股沟疝的无张力疝修补术,现共实施各种无张力疝修补手术7000余例。

刘素君,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京西院区疝和腹壁外科副主任,副主任医师,擅长各类复杂疝、胃肠肿瘤、乳腺、疑难腹痛及危重病人的诊断和治疗,累计施行各类疑难和中、大型手术3000余例。对腹外疝的现代治疗有较深造诣,是全国最早开展无张力疝修补术的专家之一,在京西院区率先开展了局麻下无张力疝修补术。

申英末,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疝和腹壁外科副主任医师,外科硕士,在成人及儿童腹股沟疝、股疝、脐疝、切口疝、造口旁疝、白线疝、腰疝、盆底会阴疝、食道裂孔疝等疾病的诊治方面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

王明刚,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疝和腹壁外科主治医师,目前负责朝阳医院疝和腹壁外科治疗中心的专业门诊、病房和培训班的日常工作,局麻腹股沟疝修补和腔镜下各种腹外疝修补术。

有帮助
期待更新

申英末 主任医师

北京朝阳医院 疝和腹壁外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