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孙海明 三甲
孙海明 副主任医师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 精神科

酒后驾车和酒精依赖

酒后驾车和酒精依赖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当中,酒作为感情沟通和交流的一种媒介,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许多中国人都喜欢在觥筹交错中增进感情,却不知道酒这个东西一旦过量,就会害己害人。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精神科孙海明

在国际上,酒已经被认为是一种软性毒品。《国际禁毒公约》中,酒、烟和毒品一并被认定为“有依赖性特性”的物品。不仅高度白酒,就连啤酒也会导致酒依赖。然而在国内,中国饮酒人群对酒害的认识却明显不足。 饮酒引发的社会问题虽说属于老生常谈,但问题的严重性却不容忽视。据悉,中国每年死于酒精中毒的人数超过11万,占总死亡率的1.3%。中国已经成为为世界酒精“重灾区”。每年由于酒后驾车引发的交通事故有数十万起,其中死亡事故半数以上都与酒后驾车有关。甚至发生了很多劝酒逼酒引发的纠纷。

酒精对大脑的作用

酒精是一种麻醉剂,中枢神经抑制剂,。一次大量使用,可出现急性神经精神症状,长期饮用可产生酒精依赖,酒精中毒性精神障碍,甚至出现不可逆的神经系统损害。饮酒初期由于抑制控制机能的削弱进入兴奋期,多出现情绪兴奋,无论主观或客观几乎都无疲劳状。饮酒者欣快,话多,对熟人更加融洽,对陌生人也无拘无束,表情满意,精力充沛,有幸福感。同时伴有心率加快,面朝红,呼吸急促,此时意识无改变。。摄入较多酒精对大脑记忆力、注意力、判断力、及情绪反应都有严重伤害。饮酒太多会造成饮酒者口齿不清,视线模糊,失去平衡力,进入抑制期,饮酒者意识混沌,判断能力和反应能力下降,在开车时注意力无法集中,遇到路况复杂和紧急情况时,不能及时做出反应,易酿成车祸。

酒精依赖引起人格改变

受“无酒不成席”的传统酒文化的影响以及社交的需要,很多成功人士成为酒后驾车的高危人群。这些人群带有明显的行业特征,一般有较长的酒龄,工作压力大、平时应酬多,而酒精饮料最主要的功能是可以减轻焦虑。长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饮酒使他们获取主观上的力量感;在生理上感觉由酒精引发的温暖感,在心理上体验酒后的强健与优越,在社交上体验到他人对自己的尊重。他们从比较能喝酒到喜欢喝酒,最后发展到对酒产生了依赖性。长期饮酒造成人格的改变,饮酒者自我中心感增强,义务感、责任感、道德感减低,对家庭和亲属缺少关心照料,对工作疏懒不负责任、玩忽职守。饮酒者的品德标准降低,会漠视法律法规,漠视自己的生命和和别人的生命,不顾及社会公德和社会义务,虽然法律规定和媒体宣传不能酒后驾车,某些人仍置若妄闻,存有侥幸心理。

    酒后驾车和酒精依赖

酒后驾车是一个社会问题,建议国家应严惩酒后驾车,一旦发现应吊销其驾照。因驾驶员明知道酒后驾车违法,仍为之,存在主观犯错的企图,应重罚。对劝酒和逼酒者,引起饮酒者造成事故和伤害,如果证据确凿也应严惩。建议在餐饮场所,凡是能够饮酒的公共场所及停车场都应该有“禁止酒后驾车”和“禁止劝酒和逼酒”的警示语。社会应倡导一种文明饮酒的理念,要使“开车不饮酒”的观念深入人心,“适量、健康、文明”饮酒。

对于那些有酒依赖倾向和已经有酒依赖的人群应到相关的医院进行咨询和治疗。当然,酒精依赖决非单纯的医疗问题,不能指望借助一两种药就成功戒酒,应当调动家庭、亲朋好友及其他社会力量共同参与,协助其戒酒。在充分认识嗜酒危害的基础上,动员患者本人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周围亲友经常给予患者鼓励、监督,反复强化其戒酒决心;耐心协助患者解决好人际关系中存在的问题,平时多加强沟通,重视构筑个人的社会支持网络和家庭支持网络,从家庭和朋友间的交流中,寻求心理帮助,分化心理压力,有效地通过合理合情地宣泄,调节自己,避免情绪危机的发生。

现代社会生活和工作节奏越来越快,激烈的竞争使现代人的压力越来越大,如果这些压力不能合理地释放出来,就会导致情绪障碍。而人们没有及时识别自己的情绪障碍,而是借酒消愁,或在偶尔饮酒后感觉情绪障碍有缓解,会强化这种饮酒行为,久而久之形成酒精依赖。总之,无论是爱酒如命,借酒消愁,酒后撒泼还是酒后开车一路狂飚,其结果都是害人害己。酒后驾车的危害性已超过疲劳驾驶,成为马路隐性杀手。劝告各位汽车驾驶员,珍惜生命,防止酒精依赖,禁止酒后驾车。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孙海明
孙海明 副主任医师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 精神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