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孙立亭 三甲
孙立亭 主任医师
淄博市中心医院 中医科

从养生思想看《素问》对《老子》的继承

从养生思想看《素问》对《老子》的继承

             孙立亭     王少玲  

关键词:素问  老子  养生思想  比较研究

根据大多数人的观点,《素问》的成书要晚于《老子》,我们在读《素问》时就可以发现,《素问》里面有明显的《老子》的痕迹。当然,《素问》的原貌不得而知,我们今天看到的《素问》是经过王冰编次整理了的,这“王冰版”的《素问》自然就带有王冰的特点,他自称是“弱龄慕道夙好养生”,所以重视养生就成了这王冰版《素问》的一个特点,他将主要讲述养生的篇章放在最前面,就是明证。而《老子》中富含的养生思想已是众所周知,仔细对比则不难发现后者对前者的继承与发扬。其实老子对《素问》的影响还远不止此,就连“素问”这一名字也与《老子》有关[1]。本文拟从以下几方面作一粗略梳理,就正于方家。淄博市中心医院中医科孙立亭

1  道法自然

“道”是老子思想的核心,老子认为,道是宇宙的本体,既是构成宇宙万物的基本物质又是推动宇宙运动的基本动力,是万物变化之源。故云:“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为天下母,我不知其名,故强字之曰道。”(《二十五章》。文中凡引《老子》只注章,引《素问》只注篇)。而道生万物的规律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四十二章》)。既然道与宇宙万事万物是这么个关系,作为宇宙之中一分子的人自然就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二十五章》)。这就是说万事万物都是由道产生并遵循道而运动变化的,人亦是如此 ,这句话换一个读法就是人法地、法天、法道、法自然,即以天地自然为准则。 所 以 作 为 人 道 的 一 个 重 要 方 面 的 养 生 之 道 显 然 就 应 该 以 自然 为 本 。

这些思想几乎是完整的贯彻到了《素问》里。“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阴阳应象大论》)。“人以天地之气生,四时之法成”(《宝命全形论》)。自然界有四时生长化收藏,人的生命有生长壮老已,人的生命活动的变化规律和自然界的变化规律是息息相通的,自然界的变化如季节气候、昼夜晨昏等都可以影响人的生命活动,人体也会产生相应的变化,以适应外部环境的变化。“夫四时阴阳者,万物之根本也。……故阴阳四时者,万物之终始也,死生之本也。逆之则灾害生,从之则苛疾不起,是谓得道。道者,圣人行之,愚者佩之”(《四气调神大论》)。这种天人相应的整体观不仅是中医学的基本特点,也是中医养生理论的指导原则。“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敝天地,无有终时,此其道生。”(《上古天真论》)。这就告诉我们,人只有首先知“道”,也就是掌握宇宙运动的规律、掌握四时阴阳变化规律,方能养生防病。“法于阴阳”是养生之道的基本法则,也是“天人相应”整体观的具体体现。人与自然密切相关,“阴阳四时者,……逆之则灾害生,从之则苛疾不起”,所以顺应自然规律,适应环境变化,才能做到延年益寿。在“天人相应”整体观指导之下,《四气调神大论》明确提出“春夏养阳,秋冬养阴,以从其根”的理论,并进一步规范了一年四季养生内容及注意事项。这种顺应自然变化规律的养生观,是正确的健康的养生观。

因此,《素问》养生的第一个指导思想就是道法自然,就是要以自然规律作为养生的法则。《素问》这一思想是对《老子》的直接继承。

2        形神统一

老子认为“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十章》)即形(身)与灵合一而不分离[2]。而“致虚极,守静笃。”(《十六章》)更是表明在精神与形体方面“秉要执本,清虚自守”[3]

按照中国传统哲学,人的存在是形神合一、身心合一的整体存在。所谓的“形”即形体,指人的机体而言,而“神”则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之神,是指整个人体生命活动的外在表现,包括全部的生理性或病理性的外露征象;狭义之神,是指人的精神意识思维活动。形神统一,是指形体与精神相统一,形与神相互依存,形是神的物质基础,神是形的生命表现,形乃神之宅,神乃形之主,两者相辅相成,不可分离。形与神的协调统一,是维持健康长寿的基本保证,也只有形神统一,才能达到健康长寿的目的。

形神统一观到了《素问》里表述的就更明白了,叫“形与神俱”,《上古天真论》说:“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数术,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素问》的养生观是科学的养生观,强调动以养形,静以养神,动静结合,形神共养。《四气调神大论》中详细论述了四季养形与养神的具体方法及注意事项。

当然,《素问》在认识到形神统一、形神共养的基础上,又十分强调神在人体的重要作用。古人认为神是生命活动的主宰,能够统帅人体脏腑组织的功能活动,人体生理功能与精神活动是密切相关的,精神因素可以直接影响脏腑阴阳气血的功能活动。“得神者昌,失神者亡”(《移精变气论》)。一个人如果精神愉快,充满乐观情绪,就会阴阳平和,气血通畅,五脏六腑功能协调,机体自然会处于健康状态,“阴平阳秘,精神乃治”。反之,不良的精神状态,可以直接影响到人体的脏腑功能,使得脏腑功能失调,气血运行紊乱,导致各种疾病的发生。精神与人体健康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素问》提倡:“恬惔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上古天真论》)。

调畅情志,保持精神愉悦对于维持人体健康预防疾病有着重要的意义。尤其在竞争激烈的当今社会,人们的精神压力越来越大,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复杂的身心疾病,健康的含义已不再仅仅是身体上无痛苦,更重要的是保持心理和社会的完好状态。《素问》的“精神内守”在新时代也具有了新的内涵,当今之人要不断加强自身修养,提高心理承受能力,注意调节情绪,保持乐观积极的心态,努力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才能实现心理与身体的健康。

3   治未乱

    老子认为,人类有认识事物发展规律并促使其向着有利于人的方面发展的能力,但是人类这种能动性的发挥是有条件的,必须在事物发展之初行动,才容易达到目的,因而主张事先洞察事物发展趋向,及时采取措施,达到良好的目的。老子说:“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谋,其脆易破,其微易散。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六十四章》)。这是处理一般事物的原则。在医疗保健领域,可以说是老子最早提出了“治未病”的思想。“是以圣人不病,以其病病,是以不病。”(《七十一章》)。老子认为,只有在疾病未发之前作好预防(病病),才能保持身体健康(不病)。

“治未乱”这种防患于未然的思想是老子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这种思想为《素问》全面接受,并且被表述的更加生动形象:“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之谓也。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四气调神大论》)。这段经典“语录”为国人所熟知,由此提炼出的成语“临渴掘井”也一直为人们习用。直到今天,“预防为主”仍然是我国医疗卫生工作的指导方针。这又包括未病先防和既病防变两个方面,未病先防就是在疾病未发生之前,做好各种预防工作,以防止疾病的发生;既病防变就是如果疾病已经发生,则应争取早期诊断早期治疗,以防止疾病的发展与传变。

关于既病防变,《阴阳应象大论》也有明确的表述:“故邪风之至,疾如风雨,故善治者治皮毛,其次治肌肤,其次治筋脉,其次治六府,其次治五藏。治五藏者,半死半生也。”

4   恬惔无为

恬惔无为是老子的重要思想,“恬惔为上”(《三十一章》),“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二章》)。老子强调了心神安定、乐观愉悦对人生对养生的重要性。

天道无为的思想曾经被人误解,以为老子是主张不敢作为,是消极的宿命论[4]。其实,“道常无为而无不为”(《三十七章》),老子主张的自然无为是积极不妄为,而不是消极不作为。试想,如果老子本人就毫不作为的话,那就不会给我们留下洋洋五千言蔚为壮观的《道德经》了。《道德经》本身就已经告诉我们,老子是勤于思考、勇于作为的。

在 老 子 看 来 ,无 为 ,人和事物则能 按 照 自 身 规 律 顺 利 发 展 ,人 才 能 健 康 地 生 活 ,社 会 才 能 正常 地 发 展 。 因 此 ,明 智 的 人 应 该 采 取 无 为 之 道 来 养 生 、 治 世 , 也 只 有 如 此 , 才 能 达 到 预 期 的 目的 , 正所谓“无 为 而 无 不 为 ”也。

这种思想甚至语言也全部为《素问》所继承,“恬惔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上古天真论》)“是以圣人为无为之事,乐恬惔之能,从欲快志于虚无之守,故寿命无穷,与天地终”(《阴阳应象大论》)。

然而怎样才能做到自然无为呢?老子也给予了很好的回答,老子主张不争、知足,其实还是不妄为。“圣人之道,为而不争”(《八十一章》)。“罪莫大于可欲,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四十六章》)。“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以其无私,故能成其私”(《七章》)。“是以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三十四章》)。

人由于私欲太重,常常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但实际上自然规律却是欲速则不达、“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四十四章》)。人们只有在日常生活中真正做到心胸豁达,不斤斤计较,不患得患失,不宠辱若惊,才能“志闲而少欲,心安而不惧,形劳而不倦,气从以顺,各从其欲,皆得所愿” (《上古天真论》)。有利于身心健康。

工作与生活中,不论是顺利还是困难都应泰然处之。要知足常乐,以免劳伤心神,引发疾病。情志养生实际上也是思想道德上的修养,做人应勿欺心、勿妄想、勿贪欲,待人以诚。树立健康人生观,高尚的道德观,是保持健康心理的基石。

在现代社会中,生活工作的节奏越来越快,所接触的事物越来越多,社会环境也鼓励人们不断地追求更美好的生活,这也是社会进步的动力。但是就个人而言,如果欲望难平,人心不足,就会导致纷争不断,从而产生无限的烦恼和灾祸,“祸莫大于不知足”,就无法达到一种自然无为的精神状态,也无法达到养生的目的,所以保持自然无为的心态是养生的根本。

恬惔虚无、精神内守主要还是从精神情志层面说的。《素问》早就认识到人的精神情志活动与内脏密切相关,故保持思想清静,使心气调和,方可精气内守。而情志失度,可直接影响脏腑功能,导致脏腑气机逆乱,气血失调,引发疾病。《阴阳应象大论》说:“怒伤肝,喜伤心,思伤脾,忧伤肺,恐伤肾”。《举痛论》说:“余知百病生于气也,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寒则气收,炅则气泄,惊则气乱,劳则气耗,思则气结。”《生气通天论》说“阳气者,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菀于上,使人薄厥。”都指出了七情失度的危害。总之,通过自己对外界客观环境或事物情绪反映的自我调节,将心情调节到最佳状态,“以恬愉为务”,对健康长寿是十分重要的。

5   安居乐业

如果说恬惔虚无主要是侧重在精神生活层面,那么,安居乐业就主要是侧重在物质生活层面。老子固然主张 “见素抱朴、少私(思)寡欲”(《十九章》),“知足”,但绝不是不要求物质生活。应该说,老子还是追求物质享受、追求舒适、追求幸福的,“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八十章》)。这段话竟被《素问》的作者照抄了过来:“故美其食、任其服、乐其俗,高下不相慕,其民故曰朴”(《上古天真论》)。可见,美食、安居、舒适是人们的普遍追求,追求归追求,但绝不是无限制的滥求,而是知足常乐、适可而止的追求。因为老子已经认识到“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田猎令人心发狂”(《十二章》)。所以特别强调“圣人去甚、去奢、去泰”(二十九章)。

有人认为老子的“小国寡民”、“绝圣弃智”思想是保守、复古、倒退的历史观,说老子主张复古到结绳而治的原始社会去,这恐怕失之片面[5]。老子固然说过“常使民无知无欲”(《三章》),但绝不是无欲无求。试想,如果人真的都无欲无求了,甚至连食欲、性欲这些最基本的欲求都没有了,那人作为一个物种早就灭绝了,也就轮不到我们现在还来侈谈什么养生保健了。老子主张的是“不上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盗;不见可欲,使心不乱”(《三章》)。这不争、不盗、不乱,不是不追求物质生活,也不是要复古到原始社会,而是构建理想的和谐社会。

在物质生活方面、在衣食住行方面,既追求又不过分追求这一思想也被《素问》所继承。《上古天真论》说:“上古之人,其知道者,……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

在调和五味饮食养生方面,《素问》已经很重视饮食调节。《生气通天论》说:“是故谨和五味,骨正筋柔,气血以流,腠理以密,如是则骨气以精,谨道如法,长有天命。”    

饮食在人们的生活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调摄饮食在养生中至关重要。老子和《素问》都已经注意到饮食养生的重要性和饮食不节的危害,所以老子强调“去甚、去奢”,《痹论》则说:“饮食自倍,肠胃乃伤。”所以“谨和五味”可作为平衡膳食结构的指导思想。《藏气法时论》说:“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气味合而服之,以补精益气”。在整体观的指导下,粮食、肉类、水果、蔬菜具有不同的五味并且和五脏有对应关系,其对五脏的营养各有其相应的作用。《藏气法时论》详细总结了适合于五脏的食物,《生气通天论》则总结了五味过度给人带来的危害,《宣明五气篇》则开列了五味禁忌,这些都是饮食养生的重要内容。

《素问》强调“食饮有节”,不可过饥过饱,过冷过热,尤其要避免过食肥甘、暴饮暴食,否则会严重危害健康。“肥者令人内热,甘者令人中满”(《奇病论》)。“高粱之变,足生大丁”(《生气通天论》)。“饮食自倍,肠胃乃伤”(《痹论》)。“因而饱食,筋脉横解,肠澼为痔”(《生气通天论》)。这因为饮食不当而造成的疾病,可谓比比皆是。

在起居养生方面,“起居有常,不妄作劳”可作为基本的指导思想。生活作息要符合四时生长收藏规律,劳作要有限度,要做到劳逸结合。否则,如果“逆于生乐,起居无节”,必然会引发疾病、早衰早亡。《宣明五气篇》还进一步明确了五劳所伤:“久视伤血,久卧伤气,久坐伤肉,久立伤骨,久行伤筋。”这是提醒人们在日常生活中需要避免的。

总之,《素问》对《老子》的继承和发扬是多方面的,而养生思想尤为突出,这是古人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我们应该继续发扬光大,更好的为人类的健康服务。

 

参考文献

1  秦立新.《素问》书名来自《道德经》.医古文知识2004,21(1):9

2  朱谦之.老子校释.北京:中华书局,1984:39

3  朱谦之.老子校释.北京:中华书局,1984:64

4  任继愈主编.中国哲学史(第一册).北京:人民出版社,1963:43

5  吾敬东,崔宜明,陈晓龙,等.中国哲学思想.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1998:36

(已发表在《光明中医》杂志2011年6期)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孙立亭
孙立亭 主任医师
淄博市中心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